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在熟睡的秦允面前, 秦满枝倒是不怕霍晟乱来, 她不希望吵醒儿子,他想必也是如此。

    清醒的时候, 秦允也没叫他一声“爸爸”, 那句似是而非的梦话肯定戳中了霍晟的心窝。秦满枝由着霍晟摁住自己,看着他极是隐忍的表情,她没有任何表示, 直至他用力过猛掐疼了自己, 她才轻轻皱起眉头。

    意识到自己失控,霍晟及时松了手,望了儿子一眼, 他压着声线对秦满枝说:“你出来。”

    秦满枝依言照做,出了卧室,她还特别从容地关紧房门。

    一旁的霍晟早已按捺不住,将秦满枝拽进主卧, 他便低头咬住了她的唇。

    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袭来, 秦满枝刚动了一下, 双手立即被反扣到腰后。这显然算不上什么亲吻, 霍晟情绪起伏, 满腔郁结无所释放, 只能借此宣泄。趁着他失神,她狠狠地咬了他一下, 他吃疼, 这才停住动作。

    秦满枝挣开他的禁锢, 随即用手背拭擦着已经被蹂-躏得发麻的双唇。有处地方又肿又疼,应该是被他弄破皮了,她恶狠狠地瞪着这个罪魁祸首,瞪着瞪着,他竟然笑了。

    脸仍是涨红的,秦满枝嗔道:“笑什么?”

    “我真要被你逼疯了。你偷偷把孩子生下来,害得他现在连我这个爸爸都不认,这么值得生气的事,我偏偏气不起来,还乐得跟傻子一样。”霍晟抵住她的额头,像旧时那样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鼻尖,无尽感慨地说,“枝儿,我们和好吧。你都把孩子留下了,怎么就不要孩子他爸呢?”

    秦满枝不假思索地说:“你想得美!”

    霍晟也不恼,端详了她半晌,他才说:“那小子地嘴硬都是你教出来的吧?梦里都喊着爸爸,在我面前就是拉不下脸。”

    秦满枝气结,张牙舞爪地往他脸上招呼:“你不要脸!”

    “孩子都有了,还要脸做什么?”霍晟轻而易举地躲开,秦满枝不消停,他捏住她的手腕,顺势一扯,人便稳稳地落入他怀里。

    打闹撕扯间,柜子上的相框被撞掉,听见那声突兀的声响,两人不约而同地安静了。

    满地玻璃碎屑,秦满枝小小地挪了下脚,霍晟就倏地搂过她的腰,当机立断地将她托到柜面上。

    霍晟半蹲在地上收拾残局时,秦满枝则坐在柜面无聊地晃着腿,看着他用报纸将玻璃包起来,她慢吞吞地说:“覆水难收,破镜难圆,就连这个相框,也在身体力行地跟你印证这个真理。”

    闻言,霍晟站了起来,丢掉垃圾便朝她走去。

    那高大的身躯杵在跟前,实在是压迫感十足,秦满枝扬起脸看着他,努力忽视他给自己造成的影响:“没有告知你一声就把孩子生下来,是我不对,可分手是你先说的,孩子也不怎么喜欢你。既然是这样,我们还是跟以前那样,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吧。”

    思索了小阵子,她又补充:“孩子我会好好地养育,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的需要,我都会尽最大能力去满足。我只是让孩子跟着我生活而已,并不是独占着他,如果你愿意,随时都可以来琼京探望他。”

    霍晟难得没有发怒,听完秦满枝的话,他依旧沉默。

    犹如暴风雨前夕的平静让秦满枝感到不安,她一脸警惕地注视着面前的男人:“诶,你给点反应呀。”

    霍晟这才说:“这些话,都是你整夜不睡想出来的吧?”

    秦满枝本想回答,然而很快又意识到重点不在这上面:“要你管!”

    “听起来蠢透了。”霍晟微微笑着,在她抓狂之前,他揉了揉她的脑袋,“今晚好好休息,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霍晟明显没有将秦满枝的言语放在心上,他依旧我行我素,每天来公寓报到,挖空心思收服那个跟他有着同样臭脾性的儿子。

    秦满枝初时还能管一管,但后来就没有闲心理会,因为倪钊脑内的□□……爆了。

    半夜接到医院的电话,秦满枝整个人都懵了。那晚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浑浑噩噩在冷清清的走廊听天由命,当医生一脸倦意地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她像是看见了曙光,立即奔过去询问情况。

    可惜结果重重地敲碎秦满枝仅存的希望,脑疝来势汹汹,被压迫过度的脑干已经出现坏死,倪钊即使能活下来,也会出现偏瘫等严重的后遗症,况且他的身体早被病魔摧残得七零八落,就算能侥幸过得了危险期,难保不会因其他并发症而一命呜呼。

    霍晟赶到医院的时候,秦满枝正像个木偶一样坐在长凳上,眼里没有半点神采。

    这么冷的天,秦满枝只是随便套了件风衣就出了门,霍晟脱下外套披到她身上,她一动不动的,唤了好几声,她才机械地转过脸来。

    瞧见她那失魂落魄的样子,霍晟下意识将她往自己怀里搂。她轻轻地抖着,听见他安慰了一句“没事的”,之后竟抖得更厉害了。

    霍晟根本不敢问倪钊的情况,他只能说:“我看过允宝再过来的,他很乖,在家里看电视。”

    重症监护室有限定的探病时间,他们干守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处。霍晟温声细语地哄她回家休息,还把孩子搬了出来,她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就点头答应了。

    从半夜到今晨,秦满枝滴水未沾,猛地从椅上起来,立即就天旋地转。

    霍晟眼疾手快地将她扶稳,看见不远处的角落有台自助贩卖机,他便过去买了饼干和矿泉水给她江湖救急。

    秦满枝没有胃口,霍晟将拆了包装的饼干递到她嘴边,她摇着头说:“不吃。”

    霍晟耐着性子喂她,几次无果,他便说:“三岁的小孩都比你听话。”

    秦满枝顶顶着黑眼圈露出幽怨的表情,正想反驳,不料却望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