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2章 个中缘由
    回到车里,卞小软已经泪眼朦胧了,双目中泛着雾气哽咽道:“难道卞家的名声已经这么差劲了吗?都是说坏话的人,没有一丁点好印象。”

    “所以我才筛选了一遍名单,担心你会受不了被辱骂。售后服务中更多是这种情况,这也是实际情况。”陈元苦口婆心地解释了用意,完全是考虑到卞小软的心情。

    “嗯,谢谢你。”卞小软红着眼睛说道,扭头悄悄擦拭了眼角的泪水,不想透露出软弱的一面。

    陈元却在仔细打量身边的小美人,此时卞小软又是另外一种令人怜爱的美感,娇弱彷徨又无助,仿佛树上的小猫咪一样可怜,精致的容貌更显得非常美。

    陈元的心境泛起了一丝波澜,太美了,自己竟然喜欢看小女孩哭,是不是太坏了?

    不会的,是卞小软哭泣的时候太没了,陈元心中暗道,自己可是正经人,也不会故意让桂琳和依小笛哭,唯独对卞小软才会如此,看过她哭泣时的模样,就总是回忆起来。

    “我不想做这份工作了,想要改变普通人对卞家的印象做售后服务效果并不好。”卞小软想要换一份工作。

    “呦呵,告诉我一个合理的原因,必须要说服我才行。”陈元诧异道,竟然和自己的意见不一样。

    “售后服务本来就是出现了问题才会去工作,与其一直做弥补的工作,不如进行一些宣传活动,让卞家的名声慢慢变好。”卞小软理智地说道,鼻头还泛着红润的光泽。

    “有意思,我还真没想到这种情况。”陈元考虑了片刻,认为卞小软说的很正确,积极的事情比消极的工作更容易成功。

    但是卞小软一言一语中依旧考虑着卞家,陈元心中闪过了一丝阴霾,卞家是自己不能容许的存在,必须分化削弱。

    卞青带着钱跑路后,卞家以前拉拢的权贵人物们依然留在km市,他们可能会对卞家的族人抱有同情心,而卞小软又非常聪明,她是不会错过这种机会的。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卞家死灰复燃,陈元早就对这种封建的家族痛恨至极,总是幻想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其实早已失去了前辈们拼搏的勇气。

    比如卞家的老祖,曾经和两位同伴共同创建了金业集团,还积累了非常宝贵的财富和制度,让金业集团越来越强。而卞青已经成了无耻逃跑的族长,根本没把血缘关系稍远的族人放在心里。

    这种固执又关系紧密的家族,陈元根本不想帮助,因为这种家族会成长为一颗毒瘤,类似方才见到的商人们都是受害者,因为卞家已经不将道理了,却又团结在一起。

    “宣传部的工作可以让你做,但是有一个地方你必须去看一次。”陈元严肃地说道,那是自己准备的重头戏,不容错过。

    “好啊,肯定又是卞家的坏消息,我已经有准备了,不会再受到打击了。”卞小软笑道,仿佛已经放下了包袱。

    陈元微笑,自己准备的重磅炸弹岂是那么简单,km市中卞家成员做得坏事太多了,数不胜数,接下来出现的绝对是强烈的冲击。

    司机开车左拐右拐开上了一条异常艰难的道路,路面崎岖不平而且杂乱无章,周围的巷子也是脏乱差臭,一眼看去就没有想要长久居住的愿望。

    卞小软的心神不由地放在了窗外的景色上,她不禁又提心吊胆了,神情有些紧张,双手无意识地握在一起,搅动着手指的关节。

    半晌,汽车终于在一动破烂的楼房面前停下,楼房的外表很破旧,且经久失修,一眼望去到处都是毛病。

    “我们要去见谁?”卞小软怯怯地问道,她已经有些害怕了。

    “一家被病痛折磨的病人,今天是做善事。”陈元微微一笑,给予了卞小软平静的勇气。

    进入大楼,陈元带领着卞小软朝地下室走去,这一家人竟然住在地下室中,可见生活非常窘迫,连破烂房屋都住不起。

    “何宇先生你好,我们来看你的孩子了。”陈元笑着和地下室一家的男主人打招呼。

    名叫何宇的男人局促不安地望着陈元,紧张地说不出话来。陈元点头便走了过去,不想让他太尴尬。

    进入房间,由于地下室太黑暗,水管也有些破了,地面上有一条弯弯曲曲的水流,房间内泛着一股霉味,而在里面的一个小床上,躺着一个男孩。

    男孩的头发都掉光了,脸色呈现不正常的苍白。卞小软看到后立刻就明白了这个小孩得了很严重的疾病。

    “陈元,我们要怎么帮助他们?”卞小软一遍和男孩玩耍一遍问道。

    见到穷苦人家是卞小软最心痛的事情,所以她才想要努力帮助族人改善生活条件。

    陈元闭口不答,转而对男主人何宇问道:“听说这孩子的病游戏有希望治好,但是后来却失败了。”

    “没错,当初陈氏集团一开始推出神药的时候,价格非常便宜,我想办法攒了五千块钱,能够购买一支,听说就可以解决疾病,但是后来神药就涨价了,30万一支,根本买不起啊。”何宇苦着脸说出了麻烦。

    住在破烂的地下室中,积攒5000元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是30万,更是让何宇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

    卞小软疑惑问道:“现在神药的价格已经是80万一支了,究竟是为什么?”

    “都是金业集团啊,听说陈总老婆的亲戚们将神药卖给了金业集团,金业集团就把控住神药,故意抬高药价,让普通人根本买不起。”何宇仔细讲道:“后来陈总就放弃了普通业务,神药就再也买不起了。”

    “没错,当时神药被金业集团控制拿去赚钱,而且陈氏集团继续大量资金支持分公司的运转,所以我决定专门攻略高级市场。”陈元平静地对卞小软说道。

    卞小软闻言不禁伤心地落下了眼泪,陈元的做法无可厚非,他是神药的研发者,有权制定价格。

    但是金业集团,则是完全在吸食普通人的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