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7章 幻灭
    许是男子终究比女子心硬,既然心里清楚秦小小已经被放弃了,秦大公子便无意再理会,而秦夫人尚有些不忍。

    但终究也只是一点毫无用处的不忍罢了。

    纵使血脉相连,但秦小小的痛苦,她这个做母亲的,无法真正感受到。

    秦小小再痛,终究没痛在她身上!

    秦大公子一句话,将众人的注意力从秦小小身上拉开,话题再次回到了王宅的秘密上。

    秦家为首的下人低头扫了一眼地上的王宅下人。

    随手抓了其中一个,动作粗鲁的掀开王宅下人的衣袖,将此人的手臂亮于人前。

    “大公子请看,王宅下人身上,有许多针孔痕迹。”他目光质问的看向王神医,继续说道:“据奴才逼问得知,这些人明为下人,实则是王神医用来试针之人!”

    此言一出,秦大公子佯装震惊,长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向主位上的王神医。

    而魏邵则微微一怔,眉头深锁。

    他起身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下人身边,撩开他的衣袖,果然满手针孔入目。

    这些针孔极其细小,许是因为试针过于频繁,已然生出了点点红痕,极其显眼。

    魏邵同样看了王神医一眼,神色不明,继而又再次查看了几名王宅下人,发现他们的情况皆与第一人一样。

    这时,秦大公子出声问道:“魏二少爷查看了这么久,可是看出了什么?”

    还以为魏邵会如以往一般,不做理会。没曾想,他安静了片刻,竟然真的开口回答了他,“不错,这些人的确被人频繁用针扎过!”

    秦大公子见他真的回答了自己,愣了愣,随即又回过神来。

    他大声喝向王神医:“王神医大名在渤襄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百姓皆以为你是个心怀慈悲的济世医者,没曾想,你私底下竟然是个如此恐怖之人!”

    顿了顿,他‘蹭’的一下站起身,“你此番行为,等同害人性命,不配被称之为神医。本公子既然遇上了此等恶事,便要将此事公诸于众,未免世人受你欺骗蒙蔽!”

    一番话说的义正言辞,正义凛然。

    宁薇没有说话,依旧扶额侧坐,秦大公子正欲再次开口,魏邵却大步走来,一把将秦大公子推倒在椅子上,“你闭嘴!”

    继而目光郑重的看向王神医,“王姑娘,此事你如何解释?”

    地上的这些王宅下人,有些神志不清,有些全身发抖,相同的是,他们皆满脸虚弱,唇色如白纸,一副受尽折磨,命不久矣的模样。

    见到这样的场景,魏邵纵使不愿相信此事是王神医所为,亦难免想求个明白。

    “魏二少,你…”

    “你给我闭嘴!”秦大公子话刚出口,便被脸色沉重的魏邵喝退。

    秦大公子心中自然极为不爽,然而魏邵此刻的模样,让他不禁有些胆寒,遂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他可不是一个笨蛋,这个魏邵发起疯来,说不定会将他暴揍一顿,届时就算有王爷做主,挨的揍受的痛,也照样无法抹去。

    反正他原就是来难为王神医的,如今魏邵愿意代劳,那就随他去吧!

    “王姑娘?”魏邵还在催促。

    王神医脸上的心慌之色,让他心绪不宁。

    初见此女,他便觉得她极为有趣,忍不住心生好感,再见亦是如此,他不希望此女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

    魏邵希望王神医能给他一个解释,然而宁薇却没有这个打算。

    “我…此事…我一时说不清…”她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一句整话,心虚之意一览无余。

    魏邵双拳紧握,额角青筋毕现。

    齐玄宸见到这种情形,满意极了,心情飞扬。

    若不是此刻还有旁人在,他必定眉眼斜飞,笑得极为畅快。

    可怜魏邵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遇到吸引他的女子,本以为只要自己多加努力,便有望抱得美人归。

    没曾想,幻灭来的如此猝不及防。

    且,他在经历幻灭的过程之时,还有不厚道之人在背地里偷偷狂笑!

