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军阀的卧底男妻(1)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不足50%将显示此章节

    台下爆发出一阵大笑。《星河荣光》的游戏背景, 就是未来科技时代的星河帝国。帝国是游戏玩家所处的阵容, 而敌对势力叫做异星联邦。玩家通过人物和机甲升级、积累战斗成绩可以得到不同的爵位。

    “张总可真幽默,”主持人反应过来, “为了帝国大业早日建立, 所以加班加点废寝忘食。”

    骄傲的帝国元帅没有解释, 只是一脸大义凛然地看着摄像镜头。

    这场峰会,在几个视频平台是有实况转播的。前半段无聊的宣传没能吸引来多少观众, 但后半段的大佬会谈还是很多人看的。这句“为了帝国”一出来, 观众顿时炸了。

    【哈哈哈哈,我臣扉爸爸怎么天天出金句啊!】

    【好中二的感觉。】

    【我臣扉爸爸说什么都对!】

    【突然觉得臣扉爸爸有一种诡异的萌感是肿么回事?】

    有钱人的世界就是这么不讲道理。你有钱, 你说的都对。

    焦栖在下面默默扶额,真是没眼看。

    主持人觉得这位老总实在是有趣, 便又多问了两句:“听说您的游戏账号是‘帝国元帅’,那有没有‘元帅夫人’呐?”

    张臣扉看向台下第一排正对着他的小娇妻,露出个极尽温柔的笑来:“当然, 我早就不是单身了, 这个全国人都知道。”

    【哇, 他在说谁?】

    【那还用问, 肯定是我们焦总了!】

    【卧槽, 难道焦总在台下?】

    网友们疯狂刷屏,跪求导播把镜头切到台下, 好让大家一睹焦总的真容。然而, 早已被张臣扉训过话的导播, 打死他也不敢把焦总给照出来,只能切到观众席,拍了一下那穿着银灰色西裤的大长腿。

    现场大屏幕上显示出了镜头内容,焦栖便微微摆了摆手算是跟镜头前的观众打招呼。

    【再往上点啊,啊啊啊啊!】

    【天哪,这腿我可以玩一年。】

    【看到焦总的手手了吗?呜呜,富家少爷从小都练钢琴果然是真的,这么长的手指……妈妈问我为什么舔屏幕。】

    张臣扉看到大屏幕上的内容,顿时皱起眉头,镜头仿佛感受到了帝国元帅的不爽,抖了一下又回到了台上。

    小明星陆壬嘉坐在偏角的位置看着焦栖,哀叹了一声。这么帅的金主,注定与他无缘。

    陆壬嘉的经纪人不止带了他一个,今天身边还带着一名白皙精致的少年,是经纪人的重点培养对象——姚鄂。

    不同于陆壬嘉的阳光可爱,姚鄂长得偏向于精致柔弱,像个易碎的瓷娃娃。

    “刚才的PV看到了吧,你跟《星河荣光》里面的精灵族长得很像,这个宣传片角色拿下来应该不成问题。”经纪人摩拳擦掌,看着台上的张臣扉仿佛在看一堆红色毛爷爷。

    “真的吗?”姚鄂忽闪了两下长长的种植睫毛。

    “过工作人员那关问题不大,只是我听说臣扉的代言人最后都要总裁亲自审核的。”经纪人摸摸下巴,仔细看看身边的小姚鄂,眼神渐渐猥琐。

    陆壬嘉看着嘀嘀咕咕的两人,摸出一颗口香糖开始嚼,见经纪人时不时指向台上的张臣扉并露出不怀好意的奸笑,悄悄离他俩远了一点。

    “你看,张总看着焦总的眼神多温柔啊,想要得到他的青睐,首先品味得向焦总靠拢。如果他也拿这种眼神看你,还不是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

    “可是,他既然这么喜欢焦总,那我能行吗?”

    “傻孩子,男人哪有不偷腥的。他俩结婚都七年了,早没了爱情,就剩亲情了。太熟了,下不去嘴。而且富家少爷多娇贵,肯定不能陪他玩花样,正是需要你这种替代品的好时候。”

    陆壬嘉差点把口香糖给咽了,他是不懂经纪人的逻辑,只觉得,自己还是辞职去送快递比较好。

    “为了帝国”这句话又流传开来,石扉科技的广告部还是很机灵的,干脆把这句话当做广告词。第二天,社交网站上《星河荣光》的官方号就放出了一张新海报。

    巨大的黄金机甲冲向敌方的黑色战舰,配字——为了帝国!

