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7.第八十七章
    集齐七张卡片, 召唤神龙ing  只是想到那个每天都变着花样讨好自己的宋二狗都不会再出现了,心里面竟然有些闷闷的。

    连想到被他欺负的事情, 也觉得没有那么恨了。

    一个人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让连小河觉得很不可思议,宋二狗变了, 他竟然也变了。

    林小河年少早识愁滋味,却对感情的事情一知半解。

    他觉得才和宋二狗一起待了十多天, 就有些不了解自己了。

    所以, 当他再次自熟悉的山路上见到宋二狗的时候, 心里的吃惊都有些掩盖不住。

    “在那儿愣着干嘛,快过来呀。”

    以往林小河见到他,还会不情不愿地朝他走来,今天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他,不跑也不闹的,十分反常, 引起了宋辞的警惕。

    “啊, 哦。”林小河反应稍微慢了一些。

    “走吧,你有口福了,今天又有好吃的了。”宋辞自然的提起事先安置在草丛中的篮子, 带着林小河去他们经常见面的地方。

    “面有些糊了, 你吃快点儿。”宋辞将鸡肉面从篮子中端出来, 将筷子和碗递给林小河。

    “这是精面做的?”林小河没有立马开动, 有些赞叹, 这精面老贵了, 他都没有吃过,宋二狗这些天随随便便就用这么金贵的粮食,给他做饭吃,让他的心里十分不安。

    总觉得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

    而且欠别人的越多也越不好还,尤其是对自己有企图的人。

    “是呀,你要是喜欢,以后再给你做,别傻愣着了,快点吃,一会儿面就要坨了,味道就就不好了。”

    “不用了,以后不要再给我送这么金贵的吃食了,我不能再这么占你的便宜了。你们家的日子这么好过,有的是好哥儿好姑娘愿意嫁给你,你就不要再在我这棵树上吊死了,我是要招赘的,还要给林家传承香火,给阿爹阿姆养老,不能嫁人的。”林小河捧着碗低着头真心地道。

    这是林小河第一次和宋辞说这么长的话,结果是为了劝他不要再去纠缠人家。

    宋辞心中有些心塞。

    这可真是个实在人呀。

    “唉,”宋辞叹了口气,“傻瓜,这算什么便宜,等你以后嫁给了我,这些东西都是你的,你这只是提前用了些自己的东西而已,别想太多,赶紧吃吧,我给你说,这面糊了可就真的不好吃了,人生嘛,要想活得快活,美食与佳人都不可辜负。”

    “不要脸,谁、谁要嫁给你。”宋辞说了那么多,林小河就记住这句了。

    “不就你吗,哈哈哈。”宋辞刚想大笑,见林小河又要恼羞成怒了,赶紧闭了嘴,“尝尝我的手艺,比那些面馆的都不差的。”

    林小河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宋辞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着。

    “我去杂货铺买糕点的时候,见到那里卖一种小镜子,将人照的特别清,连脸上的皱纹长了几个痣都清清楚楚的,就跟自个看自个似的,比铜镜水面什么的好用多了,老板说那是海外来的叫什么玻璃镜子,几年前在京城和一些大的县城卖的可火了,这些年才流传到咱们这里。只是我没有带够钱,那小小的一面就要四两银子,我知道你们小哥儿都爱美,等我攒够了钱,就买一个回来给你。”

    宋辞第一次见到这个时候竟然有玻璃镜子的时候,也有些惊奇。

    只是时空都不一样了,这个世界的发展自然和他的前世不一样,倒也没有太大惊小怪,只是当做一件新奇事讲给了林小河听。

    而这果然引起了林小河的好奇心,“真的那么清楚。”

    “真的,到时候让你见识见识。”

    “别买了,有机会去杂货铺子看看就是了,太贵了,不值得。”林小河摇头道,四两银子一个,比他养一年的猪赚的都要多。

    林小河十分能干,家中的两只母猪和七八只鸡都是他来负责的,每年过年的时候猪出栏都能赚上一二两的银子,林阿爹林阿姆两个人操持着家中的五亩地,日子过的还是挺可以。

    早些年,因为有债的缘故,日子过的十分节俭。

    这些年虽然日子好过了,却也养成了习惯。

    花四两银子买一个除了照样子之外没什么用处的镜子,这不吝于割林小河的肉,他一个人要忙活两年呢。

    “怎么不值得,小哥儿都是要富养的,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自己舒心,别人也不会多看你几眼的。”

    “才不是呢,打扮的好看只会招来恶人。”林小河一边嚼着鸡肉一边嘟囔着,被宋二狗欺负过后,他就越不敢穿好看的衣服了,宋辞却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

