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31.隔墙是一家(上)
    ,

    此为防盗章

    随后, 太子这边率先有了动作,带着贴身太监贾应选等人匆匆走向前边院子迎接。

    陶沝此时正站在两院相接的垂花门前,见他迎面走来, 当下不由地怔了怔, 身子也僵在了原地。

    好在一旁的巧巧赶在这当口眼明手快地将陶沝一把拉到了旁边的角落里,太子见状, 有意无意地在经过垂花门时放慢了脚步, 往她们两人脸上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但只一眼,旋即便又重新偏过脸去, 拧着眉头大步离开了。

    而原本站在里院游廊上, 以大阿哥为首的几位皇阿哥们也都在这时相继有了动作, 跟在太子一行人身后出了垂花门, 往前院迎驾。

    陶沝这才发现, 数字军团中目前成年的几位阿哥——除四阿哥和十四阿哥两兄弟之外,大阿哥, 三阿哥, 五阿哥, 七阿哥,以及八爷党三位成员竟然全都在里面,十二和十三阿哥也在。

    陶沝有些意外, 脑中也随之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亮光。可惜还没等她明白领悟, 走在人群中的九九便已先一步注意到了陶沝的存在。只见他立刻沉下脸来皱了皱眉, 然后停下脚步, 朝跟在他身边的小厮毛太低声嘱咐了几句,跟着又往陶沝这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方才重新跟上了那些皇阿哥的队伍。

    陶沝这厢还没来得及琢磨清楚某人眼中包含的那层深意,小厮毛太便已一溜烟小跑到她跟前,规规矩矩地冲她行礼:“九爷吩咐,让奴才这会儿先送福晋回去!”

    “回哪里?”陶沝本能地接茬反问,语气透着一丝明显的紧张。他该不会是要强行把她带回九爷府吧?

    毛太被她问得一愣,好半天才点头哈腰地继续回话:“自然是请福晋先回翊坤宫!”

    “是吗?”听他这样一说,陶沝原本一直紧绷的神经当即稍稍放松了一些。她转头看向巧巧,无声地用眼神询问对方是否要和她一起离开,没想到巧巧却一个劲儿地朝她摇头,显然是还想继续留在这里弄清楚整件事情的真相。

    陶沝其实也想留下,但还没等她开口,毛太便像是已猜到她接下去要说什么,抢先一步发话道:“请福晋不要为难奴才,九爷这样做也是为了福晋好!”

    他这番话说得言辞恳切,陶沝找不到反驳的借口,只得跟他一起离开。

    毛太一路领着陶沝小心翼翼地避开康熙那一行人的进院路线往外殿外走,小丫鬟芷毓正领着轿子等在宫门边。

    在芷毓的搀扶下,陶沝乖乖上了之前为她准备的那顶二人抬小轿,但心里的疑虑却丝毫未减。

    待毛太领着众人回到翊坤宫的后殿厢房,和芷毓合力将陶沝扶下轿子,并告辞想要离开时,原本一直沉默的陶沝终于忍不住出声唤住他:

    “毛太,这次的事儿该不会和九爷有关吧?”

    她害怕这又是八爷党下的毒!

    毛太显然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当下顿时懵住了,迟疑了半晌,方才犹豫不决地吐字道:“福晋且宽心,此番并非九爷下的毒!”

    他似乎极力想用肯定的语气来作答,但听在陶沝耳朵里,总觉得他这句话有哪里不对劲。

    毛太领着其他人离开了,而芷毓也扶着陶沝回到了房间。不一会儿,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陶沝原以为是毛太等人去而复返,连忙指挥芷毓前去开门,谁料一打开门,门外却站着一名脸生的年轻小太监,他手里正捧着一盆花,看样子已经在雪地里站了许久,整个人都冻得瑟瑟发抖。

    “这,这是有人要奴才转交给九福晋的——”

    虽然冷得直打哆嗦,但那名年轻小太监还是将自己要说的话一字不漏地复述了一遍,且边说边将手里的花盆递向芷毓。

    芷毓愣了愣,并没有立刻伸手去接,而是转头看向陶沝,似是想要先征求她的意思。

    见状,陶沝也跟着起身走到门边。待见到那名小太监捧在手里的盆花时,她突然有一瞬间的晃神:“这是谁要你送来的?”

    如果她没记错,这好像就是那盆一直被摆在太子殿下书房里的报春花!

    “奴才不知!”小太监回答得极其认真,看样子的确是不知情。“那人只说,福晋见了这花就会明白的!”

    ……

    “……她看到这个东西自然就会懂的……”

    ……

    犹如条件反射一般,陶沝的脑海里瞬间闪过那位太子殿下之前在毓庆宫外转角处曾说过的一句话——

    原来,他那时交代尚善要送的东西就是指这盆花吗?原来,他竟是要送给她的?

