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人间试炼游戏 > 第125章背叛

第125章背叛

        杂货铺被毁,    g区再次开始大规模迎客,整个永夜城乱做一团,到处都能听见吵嚷的声音。可无论是深红还是靳丞和唐措,    想要炸的鱼到现在都没有半点儿消息。

        冷缪不关心这些,    他只关心深红和至今没有消息的荣弋。

        红宝石酒馆的碰头会没开多久,冷缪就先行离开,    压根不给靳丞继续忽悠的机会。他有他自己的做事方法,    可不会一直听靳丞的调遣。

        唐措和靳丞的行踪因为活尸暴露于大众视野之下,    很多人看着他们一群人进去,还在惊疑冷缪怎么三番两次跟靳丞一块儿出现,    没过一会儿,就看到他离开。

        冷缪走的正门,    表情冷酷,    旁若无人。有玩家偷偷跟着他,可擅长空间系的大魔法师,    走几步就消失在视线里,    根本不是普通玩家能跟得上的。

        而令人奇怪的是,    冷缪离开之后的很长时间里,红宝石酒馆都没走出来第二个人。

        不少玩家就坐在酒馆里面,    忍痛点了一杯菜单上最便宜的酒,焦灼等待。可等着等着,    靳丞所在的包厢一直没什么大动静传来,    过了半个小时,    终于有人觉得不对劲了,    大着胆子去敲门。

        门开了,里头是唐措和莉莉丝在下棋。

        “啪!”一颗棋子擦着玩家的耳朵飞出去,打在大厅的花瓶上,花瓶应声破裂,敲门的玩家也出了一身冷汗。

        “出去。”莉莉丝收回手,语气不耐。

        玩家哪敢多留,可他退出去后,外面的玩家就炸锅了——靳丞和另外一个少年模样的玩家不见了!

        面面相觑之后,大家又发现,活尸被大规模清除后,他们已经无法在捕捉到靳丞的行踪。

        “可他们是怎么离开的?”

        “隐身道具?”

        “我们现在怎么办?这完全摸不着头脑啊……”

        跟着靳丞的玩家,除了一部分来自各方的窥视者,大多是没什么主意的普通玩家。他们看不透这件事背后的较量,想插手也插不上,那就只有一个笨办法——跟着靳丞走。

        包间的门再度关上,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

        这时,包间另一侧的墙壁上忽然又开出一扇门,k推开门走进来,说:“消息已经送过去了,但我不能保证他一定会来。”

        唐措神色淡然,背靠沙发,手里把玩着棋子,“有劳。”

        k看着他的表情,心里愈发好奇,抱臂靠在门边,问:“你是怎么知道我这里还有一扇门的?”

        唐措:“情报贩子的地盘如果没有后门,证明他很业余。”

        k耸耸肩。

        他这后门开了好几扇,不到万不得已从不使用。刚才靳丞原本打算用量子隐身衣离开,谁知唐措拦下他,直接让他走后门。包间的后门也不是酒馆的后门,出去之后还要走一段安全通道,不至于被酒馆后街的玩家立刻发现。

        “我说你们真的越来越过分了,把我的酒馆当成自己的大本营了吗?动不动就到我这里来谈话,别人还以为我跟你们是一伙的。”k真实无语。

        不等唐措开口,莉莉丝就给他怼了回去,“你也可以请深红进来坐坐咯,开门做生意,来者是客。”

        k不想跟小女生吵嘴,继续看着唐措,道:“靳丞自己走了,把你留在这儿当靶子,你就这么配合他?”

        小女生又笑着回答他:“实力不够的人才叫靶子,我家哥哥这叫守关阎罗。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闭嘴。”

        “是,您会说话您多说点儿。冒昧问一句,我拆您家祖坟了?”

        “你他妈在拆我cp。”

        k翻个白眼,掉头就走。

        与此同时,无道的秘密基地里,严密的排查正在进行中。

        因为不见踪影的“红斗篷大汉”以及外面突然响起的诡异歌声,瘦高个下令全楼彻查,每一个房间都不能放过。但他们也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可能的窥探者身上,不多会儿,瘦高个和植物系异能师佩佩就出发去找唐措。

        另有一波人去黑帽子杂货铺打探消息,连连看和他的队友则留下继续负责排查,兼看守苗七。

        钱伟一直躲在房里,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这栋楼里的闲散玩家可能根本就没几个,绝大部分地方都被那些可疑的家伙占领了。

        排查很快就会靠近他所在的房间,可现在外头也有人把守,他如果此刻翻窗出去,被发现的可能性大约是百分之百。

        什么叫进退两难,这就是了。

        百大劲曲的歌声早就已经停止,钱伟刚才也就是灵机一动,想起彭明凡曾经跟他说过的“声东击西”,于是咬咬牙把自己的足力健跑鞋拿了出来,想要给郑莺莺打掩护。

        路过的玩家根本不知情,突然碰到个傻逼说要送他件装备,代价只是让他穿着在周围跑一圈,当然乐呵应下。

        只是永夜城的玩家大都没什么信用可言,跑出钱伟视线后,脱下鞋子立刻跑路。

        至此,钱伟觉得自己大概真的不太适合玩战术。这丢了一件装备不说,“声东击西”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效果,到头来,反而把自己陷入险境。

        简直令人郁闷,郁闷到想要撞墙。

        这怎么能是自己干出的事儿呢?

