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感谢订阅
    此

    身旁的男人先打了个电话, 挂断之后又开始询问他:“是之前那几个人干的?”

    安许莫勉强点了点头, 鲜红的血丝从嘴角渗出来,把原本苍白的唇|瓣染红了大半。

    昏昏沉沉之间, 似乎是有人帮忙擦掉了嘴角的血痕。安许莫想道谢, 喉咙中却是一片腥甜。他也不清楚自己有没有把话说出口,只觉得自己明明身处在盛夏的恒温室内,却不断有寒气钻进皮肤里, 冻得他牙齿都在打颤。

    过了不知多久, 一只有力的微凉的手把他扶了起来,身后似乎有另一个人在查看,背上不断传来按|压感, 耳边还一直有说话的声音。安许莫只记得自己靠在一个人怀里,那人的衣扣硬硬地硌着他,身上还有一种淡淡的冷香。

    再之后的事情,昏过去的安许莫就不清楚了。

    背后的火一直烧进心底, 像是有一只手在不断地添着柴。身前却是如坠冰窟的寒意, 手脚都凉得要冻僵过去。安许莫挣扎了很久才捉住一点光, 他费尽力气从冰火交加的深渊中爬上来, 过了好一会, 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睁开了眼睛。

    周围一片灰暗, 天色已晚,屋里没有灯, 只有不远处的门缝里透出一些光来。安许莫发现自己正俯趴着, 背上的火燎感已经减退了不少, 似乎是被抹了药包住了。屋外隐隐约约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安许莫侧耳去听,一个有些耳熟的男声道:“等他醒了打电话给我,我找人把他接回去。现在我得走了,谨沉那边还有事。”

    安许莫的思绪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一时没有分辨出这是谁的声音,另有一个人在问他今晚回不回家,第一个声音推脱了两句,外面的动静就突然消失了。

    安许莫撑着床沿坐起身来,背后的伤微微有些发麻,已经不怎么疼了。他在床边摸索到了一双拖鞋,黑暗中看不清什么东西,下意识的,安许莫就朝有光的门边走去,然后拉开了半掩的门。

    如果他知道外面的人在做什么,一定不会这么莽撞,只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安许莫惊讶地发现,屋外竟然是一间医生的办公室。

    当然,身在医院这件事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最主要的事实是,有两个人,正站在医生的办公室中接吻。

    背对着安许莫的人是辛子麦,他后脑处的发梢微微有些卷翘,所以很好认。和他接吻的居然也是一个男人,那人穿着医院的白大褂,带着一副金边眼镜,比一米八几的辛子麦还要高上半头。

    他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抬眼看过来的目光却带着镜片都掩饰不住的锐利。

    安许莫顿时有些尴尬,他也不敢发出声音,担心会惊动背对着自己的辛子麦。朝着看见他的陌生男人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之后,安许莫又小心翼翼地退了回去。

    门半敞着,屋外的声音就很清晰地传了进来,辛子麦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慌乱:“你搞什么……”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里却带着淡淡的笑意:“婚前的任务清单而已,我们总得一项项完成。”

    这个语气听起来可比男人刚刚看过来时的眼神温和了不少,安许莫虽然听不懂,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床边等着,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背,果然是被绷带裹住了。

    “我才不会和你……”辛子麦话说到一半又气呼呼地吞了回去,他的声音离远了一点:“我得走了……哎,刚刚那个隔间的门是打开的吗,小安醒了?”

    安许莫被吓了一跳,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那个明明已经看见了他的男人却道:“没有,刚刚就是那样。”

    “是吗……”辛子麦的声音还带着些疑惑,不过他似乎也不想在这多待,只匆匆说了一句“那我走了”就要离开。

    “他醒了之后我打给你。”另一个男人道。

    “麻烦了。”

    关门声后,室内终于安静了下来,浅浅的脚步声传来,一个男人推开隔间的门,伸手打开了屋内的灯:“你醒了?”

    安许莫这才发现自己睡的地方是一间被隔出的休息室,这里的空间很小,基本上只放下了一张床和两把椅子。见他打量屋内的摆设,门口的男人开口道:“非重病患不得占用床位,你睡得是我的休息室。放心,床单换过了。”

    安许莫其实并没有别的意思,他抿了抿唇,低声道:“谢谢您,麻烦了。”

    男人打量了他一遍,语气缓和了一点:“如果你下次记得不在受伤之后吃海鲜,也算我这次没白麻烦。”

    安许莫这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感到剧烈的疼痛,他抬头看向对方:“谢谢……黎医生,我以后会记住的。”

    白大褂的衣襟上别着一个胸牌,上面印着他的名字——黎秋成。黎秋成上前来查看了一下安许莫背后绷带的情况,随即道:“没什么大碍,明天把绷带拆开换次药,药膏在外面办公桌上,三天内伤口不要碰水,忌辣忌荤忌海鲜,养一周就没事了。”

    安许莫又道了一次谢,从床头拿起了自己的外套,他找回自己的鞋子穿好,黎秋成已经回到了隔间外的办公室。拿走药膏时,黎秋成正在跟刚刚离开的辛子麦打电话,辛子麦让安许莫去医院门口等,唐棠会来接他。

