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教训族人
    ,

    订阅不够30%的小亲亲要等12个小时哟~~

    王夫人不应声, 王熙凤不多言,周瑞家的和平儿都是奴婢,压根没资格插嘴, 场面当下就尴尬了, 前阵子还亲亲密密的姑侄二人,这会子连表面功夫都装不下去, 着实好笑得很。

    只为这一件事, 王熙凤便能笃定,她的好姑妈没表面心慈。

    好半响,王熙凤才撅嘴摆出副不乐意的娇俏模样, “姑妈~您这就不疼我了, 我若是没有对牌, 哪算得上管家, 底下那起子小人各个都只认那对牌, 姑妈若是捏在手里不给我,我也帮不着姑妈了。我到底年轻, 压不住贾家的下人。”

    王熙凤这话, 摆明了不见对牌不接手, 王夫人算是感受了回王家太太的郁闷,却还不能不挂上笑,亲近至极得拍拍王熙凤的手。

    “姑妈怎么会不疼你, 就是怕你被贾家的下人糊弄住, 你是不知道贾家的人, 拿着对牌就肆无忌惮得领东西, 不过姑妈知道你管了王家那么多年,轻易旁人也糊弄不住,周瑞家的,你且给凤丫头把东西拿来吧,都是一早准备好的。”

    周瑞家的见她家奶奶放弃抵抗,便应声而走,没多时便带着厚厚一沓账册进门。

    那账册上放着四个刻着敕造荣国府字样的牌子,若是没有它们,王熙凤不管领用什么,都得经过王夫人的同意,那真跟管事的奴才没多大区别了。

    可若是王熙凤有了这对牌,往后府上人员调度、银钱流转,可就全拿捏在她手里,她半点都可以不顾及王夫人。

    如此看来,王夫人似乎失去了不少权利,可如今府上愈发得艰难,进项越来越少,太太那边的奢靡连带着底下奴才也可劲得捞,元春入宫甚至是扶持太子上位,同样要花大笔的银钱,这些东西王夫人不打算出,所以,只能靠会精打细算的王熙凤来维持。

    王熙凤名声向来不好,牙尖嘴利苛待下人,贾家交到她手里,能省事很多,至于元春的事,有王家压着,晾她也没胆不尽力。

    若是王熙凤不知晓她父亲的死因,若是王熙凤对王家还有感情在,王子腾这么个大靠山她绝对不舍得丢弃,不管如何都会听命行事,可今时不同往日,有她父母的死和王家的算计在,王熙凤实在不会听话。

    今日的王熙凤得了管家权,只会尽可能得捞银子,而且还会让旁人找不到任何把柄来夺她管家权。

    腹中各有算计的姑侄二人全都心满意足,大家默契的没再谈论库房钥匙的问题。

    府上最好的物件虽说都锁在那几个老库里头,也从未听闻开过封,可王熙凤不信里头没少东西,以太太和她姑妈的品性,只怕莫名其妙碎了旧了的还不少。

    不单是王熙凤,便是王夫人,也不敢随便接手库房钥匙,东西丢了都不敢找回来,毕竟家贼难防,那贼还是如今荣国府辈分最大的那位。

    只可惜那里面的东西本该由大房继承绝大多数,王熙凤还是挺不甘心的,如今又没能得到钥匙,往后做出什么事情来,都极有可能。

    平儿从周瑞家的怀里接过荣国府的大权,面上也没露出什么得意来,一直温温顺顺的,着实沉得住气,是个不错的丫头。

    王熙凤见事情办得差不多,面上笑意更甚几分,“还是姑妈你疼我,有了这对牌,凤丫头心里都踏实许多,往后啊,姑妈你只管享受儿孙福,其他的凤丫头都给你办妥当咯,呵呵呵~”

    “姑妈不疼你还疼谁啊,这几日府上乱,你元春妹妹还有你宝兄弟那边得多照看点,可不能让她们受了委屈。”

    “那是自然的,委屈谁也不能让我那元春妹妹和宝兄弟难受不是?他们可都是有大来历的,咱们荣国府未来还得靠他们呢。”

    这话听得着实让人舒心,王夫人拍拍王熙凤的手,“你婶娘总说你厉害,且让姑妈瞧瞧,你个小丫头如今都多能耐了。”

    “放心吧姑妈,在外头凤丫头不敢声张,在您这里,凤丫头拍板保证,这荣国府绝对乱不了,姑妈你且看着吧。”

    王熙凤要着了好处,嘴也甜些,王家人都好面子,她自然不想这会儿就跟她姑妈闹得你死我活,大家一个府里过活,连面上都维持不下,难道往后抬头不见低头见还能不打招呼?

