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278 任重道远(十一)

278 任重道远(十一)

        要调查其实也很简单,欧文派出工作人员对九号投票点周围的选民进行走访,发现大多数人都是把票投给了自由党,支持社会党的选民寥寥无几。

        那么问题就出在选票上。

        这个时代的很多平民没有接受过教育,他们的选票是由选举委员会派出的工作人员代为填写的,九号投票点一共有六名工作人员负责这项工作,这六个人全部都是自由党的成员,但是有一人现在已经退出自由党加入社会党。

        这个叫布鲁斯·休斯的人马上进入欧文的实现。

        “布鲁斯·休斯一年前从本土来到约翰内斯堡,先是在约翰内斯堡市政府工作,负责布尔人的安置,后来布鲁斯·休斯的部门解散,布鲁斯·休斯来加入自由党,进入自由党总部工作——选举开始前,布鲁斯·休斯负责协助选民填写选票,他是九号投票点地区的负责人,所以没有人怀疑过他;选举结束后,布鲁斯·休斯加入社会党,成为社会党宣传部部长,据说有可能成为社会党的四名议员之一。”欧文的脸色铁青,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很明显布鲁斯·休斯的嫌疑很大。

        罗克的脸色也难看,在自由党占尽优势的局面下居然会出这种事,这件事就是红果果的打脸。

        关键是罗克和欧文还不可能大肆宣传,这件事可不怎么光彩,公开的话就会暴露自由党在组织结构以及内部监察上的很多问题,所以罗克和欧文就算是要追究布鲁斯·休斯的责任,也不能大张旗鼓。

        “阿诺德的继承人身份,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很有迷惑性的,但是让我想不通的是,布鲁斯·休斯在自由党大小也是官员,难道他还不清楚约翰内斯堡的实际情况?”欧文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想不通布鲁斯·休斯为什么要这么做。

        “很简单,自由党的优势太大,布鲁斯·休斯这种人,在自由党恐怕永远都只是基层官员,要往上爬很难,但是假如社会党不一样,在自由党布鲁斯·休斯只是等级最低的组长,到了社会党就能当上部长,还有可能当上议员,换成是我,我也会铤而走险。”罗克虽然不赞成这种方式,但是罗克能理解。

        真的能理解,在开普的时候,罗克也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所以罗克很理解小人物的心态,那时候只要有机会,罗克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往上爬,和现在的布鲁斯·休斯其实都差不多。

        当然了,能理解并不代表也能接受,布鲁斯·休斯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别说他当议员,他这个部长也当不了几天。

        “以后关于入党退党,必须有一套固定的流程,不能像现在这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罗克实在是对这种朝三暮四的行为深恶痛绝。

        “入党退党本来就是很正常的,全世界所有的党派都一样,我们恐怕不能这么做。”欧文有点为难,如果设置太多的条条框框,那自由党也就不再“自由”了。

        “不,这不正常,正是因为填张表就能加入自由党,退出甚至连个招呼都不用打,所以布鲁斯·休斯才不会重视自己的党员身份,如果我们能对这种行为加以限制,那么以后如果有人再想这么做,就会仔细衡量得失,至少不会这么草率。”罗克不喜欢民主代议制度的原因就是这个,普遍意义上的选举不仅劳民伤财,而且还会引发一系列负面效应。

        这也是因为民主代议制度在约翰内斯堡地区刚刚开始实施,事实上如果过几年之后,这种情况就会减少很多,不过罗克没有那么长的时间等待。

        “好吧,我回去让人研究一下。”自由党有专门负责起草各种规章制度的团队,这个团队是由律师构成的,比罗克和欧文都更加专业。

        “还有布鲁斯·休斯,我想你可以直接去找阿诺德,或者回去听一听父亲的建议。”罗克心狠手辣,布鲁斯·休斯大概以为有阿诺德保护,罗克和欧文就会投鼠忌器,那布鲁斯·休斯就错了。

        “我找阿诺德还是和稀泥,我还是回去跟父亲聊一聊。”欧文决定去找菲利普告状,阿诺德做事实在是不地道,菲利普都已经提醒过阿诺德,阿诺德居然还敢在选举上做手脚,真是不知死活。

        罗克不管欧文和阿诺德之间如何扯皮,直接打电话把夏九叫过来。

        “社会党宣传部部长布鲁斯·休斯,给我派人盯着他,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罗克还是直接调动保护伞对布鲁斯·休斯进行监视,这方面保护伞比警察局和新编第一骑兵师都更专业。

        “没问题勋爵,我会连他晚上都是穿什么颜色的睡衣都调查出来。”夏九大包大揽,看着罗克欲言又止。

        “什么?”

