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9章 鬼缠·通灵转生术
    ,

    “你杀了神堂理事会那么多的护星官,能够活到现在,也真是个奇迹。”弑神刀和鸣鸿刀的刀身上,倒映着我和莺歌虚弱的模样。

    明明是二对一,但是实力的差距却是让人绝望的巨大,这家伙不愧是和师父同一时期的人,活了这么久,凡人也变成怪胎了。

    “少主大人,这家伙的确厉害,不过——”莺歌艰难地起身,“九命猫魈,也不仅仅是只有九条命而已,请使用我吧,奴家可是一心一意为了少主大人。”

    “什么叫使用……叫我们一起搭档,才是对的——”这一副虚弱的状态当然不可能力战太阴星君,勇气不是无谋的借口,“星躔令·同躔!太阴星君,你不是想要真正的星辰之力吗?我就让你看看你这半吊子的占星术有多么可笑!”

    被环刃切割得遍体鳞伤的身体终于恢复了,这就是鬼畏的力量,和莺歌融合之后,她的自我愈合的能力也成功地影响到了我,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不知道这算不算用了莺歌的一条命,但是鬼畏原本就有逆转命运的作用。

    “哼……就算你获得了猫妖的力量,她也只剩下一条命了,你又能做什么?”弑神刀和鸣鸿刀依然透出了强大的杀意,给人巨大的压力。

    “九命猫魈,可不仅仅只是九条命而已,你难道耳朵不好,刚刚没有听到吗?”我知道莺歌早就暗中观察过我的力量,她知道鬼缠的存在,所以才会直接对我说出那样的话,并且她很自信,对我是绝对的信任,绝对可以达到鬼缠的程度,反而刚刚我有些心虚,因为我有些怕莺歌,不过这个害怕不是怕她本人,而是怕她不断地催促我重建玄冥界。

    要是星躔令失败了,那我真的是无颜面对莺歌啊。

    “那你就尽管出招吧,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可以多次击败神堂理事会的护星官。”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很明显得感受到自信到自负的傲慢。

    遗憾的是,这一份傲慢并不能加大我的胜算,因为这份实力差距,他配得上这样的傲慢。

    “鬼畏·鬼煞降世!”依然是我最擅长的长剑,“鬼煞剑已经重生,上一次的账可以好好算一算了!”一直以来我坚定地认为鬼煞剑是不会折断的,现在想起来,这并没有什么道理,只是因为这把剑存在了数千年,又是传说中的神兵利器榜第一名,所以我才有了这么不靠谱的想法。

    这天下,不存在不会折断的剑,不存在不会腐朽的利刃。

    这个道理适用于鬼煞剑,同样也适用于弑神刀和鸣鸿刀!

    “看起来,你倒是的确有点本事,我之前有一点点小看你了,尽管出招吧,能打死我算我输。”两把大刀因为外形过于霸道,所以攻守兼备,仅仅是刀身就能挡住很多方向的进攻。

    “废话,打死你当然是你输了,果然,你这家伙用各种邪术延长自己的寿命,已经变得疯疯癫癫的了!”能打死你算你输?不过仔细一想,这话从逻辑上没毛病啊。

    “少主,你要小心,这家伙的行为有古怪,看上去就是普通的劈砍,但是力大无穷,力量似乎无穷无尽,我就是败在了他那一对双刀之上。”莺歌的修为很高,但是修为不代表杀人的才能,更不能代表她能够战胜太阴星君,这个老不死的,虽然疯疯癫癫的,但是力量和他的野心一样可怕,“哦呵呵呵,不过,终于可以和少主合体,要是能再抱得紧一点就好了!”

    “你和我都变成一心同体的存在了,还在乎什么拥抱吗?打起精神,这个人很危险。”架好了鬼煞剑,“一式·道生一剑!”这一场决斗有进无退,如果我不胜,太阴星君的仪式就要不可逆转地开始了。

    剑锋触碰到了弑神刀的刀身,而他岿然不动,弑神刀刀身上甚至没有留下任何划痕。

    “哼哼哼哼——”阴沉的笑声让人怒火中烧,但是挥舞的鸣鸿刀却让人不得不赶紧躲避,他是在嘲笑我的剑根本没有力量吗?