    姑侄两个又是好一通得互相恭维,哪还有刚刚的半点尴尬,直到饭点,王熙凤才带着平儿离开。

    荣国府大房跟二房素来不合,一早便不在一处用饭,老太太那儿前阵子刚免了媳妇伺候,王熙凤乐得回家用顿好的,等过上些时日,怕是得茹素了。

    一直到出了荣禧堂走进自个屋,主仆两个面上才露出快意来。

    王熙凤打趣得戳了平儿那小嫩脸一下,“刚刚倒是装得好,现在撑不住了!”

    “奴婢这不是为奶奶高兴嘛,奶奶把对牌拿到手,她们再想夺走可就难了。”

    “是啊,你奶奶我到底是长房嫡长媳,管家名正言顺,想从我手里夺走管家权,没个好明目都立不住脚,不过,太太那里还是看重姑妈的,咱们也不能太过,不然太太就更偏向二房了。”

    “太太那颗心早偏没了,奶奶你再孝顺体贴,人家还是瞧不上。反正奶奶你终归还是向着大房,来日也是要跟她们作对的,既如此为何不活得开心恣意点。”

    “我倒是想过得恣意点,不过不能够啊,你忘了那元春还有宝玉的来历了?”王熙凤坐在榻上微微一叹,“叔父早就打算把元春送入宫中,未来妥妥就是个太子妃,再过上几年只怕皇后都可以期待,到那时再生下皇子,她们二房咱们压得住?”

    平儿微微蹙起眉头,“那……咱们还是先看看吧,仔细算算王大人也差不多该入京了,此番又该升迁了吧。”

    王熙凤点点头,眉头同样蹙得紧紧的,在今日之前,她可能还会为这个消息而高兴,可如今,她却觉得她的叔父着实难对付,只要有他在,她的好姑妈就还有利用价值。

    “对了,贾琏呢?”王熙凤左右观望着,发现书房里竟然亮着灯,都快用完膳的时候,贾琏竟然还在用功?

    王熙凤有点不信,走到书房瞄眼,发现他竟真的在看书,人坐得端端正正,背挺得笔直笔直,略带青涩的脸上没抹任何脂粉,瞅着更硬朗许多。

    往常只觉得他长得好,如今他这么认真得读书,王熙凤觉得他哪哪都优秀,连那考中举人的珠大哥哥,竟都比他不过。

    “二爷,用过饭再看吧。”

    “你回来啦。”贾琏一怔,对王熙凤的突然出现有些诧异。

    “二爷你啊,迟早读成个呆子,我都站这儿好半会儿了,快些净了手用饭,外头天都黑了。”

    王熙凤巧笑嫣然得伺候他净手,这是上辈子都没法享受的,贾琏微微勾着唇,坐在榻上用饭也香甜许多。

    直到如今,贾琏还有种置身梦中的感觉,重生一回真的什么都在变,不过,希望那最后坐上宝座的人不要变,算算时间,距离那人上位,也不过两年间而已。

    想要保住贾家,想要压倒二房,就势必要投靠新皇,希望还来得及。

    当晚,荣国府上就传出大房的孝顺来,不仅夸赦大爷,还连带着夸琏二少爷,总之,正房的人不愿意听到什么,府里就开始传什么。

    这里头自然是贾赦搞得鬼,别看他日常一副孝顺儿子的样,可他祖母留给他的人,他都牢牢掌控在手,即便被他母亲打发掉的那些人,如今也帮他在各处看着庄子,他手里重来不差伺候的人。

    也就是往常他不上心,也不敢跟正房硬犟,否则太太想收拾他可不简单。

    昔日的老国公夫人可是一把手整治得荣国府服服帖帖,老国公爷便是后来贾代善出门在外,都无需担忧府上会生变,可想而知这人留给贾赦的奴才,都是些什么人。

    等贾母和王夫人听到消息时,府上早已传得人尽皆知,只怕连外头,都传出去了。

    且不提正院那些人会如何愤怒,单说贾母和贾赦一前一后递上去的折子,便已经引起不小的轰动。

    贾代善到底是圣上的心腹爱将,他突然旧伤复发,圣上心里并不好受,所以贾代善的那点要求,圣上想也不想便同意了。

    原本还在估摸着给贾政安排个什么职位,结果贾赦的折子也到了。

    圣上原还以为贾赦会向他哭诉贾代善的偏心,结果竟洋洋洒洒替他二弟哭求翰林院的职位!

    而且,这贾赦给出的理由也着实合情合理,现下谁人不知贾代善想让贾家从文,可惜贾政这辈子做不到,他好不容易安排人让贾珠通过会试,结果好端端的就不省人事,也是好事多磨。

    贾代善临死之前,得知有一个儿子入了文官们梦寐以求的翰林院,怕也是高兴的吧!

