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8.第九十八章
    ,

    嗨, 这里是帅气的防盗君,订阅不足30%的小天使需待72小时~  但是真的接触了,发现公主简直……美美美!

    每天脑海里仿佛就只剩下了这三个字。

    啊啊啊, 公主看过来了, 好美好美!

    公主跟她说话了,声音好苏好媚, 她快要缺氧晕倒了啊啊啊!

    ……

    尤其是这会儿公主跟她这么软着嗓子说话, 婢女又觉得要呼吸不畅了。

    公主还给她捏手!

    婢女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就要继续表忠心的时候,房外传来一道禀告声:“公主, 焦公子求见。”

    焦公子?

    周良鱼被婢女服侍的小心情飘飘然, 正想“心疼”一番, 结果就听到这一声禀告, 他愣了一下这想起来这管家口中的焦公子到底是谁。

    周良鱼当初看《宠妃》的时候, 除了喜欢大美人,就喜欢两个角色。

    一个就是太后, 而另一个就是大美人后院所谓的一位“男宠”。

    说是“男宠”, 外面的人传的不像话, 把他们比作是大美人养得“面首”,实则,不过是大美人闲来无事请来的几位才艺人。

    而这焦公子, 就是一位琴师。

    焦公子也的确只是一位琴师, 只可惜, 后来这焦公子为了保护大美人, 不知所踪,《宠妃》后半部分周良鱼又没看,所以直到他穿来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这焦公子是生是死。

    但只凭对方这份对大美人的心,就足以让周良鱼对这焦公子颇有好感。

    周良鱼想起来这焦公子,立刻坐起身:“让他进来。”

    他身后的两个婢女也规规矩矩站起身,一个随身在侧,一个去准备茶水,井条有序。

    不多时,就看到管家引着一位身材颀长的男子走了进来,绕过屏风,等出现在面前时,周良鱼眼前顿时一亮。

    《宠妃》里对这焦公子只有寥寥几笔,身世可怜,自小被卖入琴坊,后来大美人听到他的琴声惊为天人,刚好那时这焦公子正被一位同样声名狼藉的尚佳郡主看上,对方那是真的声名狼藉荤素不忌,大美人欣赏对方的才艺,怕对方被毁了,干脆就将对方给买了下来。

    再后来被提到,就是替大美人挡了一劫……

    不过能被那尚佳郡主给看上,姿容自然不俗,一袭白袍将整个人衬得丰神俊朗,只是姿容略显憔悴,却已然难掩好风姿。

    进来之后,垂眼不多看周良鱼一眼,进退有度:“见过公主殿下。”

    周良鱼对对方的印象极好:“焦公子不必客气,坐吧。”

    他话音一落,就有人搬来了一把凳子,这焦公子愣了下,大概是只想说完就走,想了想,还是依言坐了下来。

    周良鱼歪歪斜斜侧卧在那里,他是个颜控,无论是男女,只要是长得好,他就忍不住多看两眼,尤其是这种纯天然的男色,多瞧两眼洗洗眼也是好的:“不知焦公子这次过来,可是有事?”

    周良鱼并不知道这焦公子叫什么,书中也没细写,剧情开始的时候,这焦公子如今就已经在公主府一年了。

    焦公子似乎有顾忌,但是既然来了,还是拱手出声道:“公主,我想……出府一次。”

    周良鱼恍然大悟,他还当是什么要不得的大事,原来就是想要出府,周良鱼随意摆手:“焦公子想去就去吧,以后不必特意过来询问了,想出府告知管家一声,多带两个小厮即可。”

    焦公子大概没想到周良鱼这么痛快难以置信抬头,那双黑白分明的清眸看着真是赏心悦目啊,薄唇动了动,才站起身,感激拱手:“多谢公主。”

    周良鱼无所谓地摆摆手,“不客气不客气,以后公主多给我弹弹琴就好了。”等焦公子应下了之后,周良鱼在他离开之后,忍不住多嘴问了句焦公子要去哪里,听到对方要回琴坊忍不住愣住了:“啊?焦公子你回去作甚?”

    焦公子大概是怕周良鱼误会:“前些年有位故人说要将一本琴谱孤本交给我,定的就是今日,先前我没想到会在这里……所以约见的地点是在琴坊,如今……”

    焦公子没说完,周良鱼却是听懂了。

    那会儿还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对方去了琴坊,他却在这里,估计这焦公子是个爱琴之人,怕这孤本没了,这才过来一趟想要出府。

    但是让这么一个美人去琴坊那种地方,万一又遇到了那贪色的“尚佳郡主”怎么办?

    周良鱼摸了摸下巴,想到什么,嘿嘿嘿无声笑了笑,一双桃花眼贼亮,一拍软榻的扶手:“我决定了!”

    焦公子一愣,以为对方要改变主意:“公、公主?”