        不管了。

        听着排查的声音越来越近,钱伟忍痛在手臂上割了道小口,出了血就往脸上抹,再搞点灰尘在脸上,最终闭着眼往地上一躺——装活尸。

        与此同时,三楼。

        没有外出执行任务,隐隐被排挤在核心之外的姚青,走到了关押苗七的房门前,冷着脸道:“开门,我要见他。”

        “这……姚老大,要不等楚哥他们回来?”

        “我的话现在是不管用了吗?连你们都不听我的了?”

        姚青怒气外露,守门的两个人对视一眼,连忙换上讨好的神情,“哪能啊,这不是要谨慎嘛。你尽管进去,我们俩就在门口给你守着。”

        姚青进去了,连连看在走廊另一头看见他进屋的背影,微微蹙眉,但终是没有上前阻拦。他转头看向队友,忽然警觉:“刚才那个男人呢?”

        “啊?”队友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说刚刚那个,我让他跟着一起去搜查了,这里只有他见过那个穿红斗篷的男人。”

        “你是蠢货吗!”连连看立刻暴躁上线,“他可不可疑还没掰扯清楚呢,马上把人找回来!”

        “知道了知道了,至于发那么大脾气吗。”

        队友不甚在意,嘟哝着,眼里也有一丝不爽,大家都是平级的,没道理他被人这么训。不过连连看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这事儿办得不太妥当,立刻转身去找。

        可此时的大楼里,哪儿还有男人的身影。

        “砰!”郑莺莺一记背后偷袭,将正在搜查的无道成员敲晕,而后踢了踢在地上装尸体的钱伟,“快起来。”

        钱伟一骨碌爬起,“你怎么才回来!”

        “我差点被发现,这里不能留了,你马上去找靳丞和唐措,就说无道可能跟深红有勾结,他们还抓了一个戴红围巾的。”郑莺莺语速极快地交代着。她本觉得奇怪,自己那会儿分明已经被抓包了,可外面忽然响起奇怪的歌声,恰好给她解围。

        不过此时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她把床底下藏着的那个拖出来,跟地上晕着的这个放在一起,而后把诅咒之匕塞到其中一个的手里,握着他的手,狠狠刺进另一个的胸膛。

        下一瞬,两人同时化光而去。

        钱伟看得目瞪口呆。靳丞的律令下,在永夜城内杀人者需与被杀者同时坐牢,这限制了那帮穷凶极恶的玩家,同样限制了他们的反击。

        可此时此刻,郑莺莺竟然能想到这样的法子,太狠了。

        “我掩护你出去,快。”郑莺莺拢了拢斗篷,又换了刚才进门搜查的那个无道成员的样子。语气坚决,根本不容钱伟反驳。

        翻窗太惹眼,一旦被看见会被立刻判定为奸细。郑莺莺艺不高人却胆大,带着钱伟直接穿过走廊从大门离开。

        钱伟走得小心翼翼,压低了声音边走边问:“戴红围巾的是谁啊?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我在房间外面不能靠太近,听得不是很清楚。”

        郑莺莺能听到“深红”这两个字,还得益于姚青与瘦高个的对峙。无道毕竟由a区精英领导,不是办事马虎的阿猫阿狗,提起针对唐措的计划时刻意控制了音量,以至于这些关键信息,郑莺莺都没有听到。

        可她听到的那些,已经足够让人惊讶了。瘦高个那两拨人已经出发,郑莺莺直觉他们的目的一定不简单,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尽快把钱伟送出去,给唐措报信。

        两人保持着表面的镇定,一边走一边假装搜查。可钱伟不是一个好的伪装者,迎面看到两个人走过来,下意识别过头去。

        这么一别,立刻让对方起疑。

        “喂,那边那个!”对方大步走过来。

        钱伟心急,但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他反而急中生智,迎着对方走过去,“太好了,正好遇到你们,快来,刚才那个房间里有人晕在里面了!”

        对方愣住,“谁晕了?说清楚?”

        郑莺莺悄悄瞥了钱伟一眼,诧异于他的急智,随即帮腔道:“是那个说自己看见了红斗篷的,快过去看看吧,里头晕了两个呢!”

