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综武侠]百无禁忌 > 第133章桃花记事(12)

第133章桃花记事(12)

        我在桃花岛住了不到十天,  已经把整本九阴真经给黄药师讲完了。

        假如我跟黄药师其中任何一个人换成旁人,怕也不会讲得这么快,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我的境界和黄药师的天资。

        然后黄药师就闭关了。

        我觉得他这次出关,  没准就是个宗师了。

        我站在潭水边上,  望着紧闭的山洞门,不知为何诡异地觉得这处地方倒可以做个不错的埋骨之地。

        时人信命也信风水,  更信墓地的好坏决定死后的待遇,  一些风水点穴先生靠这个挣得盆满钵满,  我对这个没什么研究,但黄药师是研究过的。

        我怀疑他之所以隐居在桃花岛,  就是在打死后也葬在这里的主意。

        毕竟陆地上的墓葬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人掏了。

        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考虑过墓地的问题了,  以前做杀手时不觉得自己会有入土为安的机会,  后来是发现自己真没有入土为安的机会。

        我不止一次思考过死这个问题,但我还活着,  证明这个问题除了徒添烦恼之外,  并没有实质上的用处。

        我发现我的心态又变老了。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  我需要个水灵灵的少年郎。

        说起来怪怪的,像什么采阳补阴的老狐狸,  但这确实是最行之有效的法子。

        我有时候不由自主地会想起石之轩,他实在是我见过的最有野心的人,  他破碎虚空而去时踌躇满志,  仿佛全天下没有能够阻拦他的东西,  我很好奇他到了我这样的年纪,  会做些什么打起精神。

        说到少年郎,我第一反应就是黄药师的几个弟子。

        曲灵风脾气好,长得好,但他已经有了两情相悦的姑娘,只差黄药师同意,就能将人接来成家。

        陈玄风我是不考虑的,他没有听我当年的劝告,把自己练得贼壮,铁塔似的体型配上俊秀的脸蛋,简直要人命。

        陆乘风就太小了,还得养几年,不划算。

        至于全真弟子,对我来说跟和尚没区别,我是连考虑都没考虑过的。

        这么一来,就只剩下黄药师这么一个选择对象了。

        虽然他的年纪和水灵灵的少年郎有些出入,但是他长得好看。

        虽然他的臭脾气和我喜欢的类型有些出入,但是他长得好看。

        我发现可能是缺啥补啥的缘故,对我来说,长得好看才是最重要的。

        到底还是很肤浅的一个人。

        我在山洞外等了一天,临到晚上的时候,梅超风来送饭。

        梅超风是个清秀可爱的小姑娘,黄药师收徒大多都是随缘,但资质总算都还好,梅超风身世可怜,幼时被后母卖给人贩,又被黄药师顺手救出收为弟子,说是徒弟,和养女儿也没什么区别了。

        梅超风圆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了看山洞,不大甘心地问道“戚姐姐,师父没出来过吗?”

        我点点头,梅超风只好叹着气和我坐在一起分食。

        桃花岛上的奴仆大多是作恶多端被黄药师遇上,废去武功弄成聋哑,为奴的年限按他们作恶的程度分为二十年、四十年、一辈子,唯有灶房里的几个下人是他花钱雇来,一是精通厨艺的恶人毕竟少数,走什么狗屎运才能再被黄药师遇上,二是将灶房重地交在那些怀恨在心的恶人手上,任谁都不会放心的。

        我早已百毒不侵,倒是放心,但也不会让这些人去管我的吃喝,万一他们往菜里面吐口水呢?

        梅超风的饭量不大,两个面卷配几筷菜就吃饱了,我把剩下的饭菜全都吃了。

        梅超风仍然磨磨蹭蹭地不大愿意走。

        说实话,我并不意外。

        岛上的奴仆也有女子,但都聋哑了,平时也避着黄药师的徒弟走,师兄妹之间再无话不谈,一些女儿心事总不会也一起谈,算算我算是梅超风上岛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可以说得上话的人了。

        我态度很和善地给梅超风让了个可以看见星星的位置。

        梅超风有些扭捏,但还是小声地起了个话头,“戚姐姐,你有过喜欢的人吗?”

        我经历过像这样的少女之间的对话,故而很有经验地说道“有,你呢?”