    “这个力量还真是夸张……”虽然躲开了鸣鸿刀,但是他挥舞鸣鸿刀刮起的风竟然让脚步变得有些踉跄,这么短的时间里,弑神刀和鸣鸿刀已经用得游刃有余了,不得不承认,颜承志说得没错,但就力量而言,这家伙是鸣鸿刀和弑神刀最好的主人。

    可是把力量交给错误的人,那只是助纣为虐罢了。

    “该我了——”太阴星君踏出了第一步,我本来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然而天上突然破晓露出了一道霞光,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太阴星君看上去非常气急败坏,“谁……谁破坏了仪式!你尽然敢使调虎离山之计!”憎恨的目光扫视我之后,转身离开了我与他的决斗。

    他离开的方向,应该就是他的星曜石布下仪式阵法的方向,但是实力不济,在我犹豫要不要追的时候,他已经走远了。

    “莺歌,他的仪式失败了吗?”我使了调虎离山之计?没有吧,我自己都不记得,调虎离山又能做什么呢?破坏星曜石的阵法吗?这种行为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不知道,不过,好像暂时仪式终止了。”那么,就算是暂时可以松一口气了吧?

    “莺歌,你的伤势怎么样了?”勇气不是无谋的借口,一回合交手,已经意识到差距了,虽然还有杀手锏没有用,但是莺歌现在的情况还有点让人担心。

    “哦呵呵呵,九命猫魈,不是只有九条命,而是任何时候都有九条命,更何况还有少主借命给我。”看来伤势已经不算严重了。

    盘腿而坐,虽然不知道太阴星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眼下必须先顾好自己才行,“鬼缠·通灵转生术。”闭上眼之后,眼前立刻浮现出了莺歌的化身,九尾猫妖的形象,此时此刻样子非常惨,只剩下最后一条尾巴了,不过,在鬼缠·通灵转生术的影响下,尾巴开始慢慢恢复,“莺歌,以你的道行都会被他打得这么惨?”

    “猫的双眼,是全天下最美丽的眼,拥有看穿灵魂的魔力。”看上去这个回答和我的问题文不对题,但是我知道莺歌的意思,莺歌的道行虽然高,但是并不擅长杀人,“然而我这一次却看走眼了,这个人的灵魂非常地混沌,他不是凡人,但是也不是妖族,而是某种更加混乱的灵魂。”

    “他是为了获得类似星躔令和梦貘一族的力量,杀害了无数人,又用星曜石的力量,把这些人的灵魂都记录了下来,以此来收集不同的人,不同的命运。”而命运本身对应着不同的星辰。

    “怪不得,如此混乱而阴暗的灵魂,奴家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久,还真是没有见过。”在鬼缠·通灵转生术的影响下,脑海中的九尾猫妖尾巴渐渐恢复到了九条,一条不多一条不少,“阴阳相合的感觉真是好……啊……少主,接下来要换个什么姿势?”

    “不好意思,我年纪太小了,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睁开眼,化作废墟的万福客栈看起来实在有些凄凉,曾经是多么辉煌的,天京城的象征啊!不过莺歌似乎并不伤心,对于她来说,重要的不是这种财富,“我们必须弄清楚太阴星君究竟为什么匆匆离开了,在决定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作为百花楼莲花令的令主,我安排了很多眼线在附近观察,我们不妨直接回去看一看,再不济至少也能离开天京城。”莺歌的想法让我有些意外,我本来以为她会选择和太阴星君死磕到底的。

    “那么,难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创造出伪玄冥界吗?”要知道,现在就已经打不赢太阴星君了,要是让他得到了玄冥界的力量,那简直就是如虎添翼,不过还是那句话,强大的力量在错误的人手中,那就是助纣为虐。

    “至少,凭我们两个,的确阻止不了他。”莺歌的话让我无奈地认清了现实,只凭我们两个是不可能打赢太阴星君的,他的力量和身体包括灵魂都很诡异,既然凭我们两个不能阻止他,那么,剩下的就只能撤退了,“只有把大家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一起,我们才能打造出真正的玄冥界,其实太阴星君,毁了天京城,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是啊,没有了天下四杰,血月楼和流神道化作一团,江湖武林群龙无首,神堂理事会横空出世,天下大乱,妖族势力弱小,只有在乱局中才能取胜。”这就是我建立起自己门派的大好机会,“走吧,暂时撤退,太阴星君也不会那么一帆风顺的。”

    “哦呵呵呵呵,此地没有床真是可惜了,要不然能和少主先风花雪月一番,伤势就好得更快了。”

    “这不是治疗,这是放弃治疗!”同躔性·归位,交错的命运相离,美人的身体温润如玉,不过现在不是在意这种细节的时候,“莺歌,你穿好衣服先回去,我还要去找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孤儿院的韩艳梅,这种乱局之中,她最无助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