    热血又悲壮。

    然而,网友们在下面齐齐刷臣扉爸爸严肃认真的表情包。

    一脸严肃张臣扉:为了帝国!

    邪魅一笑张臣扉: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紧抱娇妻张臣扉:不给看!想得美!

    焦栖刷到最后那张图,微微蹙眉。那张图不是单独的张臣扉表情,而是昨天早上他俩在芭蕉大楼前拥吻的照片。

    这种小八卦媒体,消息张臣扉是完全有能力压下去的。以目前元帅大人的独占欲来看,应该早就解决了,怎么还给发出来了?

    快速搜索了一下,发现这张照片已经在社交网站上流传开了,最清晰的是一个八卦娱乐账号发的。

    【你的八卦我的瓜:你们要的焦总。狗仔冒死拍到的,且看且珍惜。】

    配图有两张。

    第一张角度竟然还颇具美感。清晨的芭蕉广场上,拉风的黑色迈巴赫旁,身形高大的张臣扉抱着比他矮一些的焦栖,微微侧头,似乎在寻找那柔软的唇瓣。

    第二张则是发现狗仔以后,把焦栖牢牢按在怀里,眼神犀利地瞪过来。

    两张图都没有拍到焦栖的正面,第一张图露出了一只眼睛。

    【大早上就虐狗,汪汪汪!】

    【啊啊啊啊,大少爷好帅啊,虽然只看到一只眼睛,但是好好看啊!】

    【为什么高富帅都有另一个高富帅老公了?嘤嘤嘤!】

    焦栖给自家不知道又抽什么风的老攻打了个电话,问他为什么没有压下照片。

    “我看了一下,没有露出你的脸,就没管。”元帅大人觉得这是宣示主权的好机会,让那些试图勾搭小娇妻的人都歇了心思。第二张的眼神特别适合警告帝国间谍。

    “……”没法沟通,焦栖直接挂了电话,继续往下看评论。看着一群嗷嗷尖叫好萌的,有些不好意思。

    有人在下面写起来俩人的黄段子,短短一百字起承转合很是精妙。焦栖撇嘴,心想你们焦总可没有这么黄,最近天天过得跟和尚一样,就差吃斋念佛了。

    想到这里,不由得怔了一下。其实最近两三年,他俩基本上就是这么过的,一个月也就做个三四次,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倒是最近,自从老攻脑子坏掉,换着花样夜夜笙歌,反倒把他养馋了。

    咳,不好不好,这样不好。焦总认真自我反省了一下,决定晚上下班去健个身,消耗一下无处发泄的精力。

    正调整着工作表,计划早点下班去石扉开车,保卫科的人就敲响了总裁室的门。

    “进来。”焦栖冷下脸来。一码归一码,虽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但安保做成这样绝对有问题。

    保卫科的负责人被劈头盖脸训了一顿,满头大汗地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就差杀鸡宰牛指天发誓了。当天下午,芭蕉大楼的广场四周就安上了一米二高的障碍防护栏,还连设好几层。

    “狗仔要想逃跑,必须做一套短跑跨栏。保安百分之百能在跨栏期间将人摁住,除非刘翔亲自上阵。”

    这边芭蕉热火朝天安装跨栏障碍物的时候,石扉正在进行宣传片试镜。

    宣传片是把真人化妆成游戏人物,用科技手段拍出游戏场景,用来在各平台循环播放的。魔王是代言人,也参加宣传片拍摄,不过他是主角,其他人饰演的都是NPC。

    “这剧本要是苟鑫来,怎么演啊?”魔王穿着破洞牛仔裤,猫在角落里看剧本。今天不拍,只是角色试镜,主要看看那些饰演NPC的小明星跟他站一起搭不搭。

    “这剧本是根据您来写的,先前苟鑫代言是另一套方案,”策划笑眯眯地说着,转头瞧见一位饰演精灵的小明星进来,便指给魔王瞧,“那个是来试精灵的,叫姚鄂。”

    “幺蛾?这名字有点意思。”魔王见那小明星走过来,便站起身打招呼,握手的瞬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水味。

    香杉雨藤?这不是焦总常用的那个吗?

