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9.想法
    ,

    服装助理吓死了, 保管不利最差也是被师傅训斥一顿, 严重的甚至没办法跟着继续干了, 声音里都带了哭腔, “我师傅说那个刺绣师傅工期都排到两年后了。”

    所以还是能买到的,苏清溪大大松了一口气,先进去看了衣服, 然后又放下一点心, 丝线刮花的地方是云肩, 这个配件跟衣服是分开的,比大衣服坏了略好点。

    她立刻亲手抱了衣服, “走, 我去跟苗老师解释, 只要有办法,我负责后边所有的赔偿。”

    小助理紧张兮兮地带着她们去化妆师的集体休息室, 推门就哭唧唧地认错, “老师对不起, 我没看好衣服。”

    苏清溪连忙上前跟她站到一排,“不是不是, 苗老师,这是我的问题……”

    化妆师叫苗苗,名字听着小,实际上快四十了, 在行里十几年, 挺沉得住气, 瞟一眼她怀里抱的衣服,“怎么了这是?”

    苏清溪拿起来的时候云肩就在最上面,连忙把刮花的地方指出来,“我没注意,衣服这里花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她心疼死了,听说很贵的,还是咬牙道,“您告诉我哪里能订吧,我去找师傅买新的赔偿您。”

    苗老师先拿过衣服,翻过来掉过去看了一遍,确实只有云肩的前面划破一块,心里也轻轻吁了口气,沉默了一下,才慢腾腾道,“……不知道那师傅接不接活。”

    苏清溪赶紧又鞠个躬,“我去联系,真的,保证陪您一套一样的。”

    她咖位在那里摆着,态度又好,苗老师不好继续拉着脸,只好忍着满心不痛快说,“行吧,我这儿还忙着呢,一会儿让小郑去跟你说。”总不好当面在这里谈价钱。

    苏清溪轻轻松了一口气,又连声道歉,“真是太抱歉了,就这两天,我立刻找人联系师傅。那我就不打扰您了,一会儿就忙起来了,您休息吧。”

    等她慢慢退出门,沐雨眼睛都红了,咬牙切齿道,“凭什么我们就这么背锅了?”

    “要不然呢?到底我们也有保管责任。”苏清溪直起腰,按住太阳穴用力揉了揉,“化妆间里没监控,我大意了,没想到她真会用这么低级的手段,小孩子都不屑这么玩儿的。”谁知道自己灯下黑了。

    她出道至今快八年了,比这过分的事情也不是没见过,曾经初夏演出带去的服装被人集体掰坏了拉链呢,还有anti装粉送来的食物里面下了泻药什么的……

    年轻孩子,没作品,人气好,经纪公司却没根基,受的委屈多了去了。

    叶潭扶助她的肩膀,帮她揉额头,声音很低,“经常这样?”说着也去看沐雨,眼神凌厉。

    沐雨有些惭愧地低下头,这些她真的不知道,曾经她也只是一个内围的粉丝而已,哪有机会进后台知道这些事情。

    现在想一想,她跟妙妙几个人,可能把这份工作想简单了,保护溪宝,甚至帮她更上一层楼,大家都想的太简单了。

    之前跟着去上课,帮着写点稿子,那不算是全方位的经纪人吧,充其量只是个秘书和司机。

    叶潭用力吸了口气,看来是真的挺经常,“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苏清溪拉着他回了化妆间,坐下用力呼了一口气,“没有经常,一般遇到的都是挺好的人。这种幼稚程度我还真得头一次遇到。”

    毕竟以前是挡了人家的番位或者热度什么的,这样无冤无仇,自己配角、她主角,简直莫名其妙。

    她把自己这不解一说,叶潭就更担心了,“有没有可能这位心理有问题,让何知月给你联系个保镖吧,去找洛天宇把你们的化妆间分开。”

    那是不可能的,这剧组里没什么影视大咖,一共两个化妆间,一个男、一个女,再没有别的地方。

    今天只来了自己两位而已,后边群戏有了,这间屋子每个位置都得坐满。

    苏清溪还想说什么,被叶潭按住了,“算了,你先休息吧。”看小媳妇这样惨白着脸忍着眩晕还想给自己解释、安抚自己,他也很心疼的。

    沐雨小声建议,“要不我去跟洛导打个招呼,我们今天就先走?反正照片拍完了,今天没我们的戏份。毕竟溪宝不舒服。”

    能提前走肯定走啊,叶潭挥手,“快去快去。”

    沐雨先去跟洛天宇说苏清溪勒头吊眉闹得有点晕,想先走,顺利被放行了,想了想,又去找苗老师,当着她的面跟助理交换了联系方式,说后面自己跟进戏服的事情,末了才小心道,“苗老师,我们小溪勒头造成有点眩晕,那个……”

    苗老师脸就挂下来了,这是怎么的?不想好好搭造型了?果然偶像都是草包,做事又糙、也吃不了苦……

    沐雨眼看她脸都黑的要滴墨了,赶紧把后面的话讲完,“所以就想问问,有没有什么地方能买到这些勒头的、呃,头饰?还有这些片子。”

    苗老师本来鼓起来的气一下子散了,“要这些做什么?”

