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3章 棒槌的睿智
    ,

    很多时候总是这样,一个了解你的人,却不一定跟你有多熟。这种了解也大多是出于一种猜测或者直觉,毫无根据可言,可又很凑巧的说中了要害。

    王家三兄弟真的傻吗?他们真的只是按照粗鲁的性格或者简单的想法随着性子乱来吗?

    或许是。或许不是。

    包拯火急火燎的在三棒槌的屋舍外面来来回回跑了三趟,第四趟的时候才被领进去。得到的回答居然是这三位在庆功宴上喝得太多了,现在酒才醒。

    堂堂两个鬼将后期,一个鬼王初期,还入了阴班,大杀四方凶威赫赫的鬼国执掌,会因为几坛子纯阴酿就醉了这么久?

    骗鬼去吧!哦,不,骗傻子去吧!

    而包拯呢,看到这三位嘴里喊着宿醉却神采飞扬的上司之后,之前忐忑的心却一下落了地。脸上的愁结一下消散。

    “老包啊,咱们三兄弟不就是才拿了点赏钱吗?你也用不着这么急的上门追债吧?”王大锤乐呵呵的看着包拯说道。脸上的眼珠子提溜直转,似乎很是狡黠。

    而再看看那两个已经开始准备溜墙角,似乎真怕它包拯逼债的王二锤和王三锤,包拯脸上的笑就更浓了。

    “大人。包拯虽然后到地府,但深受阎君和三位大人抬爱。诸多权力三位大人从来都是放给包拯全力施为,甚至面对可能惹恼阎君的谏言三位大人也是责无旁贷的顶在包拯前面。这份恩义包拯一直不敢忘怀。但,也请三位大人明白,包拯首重君令,其次便是为三位大人马首是瞻,许多话,还望三位大人明言。免得包拯一日三惊不得安宁。”

    说着包拯就朝着王家三兄弟深深的鞠了一躬。态度诚恳,完全就是一副想要交心的模样。

    三棒槌先是有些诧异,脸上尽都是一片茫然,然后互相看了一眼。最后似乎三兄弟间达成了什么默契。还是王大锤拉着包拯坐下。然后才开口。

    “老包啊。行啊,你这聪明人到底不是说着玩儿的。难怪阎君会把鬼衙交到你的手里。好吧,有什么你尽管问,我们三兄弟这回也不跟你卖关子了。说吧。”

    “请问三位大人,如此胡混难道真是装疯卖傻有意为之?难道不怕恶了同僚日后墙倒众人推?”

    三棒槌哈哈大笑,好一会儿王大锤才道:“什么是装疯卖傻?估计整个无道地府里就你老包这么想。我们三兄弟活着的时候就是山匪路霸,干的都是杀人劫财的买卖。我们就这德行。不需要装疯卖傻的。

    再说了,我们三兄弟按理说去地狱那是无论如何都是够格了。为什么我们不但没去,还能在鬼国横趟?还能得列阴班?

    运气!是运气让我们遇到了当时缺人手的阎君。也是阎君一路抬举我们,才有了我们现在的地位。说句不好听的话,如今在整个无道地府里,有一个算一个,谁敢不给我三兄弟面子?容子矩是厉害,可他敢不给我们面子吗?他不敢!

    真要到了你说那种“日后”,难道靠着一帮同僚就能免了我们的责罚?让我们犯了事儿还能继续逍遥?扯特么的蛋!

    阎君才是主宰!他要谁好谁就能好,他想要谁泯灭谁就肯定泯灭!一群地位还没我们高的傻货有什么资格敢去改变阎君的决定?它们到时候一个屁都不敢放你信不信?”

    包拯又道:“那三位大人又是如何肯定您们的这些胡乱作为不会恶了阎君呢?”这的确是包拯一直以来的困扰。它想不明白这三位完全就是一副阎君老大他们并列老二的架势,还尽干一些丢人现眼的勾当,怎么阎君就不管管它们?

    三棒槌笑得更开怀了。还是二锤开口说道:“老包,我们又没去贪赃枉法,上次收了点孝敬都自己到地狱领了一年的刑罚以儆效尤。你说说,我们有什么让阎君厌恶的?厌恶我们的是那些被我们借了钱的阴差!是那些被我们开了头又堵死财路的阴差!它们越是厌恶我们,我们的凳子才坐得越稳,你老包不会这点都想不明白吧?”

    包拯笑道:“如此说来,三位大人这是在自污,想要成为孤臣?”

    王大锤摇头道:“也不是自污,我们本来就穷,又喜欢喝酒,不借钱怎么解馋?总不能去商铺赊账吧?借钱虽然难听了点,也只是小过,算不得大错。

    而且老包啊,难道你觉得在地府里当个孤臣不是很好吗?永生之下,再被同僚孤立又有何妨?老子们可不担心什么身后事。

    可想成为孤臣也不容易啊。你看司空玄和钟万仇不也想把自己弄成孤臣吗?可它们想得太简单了。天龙世界里的阎罗教这么大的一个摊子它们想要抽身世外根本就是妄想。再加上王语嫣的到来,可以肯定,日后在无道地府里,它们不可避免的将被钉上“魁首”的标签。

    只有我们三兄弟这般,除了阎君谁也不鸟,谁都敢得罪,脸皮厚,没节操,才是真正正确的“孤臣”之道。哈哈,你老包以后跟着我们,一样会被别的阴差打心眼里冷落。倒是苦了你咯。”

    包拯一阵苦笑。他的还真被这三个上司给骗得惨了。平白为它们担心受怕这么久。原来人家早就看得明白了。看似摇摇欲坠风暴即将临头。可事实上人家却走得稳当。比大部分亡魂都稳。

    “可是阎君为何给三位大人如此厚的封赏呢?这很容易让别的阴差心中产生嫉恨啊。”

    “嫉恨?嫉恨又如何?那是阎君给咱们的!咱们是真刀真枪换来的!阎君给了,那我们就拿着,吃吃喝喝耍耍,该干嘛干嘛,想这么多有什么用?它们嫉恨便嫉恨,又能奈老子们何?一群傻子,连根本底线都弄不明白,还好意思嫉恨?早晚被收拾,理他们作甚?”

    包拯恭恭敬敬的朝三棒槌再次拱手,然后直接告辞。

    临走前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补了一句:“包拯今天受教了,也多嘴了。感谢三位大人如此坦诚相告。不过,包拯所借三位大人的三千亡魂点,三位大人可别忘了。有借有还才是美得。不然,包拯必将厚着脸皮找阎君评理。告辞了。”

    三棒槌愣愣的看着包拯离开,好半天才齐齐张嘴大骂。说包拯果然就是来拐着弯儿讨债的!不过脸上却是笑意浓浓。

    可不是吗。不来讨债,那在它们屋舍里待这么久岂不是说不通了?鬼见愁的王家三兄弟可是连下属都不待见的呢。

    而这一切,三棒槌也好,包拯也罢都知道瞒不过阎君,也没想过要瞒,浑不在意。却不知道感知到这一切的薛无算此时也在哈哈大笑。

    谁说它们傻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