    这香水因为带有书卷气,让人显得比较有内涵,跟焦栖的气质非常符合。但用到这妖娆的小幺蛾身上,就十分不搭调了,明明一脸无知相却喷着很有知识感的香水。

    这样想的人,不止魔王一个。

    因为长相出众,顺利通过了精灵的试镜,姚鄂得到了面见张臣扉的机会。赶忙躲到洗手间,换上了白衬衫、小西裤。

    “总裁,这是刚才通过试镜的,您看一眼行不行。”秘书带着姚鄂走进总裁室。

    张臣扉还在低头回复小娇妻的消息,跟他商量晚上吃什么,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等回完再抬头,那年轻的男孩子站到了办公桌前,指尖轻轻扫过他的手背:“张总……”

    浓郁的青草香飘至鼻尖,张臣扉豁然起身,一把抓住姚鄂的衣领,凑近嗅闻。

    站在后面的经纪人吓了一跳,心想这张总也太直接了吧。

    张总果然喜欢这个味道!姚鄂心花怒放,不枉他特意查消息,还没等高兴两秒,突然被一把推开,喷了满身满脸的六神花露水。

    张臣扉拿着抑制剂分装瓶,眸色冰冷。该死的敌国间谍,竟敢喷伪装信息素来诱惑他!

    相册之前焦栖已经看过了,但自己看跟两个人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特别是能一边看一边揍摄影师的时候。

    两人并排趴在主卧的大床上,一张一张看过去。

    有些拍的还是很不错的,穿着白色衬衫的小焦炎,站在一棵郁郁葱葱的香樟树下,仰头看着树杈上蹲着的橘色小猫。阳光给他和小猫都镀上了一层金黄,像是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小精灵的相遇。

    有些明显是急匆匆偷拍的,篮球场上跑得飞快,焦栖整个人都变成了虚影。场边还站着许多女生,脸颊通红地加油助威。

    下一张就是拿着矿泉水的女生给中场休息的焦栖递水,却被他摆手拒绝的场景。女生的脸用马克笔画的猪头遮住了,看不出原来的样貌。

    “做什么把人家画成猪头?”

    “她长得太丑了,每次看都辣眼睛,就给遮住了。”张臣扉理直气壮地说。

    焦栖斜瞥他,并不能相信:“学校里不让带手机,你怎么拍到的?”

    作为一个不学无术的混混,不要说手机了,张臣扉当年的抽屉里,相机、手机、游戏机样样俱全。

    “我是差生嘛,”张臣扉破罐子破摔地把脸埋进被子里,“你这种年级第一是不会懂的,我还逃课翻墙出去打游戏呢。”

    焦栖抬手呼噜呼噜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很难把这位Q大毕业的高材生跟逃课打架的混混联系到一起:“我高中时候怎么没有见过你?”

    像张臣扉这么帅这么高的男生,在高中应该会很有名气才对。

    “我高中时候跟现在可不一样。”那时候妈妈不在了,那个有等于没有的爹常年不在家,没人管的男孩子邋里邋遢、不修边幅,跟香樟树下的小王子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想想张大屌家里的情况,焦栖瞬间明白了其中的未尽之言,挪动身子趴到张臣扉背上:“那咱俩相亲,也是你安排好的了?”

    那时候焦栖刚回国没多久,国内同性婚姻合法了,他就顺道跟家里说明白,自己喜欢男人。焦爸爸起初要打断他的腿,被哭天抹泪的焦妈妈拦住了。

    上世纪的老古董焦佐仁先生,坚持认为喜欢男人的男人私生活都很乱,最后妥协只要焦栖去相亲找个正经男人结婚,不乱搞,他就不再反对。于是,刚刚大学毕业的焦少爷,就被迫进入了相亲市场。

    张臣扉得知男神回国,设计了三套完美无缺的追求方案,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看到跟焦栖在咖啡店相亲的李英俊,他差点冲上去爆头。

    “不许笑!”感觉到趴在自己背上的家伙在哆嗦,张臣扉不高兴地把人翻下来,恶狠狠地说,“再笑我亲你了啊。”

    本打算等七老八十再告诉焦栖的,这下好了,要被嘲笑一辈子。

    焦栖笑得停不下来,被恼羞成怒的老攻堵住了嘴巴。

    闹了半晌,焦栖才想起正事来:“这次的情况似乎更严重了,你都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再发展下去会影响正常生活。不能再耽误了,咱们去米国看看。”

    智脑内设是纳米材料,基本上不能摘除,强行取出需要做手术。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希望通过别的方法治疗。

    “其实记得的。”张臣扉小声说。

    “嗯?”

    这剧情描述起来太羞耻,总裁大人扯过被子蒙在头上,瓮声瓮气地说:“他知道自己是穷小子张臣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