        “加比·乔治——”夏九提起这个都快要被罗克忘记的名字。

        其实也刚刚发生没多久,只能说罗克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都已经快要把加比·乔治忘记了。

        “不用担心,过几天他就会接受审判。”罗克还是选择和哈里·艾尔索普和解,公开审判变成了不公开审判,罗克肯定不会弄死加比·乔治,这是罗克手里的筹码。

        表面上看,国家党现在确实是已经解散,但是内线传回来的消息表明,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哈里·艾尔索普不甘心失败,亨利·艾尔索普虽然跑回本土避风头,但是国家党换了个名称,现在叫统一党,继续在比勒陀利亚大肆宣传。

        哈里·艾尔索普大概不知道上一个统一党的下场,所以才使用了这个倒霉的名字,这也很正常,约翰内斯堡还有进步党呢,和开普的进步党同样也是两码事。

        统一党现在的党魁就是罗克打过交道的艾德里安·西蒙,哈里·艾尔索普大概没几个可以信任的心腹,所以只能派自己的秘书担任统一党的党魁,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那就好,我现在派了一个小队,二十四小时对加比·乔治提供贴身保护,加比·乔治大概知道自己没几天好日子过了,每天都喝得烂醉如泥。”夏九轻松不少,加比·乔治现在就是个定时炸弹,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夏九当然希望加比·乔治早点离开保护伞,管他是死是活。

        “小心点,别让他跑了。”罗克随口提醒。

        “呵呵,他跑不了,这家伙身上的伤还没回复呢,现在连床都不能下。”夏九有信心的很。

        结果晚上就被打脸。

        罗克清晨才接到夏九的报告,加比·乔治跑了。

        罗克只穿了一件睡袍,在书房里接受夏九的忏悔。

        “是我的错,是我大意了,才会让加比·乔治找到机会,他身上的伤应该早就恢复了,还一直用酒精麻醉自己,整天喝的烂醉如泥,我安排的守卫就放松了警惕,昨天晚上守卫值班时太大意,结果换班的时候才发现加比·乔治已经不见了,我连夜派出所有的安保人员搜索,但是没有找到——”夏九垂头丧气,昨天夸的海口有多大,今天丢了脸就有多大。

        “我昨天对你说什么?”罗克恨铁不成钢。

        “小心点,别让他跑了——”夏九哭丧着脸,恨不得把头塞进裤裆里。

        “结果你就让他跑了,我现在应该说什么?是我太乌鸦嘴,还是你们太有自信——”罗克愁的很,一个加比·乔治其实问题不大,关键是罗克一直以来的顺风顺水,给了罗克这帮手下太多信心。

        包括罗克在内,这段时间都是信心爆棚,可能罗克自己都没有发现。

        “是我的错——我认罚!”夏九这一次的教训应该是深入灵魂。

        “不是认罚可以过关的,罚肯定要罚,关键是以后怎么预防类似事件,保护伞公司现在也有上千员工,你这个总经理都不能以身作则,让你的手下怎么看?”罗克要给夏九,给所有人一个深刻的教训,有功必赏,有过必罚。

        “我这个总经理不当了,让吕四当。”夏九安排的还挺好。

        罗克马上被气笑了,这是把保护伞当自己的了,别忘了欧文也是保护伞的老板。

        “吕四不行,让凯文·马伦来当这个总经理。”罗克有自己的决断,凯文·马伦在和矿场谈判时表现出来的能力还不错,罗克并不在乎凯文·马伦的肤色。

        说句不好听的,夏九、吕四他们,其实都没有担任要职的资格,只是罗克手里实在是无人可用,才不得不把夏九、吕四他们推上前台。

        对于罗克这种“任人唯亲”,欧文应该也是颇有微词,但是欧文从来没说过,罗克不能因为欧文不反对,就把保护伞当做自己的私产。

        “凯文·马伦,那个律师?”夏九没想到罗克居然会这么安排。

        “律师怎么了?凯文·马伦接受过正经的大学教育,比你这个退役警察更有资格。”罗克很生气,要提高手下的水平,实在是任重道远。

  http://www.xlwxsw.com/45/45167/106104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