    周良鱼眨巴了一下眼:“我决定……跟你一起去!”

    啊啊啊他穿进来这么久,可还没好好逛过什么青楼啊琴坊啊画舫啊等等,这人生将失去多少乐趣啊。

    再说了,鬼知道他何时可能又一晕直接穿出书了?

    所以在此之前,他绝对不能留遗憾!

    周良鱼是个想到就做的主,立刻在焦公子一脸懵逼的表情下,让人先在外等着,随后挥退了所有人,开始在房间里寻找。

    他猜大美人虽然一直男扮女装,但是好歹是男子,肯定不会一直相当女子,必然偷偷藏着的有男装过干瘾,如果被发现了也好解释,比如“女扮男装”外出便利等等。

    果然,等他找遍了所有的角落,还真的找到了两套男装。

    周良鱼立刻换上了,不过头发太麻烦了,他瞧着这一把墨发,都有些想念他的板寸了。

    他干脆将焦公子给喊了进来,让他给他弄个公子的发型。

    焦公子望着手里的玉梳,再望了望一身男装俊美的不像是真人一样的“男子”:“公主你、你这是……”

    周良鱼哥两好的搂住了焦公子的肩膀:“你看吧,我这可都是为你好,那尚佳郡主是不是肖想你?万一你回琴坊刚好遇到了,她要是‘欺负’你可怎么办?本公主是不是要保护你?但是吧,女装不方便,本公主就决定为了你‘女扮男装’了,感动吧?本公主都这么牺牲了,焦公子帮本公主束发一下不过分吧?”

    周良鱼无辜地眨了眨眼,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用男装去泡美人了。

    古代的美人啊,古色古香的大美人啊……

    焦公子握着玉梳许久,才垂着眼颌首:“……是。”

    周良鱼喜滋滋的松开了手,等最后焦公子给他束发完成,他瞧着里面又重新恢复了风流倜傥的少年郎,差点感动的要哭了,拍了拍焦公子的肩膀:“哥们你这手艺不错啊,放心,以后有……有本公主在,绝对罩着你。”

    焦公子垂着眼,莫名神色动了动:“是公主。”

    周良鱼奇怪看他一眼,突然想到什么,蹬蹬蹬往后退了两步:糟糕差点忘了自己是“女子”了,这他是不是太不“矜持”了?

    “咳那个焦公子你别多想啊,我绝对没别的意思,也没占你便宜的意思,就是如今不是男装么,我先试试当男人的感觉。”

    焦公子垂着眼,倒是也没看出任何不适,拱手:“焦某知道,公主放心,当初公主救了焦某,焦某感激不尽,这条命都是公主的。”

    周良鱼自然是信对方的,后来对方也的确是做到了,周良鱼叹息一声,以后一定要替大美人好好对这焦公子。

    于是周良鱼准备妥当之后,就陪着焦公子出了公主府,直奔琴坊。

    等拿到了琴之后,干脆一转身直接直奔他早就肖想很久的画舫。

    先从小清新下手,啊啊啊,他已经迫不及待被小美人喂酒的场面了。

    而另一边,周良鱼这几日的所作所为连同今日行动一起被禀告到了燕帝那里,冯贵禀告完了之后,颇有些胆战心惊,不敢多话。

    燕帝终于放下了狼毫笔:“她最近倒是开朗了不少。”

    冯贵垂着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良公主的确是看开了不少。”

    燕帝:“行了,朕知道了,她倒是有闲心,陪着一个府里的琴师去琴坊,不怕传出去又被诟病?”

    冯贵:“这……老奴不知。”

    燕帝:“说起来,朕也许久未出府放松一下了,刚好也出去散散心,冯贵,准备一番,朕要出宫,也多日未见到良公主了,那就……去见见好了。”

    冯贵一头雾水:皇上这是……就算是要见公主,让公主进宫不就行了?

    随后就听到燕帝继续道:“喊上云王与誉王他们,听说先前云王与良公主闹了点误会,刚好有朕在,也该解开一下了,顺便听听琴也不错。”

    冯贵身体僵了僵,但是不敢多话:“是……老奴这就去。”既然是解开云王与良公主的误会,皇上喊誉王做什么?

    周良鱼摸着下巴,觉得这不对劲啊,小样儿别是要搞他吧。

    周良鱼一身华贵的宫装,层层叠叠的被簇拥着坐在软榻上,瞧着廊下规规矩矩捏着拂尘站着的冯贵:“冯大总管啊,这皇上,咋个想起来让本宫去狩猎了?你是知道的,本宫最不爱这些动刀动枪的,有这功夫,哪里有美人瞧着赏心悦目对不对?”

    说罢,还朝着小竹招了招手,这几日被“宠”得有点飘飘然的小竹依偎了过去,跪在榻前,替周良鱼乖巧地捏着手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