    圣上这就同意了,但底下的大臣们可就不同意了。多少人入不得翰林,满朝的文臣大多都是科举出身,单凭一句非翰林不入内阁,就让多少人哀叹无疑,贾家竟想靠关系进去,那简直就是捅了文臣们的肺管子。

    贾政那好学的名头一下成了笑话,所有人给他的评价,只有一句:沽名钓誉、名不副实。

    这样的结果实在是意料之中,圣上回过神来也觉得不妥。

    贾家如今已经功高至极,若是有个儿子进了翰林院,依靠他们的人脉关系,只要肯花代价,入内阁是迟早的事。

    如今的勋贵依旧气盛,文臣们诸多怨言也拿他们没法子,更何况他们姻亲庞大,别说一个好汉十人帮,便是百人千人,都不在话下。

    贾家要是再有朝中名望,文武都被拿捏住,他这个圣上不当也罢。

    如此一想,圣上不得不怀疑贾代善的用心。

    这还不算最糟糕的,最让圣上受不了的,还是他那些最心爱的儿子们,竟各个极力赞成,一副力挺贾家的姿态,让圣上心烦不已。

    邢氏这个人虽然嘴坏但心地不差,虽然她也怕老太太,但更多的还是抱怨,比大老爷更为可靠,迎春的事她插过手,若非大老爷一力促成,迎春未必会被送到老太太那儿。

    如今邢氏手头就剩下一个年纪尚小的贾琮,她还需要依靠贾琏过活,王熙凤找她帮忙最为合适,有她的枕边风,比贾琏直接上阵要简单许多。

    邢氏那边听了她的话,也同意了行动。

    也许大老爷愚孝会一味顺从老太太的意见,生生把迎春送出去给二房做脸,但邢氏肯定看不惯,尤其她见不得王氏过得舒畅。

    大房好好的闺女要被教养成那样送人,她连儿子都不想再生,省得一个两个都遭罪。

    把迎春记在她名下其实并不算什么大事,但涉及到改族谱的事,终归是有些麻烦的,老太太那边可能会顾忌元春的身份,故意不同意使坏的几率是相当大的,所以邢氏完全不准备从老太太那边下手。

    大老爷被她枕头风一吹,越想越觉得迎春有点浪费,元春可以做皇妃做太子妃,为什么迎春只能给人做玩意儿?若是能嫁入豪门,给他拉一门正经亲戚不是更好吗?

    可事情未必能成,就会先失去王子腾的看护,又有点得不偿失了。大老爷顾忌到王子腾,终究有些犹豫,但他还没想明白,贾珍那家伙竟然亲自上门告知,迎春的族谱改了,如今算是邢氏的闺女了。

    听到这消息,贾大老爷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还没想好呢,东府怎么就动手了?!

    可贾珍说是赦大老爷身边的小厮通告的,他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就直接给改了,哪想贾大老爷竟然不知道这事。

    贾赦听到这里,就明白是贾琏那小子搞出来的名堂,上次闹得事刚刚平息,现在又来搞事,贾赦当即就让人把贾琏叫到东院来。

    正在梨香院算账的贾琏听见消息,微微一笑,看来事情是成了,果然他们贾家适合先斩后奏,不过他不会认,还会让所有人知道是他大老爷下定的决心,即便大老爷把他供出去,也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

    所谓坑爹,大抵就是如此了。

    笑得灿烂的贾琏整理好衣着,把桌上的账本全都锁起来后,才出得门,这会儿大老爷正在气头上,他得缓着点去,不然就撞气头上了,没准还会得顿打。

    慢悠悠来的贾琏一路走了近一刻钟,贾珍茶点都吃得半饱,顺道把事情的具体经过全给说清楚了。

    若说府上还有人指挥得动贾赦身边的人,除了贾琏,还真没旁人,贾珍也觉得是他无疑。

    原本贾珍真没多想,一个庶女记在正室名下,她不还是庶出吗?顶多算半个嫡女,最多可以提高点身价,宁荣二府针对三春的打算是明明白白的,贾赦这么做,贾珍原本以为是贾赦想干票大的,半个嫡女可以去讨好更厉害的官员呢。

    但哪想得到这里头还会牵扯到元春,如今一想,元春的身份着实尴尬啊,二房的嫡长女想要成为荣国府嫡长女,就势必大房不能有嫡女,一旦大房有了嫡女,元春荣国府嫡长女的身份就会打折扣。

    所以,他贾珍也是被坑的那一方,为何那小厮不去找他父亲贾敬,而是直接找他?还偷偷摸摸塞给他一百两的银票?果然天下没白得的银子。

    两个爷们气得半死,等了一刻钟也憋屈得要命,贾琏不紧不慢走进门时,贾赦当场一个杯子甩过去。

    贾琏防着他呢,轻轻松松躲开茶杯,一身帅气风流的站到大老爷跟前,“老爷找儿子做什么?是准备让儿子跑腿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