    ……

    “报春花的花语是不悔,它在西方国家里又被称为樱草,因此它的花语还有另外一种意义,那便是,除你之外,别无所爱……”

    ……

    脑海里反复回荡着关于报春花的花语,陶沝傻傻地盯着眼前的这盆报春花,眼泪忽然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汹涌而下——

    爱上你,我不后悔……

    除了你,我别无所爱……

    ******

    因为唐佳氏中毒一事牵扯到太子安危,康熙皇帝大怒,下令一定要严查此事。于是乎,那日里参加喜宴的所有人都被叫去一一问话,包括一众太监宫女在内。不过可惜,并没有人注意到当时有谁下了毒。

    康熙皇帝对此结论自然不甘心,又派官员重点调查了当日在喜宴上负责端酒送菜的太监宫女,但仍旧没有任何新的发现。

    康熙皇帝雷霆震怒,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将负责调查此事的官员狠狠痛斥了一番并连降两级。朝野上下一时人心惶惶。

    好在唐佳氏这边中毒不深,很快就被太医给救了回来。太医声称唐佳氏中的毒只是一般的乌头毒,剂量并不大。而唐佳氏苏醒后也坦言承认自己在此之前曾因寒邪导致心腹疼痛,服用过含乌头成分的汤药,太医认为她中毒的原因定是所用乌头未经炮制或汤药煎煮时间太短所致。

    至此,整件事情应该算是真相大白。

    但——这个所谓的最终定论并没能成功说服所有人,大部分人似乎仍对此抱持着不太相信的态度,而有关这件事的传言也没有因此停歇,反而愈演愈烈——

    有人说,这很可能是嫉妒唐佳氏的人要伺机害她,比如太子妃,比如倾城,否则她早不中毒晚不中毒,为何偏偏在婚宴上正巧毒发?还有人说,这搞不好是唐佳氏自己下的毒,其目的无非是演一场苦肉计,来引得太子垂怜,因为有传言说她之前喜欢的人是十三阿哥!甚至还有人说,这或许是太子下的毒,原因同上……

    不过,这些沸沸扬扬的谣言在陶沝听来,无非是平地起孤丁。至少,她绝对不相信倾城和唐佳氏会做出这种事,至于太子妃,虽然陶沝的确不怎么喜欢她,但也并不认为她会笨到这种程度。

    当然,陶沝本身也不完全相信唐佳氏中毒一事真的纯属巧合。因为以唐佳氏目前的身份,就算是真的有病需要喝药,下人在用药和煎药方面也不可能会如此草率,所以,陶沝认为这当中必定另有隐情。她害怕会是那位太子殿下的手,因为倾城说过她打乱了他的原有计划,所以他很有可能改拿唐佳氏开刀,亦或者,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巧巧之前所说的“阴错阳差”——下毒者的真正目的其实是谋害太子。而如果真有这个人的存在,那么,他很可能就是当时在场的那些皇阿哥中的一位。

    康熙皇帝显然也和陶沝有一样的想法。虽然他并没有像之前调查那些太监宫女一样表现得非常明显,但当日在场的那几位皇阿哥全都在此后被他挨个叫去单独问了行踪。除了提前离开的四阿哥和十四阿哥两人,其余在场所有皇阿哥的口径几乎一致,谁都没有看到其他人有异常举动。

    于是,康熙皇帝又将问询的重点放到了四阿哥和十四阿哥两人身上。

    四阿哥提前离开是由于弘晖淋了雪,四阿哥怕其身子弱受寒,这才先行告辞,勉强算是情有可原;而十四阿哥这边的行踪相对就比较尴尬了,因为他和众人从太子书房出来后不久就径自离了毓庆宫,虽然中途也有遇到过弘晖,但在他吩咐贴身小太监达顺将弘晖送回毓庆宫后整个人就完全不知去向。问他,他只说在宫里四处逛了逛,却又找不到其他人为其证明。

    好在虽然没有人知晓十四阿哥的形踪,但也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这次下毒是和十四阿哥有关,加上八阿哥随后也站出来证明十四阿哥先前一直都和众位阿哥待在一起,并没有单独接触过婚宴上的酒菜,所以也不可能有下毒的机会。

    康熙皇帝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最终只得不了了之。不过,他虽然明面上不再追究此事,但暗地里却又往毓庆宫加派了不少侍卫,显然也是对这次中毒纯属巧合一事有所质疑。

    陶沝很想偷偷溜去毓庆宫看看唐佳氏好不好,顺便问问她事发前的具体情况,但无奈事发之后,她就被九九强行带回了九爷府里,美其名曰,不希望她卷入这场是非当中。而宜妃这回也果断地站在了九九一边。

    ******

    晴日。九爷府。报春馆。

    “hélène, je m'appelle hélène je suis une fille comme les autres  hélène j'ai mes joies, mes peines……”

    正当陶沝这会儿正坐在廊下抱着吉他自弹自唱的时候,小丫鬟芷毓匆匆从外边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通传:“福晋,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说想要见你!”

    陶沝听得一愣,而后明白她指的是衾璇。因为自打上回那件事发生之后,芷毓就一直在背地里偷偷骂对方不要脸。

    “福晋,那女人现在正在外面吵着要进来,那些侍卫恐怕拦不住她,因为……”芷毓义愤填膺地说到这里,忽然噤了声,想来是不希望在陶沝面前提及对方怀孕的事来刺激她,所以她直接跳过了这一节,气鼓鼓地往下道,“她一定是认为九爷把福晋安置在这里是因为福晋失了宠,所以跑来看福晋笑话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