        梅超风大约从未有过这样的经验,当即脸上浮出红晕,磕磕绊绊地倾诉起了最近的烦恼。

        所谓自古师妹爱师兄,梅超风也一样,她从和陈玄风前后脚来到桃花岛起,就喜欢上了成天笑眯眯,和谁都亲近,武功也最高的大师兄曲灵风,但她的年纪比较尴尬,今年夏末才刚满十二,曲灵风都二十多了,这次远行出去更是跟别人谈婚论嫁起来。

        说实话,我觉得曲灵风可能压根没有察觉到自家十二岁的小师妹对他有一段少女心事。

        梅超风的烦恼当然不是这个,她觉得大师兄虽然好,但他都要成婚了,她再惦记着也不是一回事,故而决定挥泪斩情丝,最好再换个人来喜欢,但问题在于,陈玄风虽然年纪合适,也明里暗里表现过几次,但那个体型配脸,梅超风就算心里再劝自己试一试,她也一时没法接受得过来。

        可她又很喜欢陈玄风的照顾,对她来说,陈玄风是个特别可靠的存在。

        然后就是陆乘风了。

        我还在想着要不要养上几年的时候,梅超风已经在烦恼起来了,她最近发现这个师弟时常会偷偷看她,把喜欢吃的雪荔糖悄悄地多匀一些给她,等等等等,她觉得自家这个小师弟虽然武功不行,但奇门遁甲之类的课程显然要比两个师兄厉害一大截,少女总是容易被聪明的脑瓜吸引,但毕竟陆乘风年纪太小了,她觉得有些不合适。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郎,一个十二岁的少女,一个十岁的小童之间的爱恨纠葛。

        我坚强地忍住,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

        我问梅超风,“你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梅超风犹豫道“要是师弟能再大几岁就好了……”

        也就是说,陆乘风唯一的缺点在于年纪,假如他年纪足够,在梅超风这里,陈玄风是完全没有竞争力的。

        我轻咳一声,说道“既然你自己都想清楚了,那就不要烦恼了,先这么含糊着,等再过上两三年,正好你也可以借着这个时间,看清楚谁才是你最喜欢的人。”

        梅超风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满满都是愁绪,说道“也只能先这么办了。”

        我蹲在山洞顶上,看着梅超风提着食盒的身影走得远了,才捂着肚子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黄药师从潭边一侧走出来,用淡淡的目光看着我,说道“小儿女之事,也值当嘲笑。”

        我一边锤着石头一边笑,笑得打嗝了才止住,说道“不是嘲笑,是好笑,黄兄一共六个弟子,结果四个都……噗哧!”

        黄药师道“还是平日里功课太少,让他们有时间胡闹。”

        这我倒是摇了摇头,“你布置的功课哪里少了?早起三个时辰练武,中午连带吃饭半个时辰的闲暇,下午习文两个时辰,连晚饭在内三个时辰练功,比私塾里的先生要狠辣得多了。”

        黄药师冷哼道“我看尚有闲暇。”

        我只好庆幸当年洪七带我去的是全真教,不是他东海桃花岛了。

        说到洪七,这个大叫花子颇有机遇,当年带我去了全真教之后不久,就继承老帮主的位置做了帮主,有什么具体好处不知道,听说还是到处要饭,他之后倒也来了一趟全真教,没问我别的,就是大吃了三天全真素斋,可能来的一路上没要着啥吃的。

        黄药师这次出关,并没有一下子就突破了宗师,但很显然一直困扰他的瓶颈已经过去了,所谓厚积薄发,从他身上的气息判断,应该再过上一两个月,他就能顺顺当当步入宗师境界。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黄药师自从这次出关以后,脾气变得不再像之前那么大了,就像一个心情不好的人突然心情变好了,偶尔也能给人点笑模样了,甚至有两回我还在海岸边看到他在吹箫。

        我之前一度以为他那柄玉箫是专门打人的。

        不得不说,也许是因为长得好看的人比较得天眷顾,黄药师的音律造诣非常高,他吹的曲都是他自己编的,大部分都在水准线上,甚至有一曲碧海潮生,已经有了音攻的雏形。

        碧波荡漾,海生浪潮,白浪撞在礁石上,如裂冰碎玉,间或有危机四伏,海妖横生,明明十面埋伏,却又常常声随情动,催人生欲,心潮起伏。

        越听越像小黄曲。

        但不得不说,摒弃掉杂乱心绪去听这首曲子,依稀能察觉出黄药师此刻的心情。

        一种压抑已久,一朝功成的心情。

        热血得不像他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心情。

        随着乐曲声渐渐激昂,似乎连海浪也跟着起伏,涛声隐隐附和萧声,在漫天星空的映衬下显得很有意境。

        我有种想要应和的曲兴,但在沙滩上掏了一路,连个海螺都没摸着。

        我想起来了,梅超风喜欢海螺,几乎有个完整的都被她给摸走了。

        失算了。

  http://www.xlwxsw.com/45/45683/106090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