    何其郁闷!何其心塞!

    经此一事,魏邵对宁薇那点心动,已然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就算不久后他清楚了真相,知道宁薇并不是那样的人,他还是毅然决然断绝了自己的心动。

    倒不是因为宁薇不好,而是他心中有愧。

    若是此刻他选择了相信,日后他可能会勇往直前,就算有齐玄宸的存在,也无法改变他的决心。

    然,魏邵是一个正直忠义之人,同时也是一个执着之人,经此一遭,他清楚自己并非宁薇的良人。

    既然如此,他便无意纠缠,平添两人烦恼。

    不久后,因为宁薇的关系,魏邵遇到了一个心地善良纯真的姑娘,对宁薇那差点茁壮成长的心动,也随着时间慢慢消散。

    独身许久的魏邵终是抱得美人归了,只是那个美人并非宁薇罢了。

    日后魏邵对宁薇的了解愈发加深,他深刻的感受到了她的不同,也理会到了她全身散发出的致命吸引力。

    对于宁薇,他有时会觉得遗憾,但更多的是庆幸,庆幸他当初未曾泥足深陷。

    他知道,若是他再走近宁薇一些,只怕是再也难以回头。

    此女轻易便能误他终身!

    言归正传,宁薇此刻的态度,无疑是承认了她的确用活人试针。

    魏邵一时不知如何面对,强装平静转身回到自己方才的座位面前,正欲坐下之时,心中怒气升腾无处发泄。

    遂一拳打在椅子旁边的曲腿木桌之上。

    用尽全力的一拳,将结实的木桌砸得七零八落,再也无法复原。

    木桌碎裂倾倒之后,正厅之中良久鸦雀无声。

    魏邵紧咬着牙关,深深的看了王神医一眼,继而转身离去。

    秦大公子见状,心情顿时畅快了起来,他得意的看向王神医,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若是百姓知道了试针之事,你觉得百姓会如何看待你?”

    “你到底想做什么?”王神医终于质问出声。

    秦大公子见状,立即出声回道:“本公子能做什么?不过是让你救人罢了。当然,若是你想要本公子封口,以后秦家的要求,你还需全数应下才是。”

    “这样的要求不过分吧?”秦大公子悠闲靠上椅背,“你放心,魏邵此人本公子会为你解决。”

    这是明摆着以试针之事要挟!

    王神医面色顿时铁青,她眯起眼眸,目光锐利却又无可奈何,“若是我不答应…”

    “不答应?那本公子只好将今日的所见所闻公之于众了!”

    眼看王神医受他逼迫,毫无退路可言,急得身形摇晃,捂着额头神情颇为难捱,秦大公子暗地里松了一口气,眼睛余光时不时的瞟向门口,似乎在期盼什么人的到来。

    宁薇将他的神情看在眼中,垂下眼眸,抬起的手臂挡住了她嘴角的嗤笑。

    ……

    没过多久,渤襄王的马车亲临王宅。

    渤襄王迈着八字步,两眼漠视着前方,气势逼人的走进大门。

    他大步跨过正厅的门槛,居高临下的扫视了正厅众人一眼,凝眉,沉声道:“这里发生了何事?”

    渤襄王亲临,众人连忙起身行礼,就连宁薇和齐玄宸也是如此。

    齐玄宸单膝跪地,颔首给渤襄王行礼,心中并未有任何不爽。

    渤襄王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叔父,这一礼他受得起,只不过,仅限这一次!

    “都起身吧!王姑娘身子不适,坐下说话。”渤襄王对王神医说话的语气,倒是颇为轻柔。

    只是宁薇不曾觉得荣幸,反倒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王爷请上座。”虽说满是不适,礼数还得周全。

    渤襄王在主位上落座,再次扫了众人一眼,秦大公子连忙狗腿的站了出来…

    ------题外话------

    魏二小可怜哇…吼吼…

    六爷:他这是幸运!

    我:六爷你说什么是什么,嘿嘿。

    (明知不可得,早些放手的确是幸运…对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