        闻言,那人心里咯噔一下,当即顾不得思考钱伟身上的异样了,快步往他们指的房间冲去。

        见他毫无防备地转身,郑莺莺本想动手,可此时楼上已经传来了响动,恐怕是无道的人终于发现了“红斗篷壮汉”的真相,要来抓她了。

        “快走。”郑莺莺叫上钱伟夺路狂奔,两人顺利冲出大门,可大门外也有人把守。

        双方打了个照面。

        钱伟把心一横,打算故技重施,可就在他开口的刹那,楼上传来一阵惊天巨响。“轰——”像是大炮轰鸣,钱伟抬头看,就见巨大的烟尘从三楼的窗户里喷涌而出,将两侧的玻璃都齐齐震碎。

        “我的妈呀——”钱伟惊叹着,守门的无道成员亦惊愕不已。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大喊:“人跑了!快拦住!”

        “谁跑了?!”守门的一头雾水。

        “一定是那个戴红围巾的!”钱伟开始放飞自我,急吼吼地,仿佛他才是无道的真成员,操碎了心,“赶快去拦啊,被他跑了我们就完了!”

        焦急的情绪会传染,门口的无道成员一听这话,那还得了。而此时此刻从楼上窗户里飘出来的红围巾似乎也验证了钱伟的说法,那虽然只是一条围巾,可整个永夜城只有一个人会不分寒暑地戴那么一条又丑又村的红围巾。

        “快进去帮忙!”所有人呼啦啦往楼上跑,钱伟也跟着瞎起哄,只是他故意落在了后面,跟着跑了几步,又一个急刹车回头。

        很快,钱伟终于顺利逃出了大楼,一直跑到街对面躲进暗巷里,他才稍稍松了口气。可他刚停下,就发现郑莺莺真的没有跟过来。

        一瞬间,头皮发麻。

        这位小姑奶奶到底要干嘛!

        钱伟谨慎地探出半个头观望,眨眼间,又是一声炮响。而此时此刻,他终于想起了戴红围巾的是谁,彭明凡跟他科普过。

        a区这帮人是在内讧吗?

        钱伟的脑瓜子实在想不明白了,正如他想不明白郑莺莺和唐措究竟是敌是友,咬咬牙,他拔腿就跑,去传信。

        与他的脚步声同时响起的,是炮声中的怒喝。

        “姚青!你真的要背叛无道吗?!”连连看顶着半边烧焦的头发,怒目圆睁。此时此刻他对姚青的怨恨远远超过了苗七,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姚青站在他对面,身边是脸色苍白、皮肤都开始沁出血珠的苗七。苗七扛着自己的炮,气喘吁吁,身子都快挺不直了。

        可毫无疑问,姚青选择了站在他那边。

        “是你们先不听我的劝,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姚青嗤笑着,后退一步,抓起苗七就往走廊尽头的窗口退。

        连连看哪肯放过他,立马招呼人手追过去。

        一场大战即刻上演。

        红宝石酒馆内,唐措也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客人——黑帽子。

        黑帽子从包间的后门进来,仍是那副常年晒不到月光的阴恻模样,巫师帽遮着眼,仿佛刚从哪个坟堆里爬出来。

        莉莉丝起身站到了唐措身后,黑帽子就在唐措对面坐下。双方没有寒暄,直奔主题。

        “是你们的手笔吧?教唆玩家砸了我的店。”

        “我们跟你做笔生意。”

        “嘿嘿。”

        “德拉克宝石、宽恕火种、黑龙麟、苍白之心,都是《月隐之国》系列副本出产,对不对?”

        黑帽子低头拨弄着茶杯,“哦,原来那个副本叫《月隐之国》吗?”

        唐措:“别装傻了,这笔生意你要做,就说实话,不做就出去。”

        许是唐措的强硬超出了黑帽子的预料,他抬头,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才道:“你砸了我的店铺,还想做跟我什么生意?”

        唐措:“进出月隐之国的东西在我手上,你想要剩下的三样东西,只能求我。”

        “你威胁我?”

        “对。”

        “……”

        “告诉我崇延章或是深红,从梦幻无限市场拿了什么东西?”

        黑帽子心里忍不住来了个诧异三连,面上还笑呵呵的,“你怎么断定他们去过梦幻无限市场呢?”

        唐措依旧神色平静,莉莉丝在旁边给他倒茶,双方地位一目了然。

        “深红刑期未到,却能出狱;活尸被杀,却不坐牢;甚至是崇延章带进监狱的bs055,都不是凡品,除了梦幻无限市场,还有哪个地方能同时提供那么多具有特定功效的高档道具?更何况,深红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梦幻无限市场一开,她就出来了,你不觉得巧?”

  http://www.xlwxsw.com/46/46526/106090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