    “小溪想自己贴上适应适应,剧团里的老师们一唱戏几个小时,也是逐渐适应的吧?总不能等到上戏的时候靠忍过去,”沐雨生怕自己给苏清溪招黑,说的明明白白,“溪宝在剧院那些学戏的,她说下回试试带着妆上课去。”

    苗老师脸色更好了些,这部戏里多数是灰头土脸的平民和战士,能出彩的造型不多,金玉润的各种服装和发型都是上了心思设计的,她可不想砸了自己的招牌,“让小郑跟你讲吧,现场没戏的时候也可以扮上练习,我没空的时候就让小郑去。”

    沐雨说了好几遍谢谢,退出去,结果还正撞上了乐潇潇的那个小助理,发狠走过去撞了她一肩膀,怒气冲冲回去了。

    这事儿没完!

    她回到化妆间,叶潭都把苏清溪带来的东西收拾好了,正给她套大衣,还唠叨,“这衣服太薄了吧,该换羽绒服了,马上冬至了,你好歹出门前看看温度。”

    “我又不在室外呆,”苏清溪乖得很,可怜巴巴地求饶,“你就别唠叨我了,我听得更晕了。”

    叶潭给她裹好衣服,让沐雨拿上东西,“走吧,我开车。”

    沐雨觉得今天没照顾好溪宝,愧疚的很,老实地跟在后边,三个人一路出去,出门路过现场,正是乐潇潇跟男主角的一场戏。

    金开云得知师兄不想唱戏了,要跟什么进步人士一起去做事业,苦苦说服。

    首先戏班子已经没了师姐,师兄再走了,两个台柱子都没了,大家还怎么活下去。

    再一个师傅养育大家多年,现在的都老了,为了富贵为了理想一个个走了,他老人家怎么办呢?

    她不懂什么进步,自己还有一个隐秘的小心思,师姐走了,被戏迷们成为金童玉女天造地设一对儿的,就该是自己跟师兄了吧?

    大师兄斥责她想的太简单,有些话却不能明说。

    戏班子没了谁都能活,其实师傅都不想干了吧,将军带走玉润的时候,给了他很大一笔钱,养老足够。再说一个养育,从六七岁开始洗衣干活,每天不是练功就是挨打,顿顿喝稀粥的日子,姑且也叫养育吧,这么些年给他赚的钱也够还了。

    苏清溪没想到正撞上,为了避免发出声音影响到,立刻站住不动了,想等他们这一条拍过了再往出走。

    谁知道就那么寸,乐潇潇念着台词,“师兄!”跺脚、一转身,一眼看见站在一圈人身后的苏清溪。

    实在是她那张脸在一群长相普通裹着防寒服的工作人员中间太显眼,还穿个火焰一般红的大衣。

    然后她就卡壳忘词儿了,眨巴着大眼睛,足有三秒没反应过来。

    陈杨把剧本卷成筒敲着小桌子用力喊,“卡卡卡,乐潇潇你后边说什么不记得了吗?”

    苏清溪都愕然了,反应过来忍不住乐了,就这心理素质还敢干坏事儿呢?

    乐潇潇隔空瞪了她一眼,低头咬唇,“对不起导演,我再来一次。”

    废话,不再来你以为这条能用吗?陈杨丧气地嘿了一声,“各部门注意,再来一次。”

    这才拍了第三条,晦气。

    呵呵,还敢瞪人,苏清溪左右看看,扬起嘴角,笑靥如花,等她抬头,笃定她还会看过来,果然,用口型比划了一句,“sb!”

    啧,姐很社会的,别以为欺负了人能全身而退。

    乐潇潇愣住了,哈?敢骂我?眼睛紧盯着她被一个帅气男人小心扶着往外走,忍不住用力咬牙。

    她的助理端着保温杯跑过去,小心提醒她,“潇潇?喝、喝水吗?导演说马上就重来来。”

    乐潇潇接过来喝了半口,又直接吐在地上,“你想烫死我呀?”公司这找的什么人呀?

    众目睽睽,小助理泪花都出来了,接过杯子,“我去,我去给你兑点儿凉的。”

    “算了,我不喝了。”乐潇潇深吸一口气,她感觉到导演和编剧看过来了,再吸气,镇定,镇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