    安许莫其实还想问一句周谨沉的事,但他今天已经给对方添了足够多的麻烦,现在实在不好意思再开口。离开的时候,黎秋成还没有挂断电话,他们似乎在聊其它的事,安许莫没有多留,小心地带上房门就离开了。

    见到唐棠时已经是十点多了,对方显然也听说了今天下午的事,唐棠虽然有不少疑惑,但到底是心疼安许莫,就没有怎么多问,只说让他回去好好休息,事情她会处理。安许莫累得厉害,在车上迷迷糊糊地睡了大半路,回到宿舍之后也没怎么收拾,倒头就睡下了。

    之后又过了小半个月,之前那七个练习生果然没有再出现。安许莫听唐棠提起过一回,说他们的合约被降到分公司去了,不过他对旁人的事一向不怎么关心,事情解决之后,又重新过上了每日训练十几个小时的日子。

    直到安许莫背后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正在犹豫自己要不要买周谨沉封面限|量版的《明亮》杂志时,唐棠突然给他的课程请了假,扛着大包小包把他一起拎上了飞机。

    还是头等舱。

    安许莫一问,果然,《周末有晴天》的录制要开始了。

    他们要去的地点是三亚,这是《周末有晴天》第二季的录制现场所在处。安许莫之前已经补过第一季,不过两季的地点不一样,环节设置也有变化。再加上这也算是第一次正式面对镜头,安许莫心底也难免会有些紧张。

    不过这些紧张,在中途转机时见到坐在邻座上的男人后,就都变成了另一个意味。

    ——这也是安许莫第一次在他哥哥面前正式地表现自己。

    周谨沉刚赶完前一个通告,匆匆登机之后把行李一放,戴上眼罩和耳塞就睡了过去,连毛毯都是安许莫和空|姐要来之后轻手轻脚地帮他盖上的。他们两个并排坐着,唐棠在后面一排,一路飞了三个多小时,直到广播里提示即将降落,安许莫才试探着叫了一下他身边熟睡的男人。

    “前辈,前辈?醒一醒,我们快到了。”

    周谨沉的睡相很沉稳,一路上几乎没有任何动静。安许莫紧张了一路的心已经晃悠悠地降了下来,见周谨沉没什么反应,他试探着轻轻推了推周谨沉的手臂,想叫醒对方。

    没想到对方却在此时突然伸出手来,用如同箍钳一般的力度猛地捏住了他的手腕。

    “唔……”

    安许莫疼得一哆嗦,面前的男人已经扯下了自己的眼罩,用完全不像沉睡初醒之人的犀利视线看向了他。

    安许莫忍着疼没敢出声,周谨沉盯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似的收回了手。

    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声音里还带着未散的倦意和沙哑,再看过来的目光也带了些不易察觉的懊恼:“你怎么叫我前辈……弄疼你了么?”

    侍者走后,围拢的视线也逐渐散去,这家餐厅的消费不菲,此时的顾客人数不多,再加上周谨沉一直坐着,站起来的人只有辛子麦一个,旁人也看不到周谨沉的脸。好险避免了一场“著名影星当街发飙怒砸店”的娱乐社会双版新闻,辛子麦再去看对面的始作俑者时,发现对方已经换回了自己的手机正在说话。

    “那群人伤到你了么?”周谨沉开口问道,那边似乎说了什么,他便没有继续问,转而提出了正题:“晚上请你吃饭,想吃什么?”

    彬彬有礼的侍者小哥正好把一盘煎好的鸡胸肉端上来。辛子麦看见对面的男人挑了挑眉:“什么都可以,那鸡胸肉怎么样?”

    辛子麦郁闷地看了一眼装点着清爽配菜的餐盘,心想,这盘鸡胸肉明明看起来也很好吃。

    然而对面的周谨沉显然得到了一个并不相符的答案,他抬眼凉凉地看了一眼辛子麦,对着手机报了餐厅的地址,才把电话挂掉。

    辛子麦直觉有些不妙,他抢先道:“谨沉,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些练习生?”

    周谨沉又看了他一眼,道:“把他们的合同划到天翔去。”

    天翔是挂靠在今典名下的一个分公司,这种公司是今典随意开来试水的,说是公司,其实资源连正规一点的工作室都比不上。它们试水的方法就是先用低|价把人签下,如果能捧出反应再签到今典,没能力的话也就是闲置起来耗合约,反正不给资源,也不会花几个钱。

    今典名下有四五家这样的公司,目的就是为了网罗新人,免得错失良机,还要花大价钱从别的公司挖人。不过毫无背景就能一夜爆红的幸|运儿在整个圈内也找不出几个,所以尽管名义上说着好听,真的被签到天翔也绝不是什么好机遇。

    更何况,这七个人还是被从今典的正式合约中踢过去的。这种处理比直接解约更让人难受,拥有过资源已经准备出道的人再被打回毫无出头希望的境地,其中的落差绝对让人难以接受。

    辛子麦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处理几个练习生的合约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大事,况且对方还上赶着送来了理由。他正想打电话处理这件事,结果发现自己的手机还没被还回来:“哎谨沉,我手机还在你那边。”

    周谨沉却没有直接把手机递过去,当着辛子麦的面,他把闪烁着电话提醒的屏幕亮了出来。

    “谁的电话?”辛子麦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他看清屏幕上的备注时,伸去接手机的右手却像触电一般缩了回来:“他、他为什么会打过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