    不过,好在林小河没有再提,让他不准来找他了。

    虽然宋辞自己能不要脸的缠上来,但若是林小河能不那么抗拒,自然就更好了。

    也不知道,他不在的这几天,这人身上又发生了什么,又对他说这些话。

    当然林小河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就是想多了,发现关于宋二狗的事情不像他之前想的那么坚定了。

    “石生铜生,这大中午的你们怎么来了,吃饭了没有,要不在伯娘家吃吧。”上午,宋辞和宋老娘从地里回来的时候,就见到了石生铜生兄弟。

    “伯娘,二狗哥。家里饭已经做好了,我们一会儿回去吃,我这次是想问二狗哥要不要跟我们上山。”石生、铜生有礼貌的打个招呼,就说明了来意。

    “距咱们当初做陷阱,已经三天过去了,我和二哥想要去看看里面有没有猎物,二狗哥,你和我们一起去吧。”前天在县城看着宋二狗卖猎物赚钱,石生心中也有些眼红了,对自己这次收获更加期待。

    宋二狗一到下午就跑到山里面没有人影了,石生只好让铜生和他一起先来截人问问。

    “这事儿呀,去,当然去,你们下午等我去找你们吧。”宋辞道。

    “还是我们来找你吧,等你来找,还不知道磨蹭到什么时候呢。”石生少年不客气地道。

    “那你们自己去吧,我不去了。”宋辞道,他今天没有给林小河打招呼,突然放人鸽子不去了,小哥儿面薄脸上该挂不住了。

    而且给林小河的爱心午饭,他昨晚都做好了,菜花炒猪肉和西红柿炒鸡蛋,荤素搭配,又营养又健康的,保管没多久就能将人养的白白胖胖的。

    相比较和堂弟们一起胡混,他更乐意投喂林小河了。

    “二狗哥,你怎么这样呀。”石生被他一噎,有些说不出话。

    铜生素来细心,在一旁默不吭声,思及宋二狗这些天的反应,就觉得很反常,这二狗哥每天一个人下午就跑到山里去,也不让人跟着,很是反常呀。

    若是打猎,下套子,带上他们不也是一个助力吗?

    二狗哥这些天的表现也不是只顾自己发财,不管兄弟们的人呀。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中午在家乖乖等着我去找你们,要不我以后可就不带着你们了。”宋辞很是无耻地拍板了。

    石生还想反驳,被铜生拉住了,兄弟俩说了一会儿悄悄话,宋石生就不再闹了,乖乖跟着自家二哥走了。

    “石生铜生呢,你怎么不留他们吃饭。”宋老娘从厨房出来,就见两兄弟没了影迹。

    “他们刚刚说二婶做好饭了。”宋辞很是无辜地说道。

    宋老娘觉得,自家二狗虽然慢慢在改好了,做人方面还是要慢慢地加强才行。

    另一头,回家的路上,石生叽叽喳喳地问,“二哥,你刚刚说二狗哥在做一些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情,他不是又在鼓捣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事情还没有发生,咱们不能这么武断地下结论。这只是我的猜测,你不要告诉家里人,免得爹和大哥担心。”宋铜生义正言辞的道。

    “那咱们下午二狗哥上山的时候,偷偷跟在他身后看他是去做什么了吧。”石生道。

    “这不太好吧。”铜生很心动了,想要确定一下自家二狗家是不是又有坏主意了,又觉得这样做很不道德,故而说出来的话,就有些模棱两可。

    而不知道自家二哥心思的石生,直接拍板,“这么有不好,咱们这是担心二狗哥,为了他好,只要确定二狗哥不是胡作非为,咱们就不管了。”

    “那我就跟着你去看看吧。”铜生道,怜悯地看了石生一眼,若是被二狗哥发现了,背锅的人也有了。

    当然,等他们吃过午饭,想要跟踪宋辞的时候,却是扑了个空。

    宋辞快速地扒拉完了午饭,就去山上等林小河了,根本没有给他们机会。

    唉,在这点上,没有经验可真不方便。

    没一会儿,宋老娘就扛着镢头从地里回来了,宋辞有些心虚。

    昨天晚上明明答应了跟着去地里看看的,结果一不小心睡过了头,宋老娘不会以为自己是因为想躲懒才懒得床吧。

    毕竟原身在这方面前科挺多的,一让他干活,就会找各种借口推脱。

    当然没有今天这回事,宋辞以后也不想靠种地,谋生他前世虽然是个私生子,但大小也算是个少爷。尽管不被人待见,物质上却没被亏待过。

    下地这种活儿哪里干过,打理空间不过是动动念头的事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