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章第一百二十三章(改错字)
    庆极宫中, 高玉珩看完名单,也是心满意足。

    先前朝臣强势,会试钦定主考时他不得不退让, 这回借着泄题舞弊之事发落了好些人, 新换上来的臣子总算知道他的心意。

    高玉珩把前二十名的生平看了一遍,想了想, 又把几个水平差不多的寒门子弟移到最上, 将家世好的放在最下, 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一届科举的偏向。

    做完这件事,他才露出一丝笑容。上了贡士名单, 即使殿试时发挥不好,也是板上钉钉的进士。就是如此, 高玉珩才不愿意让某些人太过得意。

    高玉珩一看到前面那些眼熟的姓氏, 心里便不大爽快。他叹了一声,就算恩科如何改革, 世家子弟的发挥总体而言还是比寒门要好。

    这是天下总体态势, 先前太傅便提醒过他这件事, 高玉珩虽然已经有了不少心里准备,这会儿还是未免觉得世家资源占据过多。

    夜深露重, 大太监想起章太后的嘱咐,在一旁小声提醒道“已经二更天, 万岁是天下万民的福祉, 当保重龙体才是。”

    高玉珩嗯了一下, 又道“母后明日若是问你, 你别太实诚了。”

    太监赶忙答应了一声,高玉珩这才放心下来。

    这回恩科之后,便是选后。

    他自小身子便不大好,章太后总为他担心,自从皇姐去世之后,更是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平时还要打理宫中事务,高玉珩是个孝子,早就想找个人帮母后分担一下了。

    章太后跟李家老太太交好,看好的也是李家姑娘,高玉珩对此也没什么意见,就是觉得有些对不起太傅。太傅要是知道自家成了外戚,肯定又会暗中叹气了。

    想着李太傅,高玉珩心绪不断,这回旁边的太监倒是不敢再催了。章太后给的胆子只能管用一回,高玉珩板起脸还是很有威严的。

    半刻钟之后,高玉珩才把重新确定下来的贡士名单连夜让人送到礼部,心里突然有些期待,明日那些朝臣看到红榜时,面色肯定会十分好看。

    这一夜,京城里许多学子都是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宋师竹还记得上回乡试放榜时的心情,转身附在封恒耳边悄声道“我觉得你明日的名次应该是不错的。”还有李玉隐和宋二郎,表哥和堂兄肯定也都会榜上有名。

    十年寒窗,成败就此一举,封恒躺在榻上,心情也不能说十分从容。此时看着宋师竹在床帐里闪闪发亮的眼睛,他悄声道“你真的这么想?”

    宋师竹立刻就点了点头,道“我订了花莲斋的厢房,那里离贡院最近,一出榜单立刻就能见到。”

    直觉告诉她,明日他们那个厢房肯定是最热闹的。

    宋师竹想起上回封恒中解元时,邻居们把家里围得水泄不通的热闹场景,心里便有些兴奋。她一向喜欢热闹,可惜府城和京城都不是她的主场,她跟人应酬交际少不了小心谨慎,明日总算有个扬眉吐气的机会了。

    封恒看着她殊丽灵动的眉眼,突然亲了她一下,宋师竹也跟着凑上去在他唇上啵了一声。

    两人紧紧抱在一快,封恒的唇贴在她耳边,许诺道“要是真中了,咱们家就再办一回烧烤宴。”

    今日宋师竹明明很喜欢吃那些烤串,可不知道为什么吃了几串就停下了,封恒还以为她是想让给旁人吃,又帮她烤了许多,最后都进了宋三郎的嘴巴里。

    宋师竹顿了一下,转移话题道“还是补上重阳的螃蟹宴吧。”

    烤制的东西吃多了容易上火长痘。后面这几日家里好事肯定会很多,她是绝对不想顶着一张冒着痘痘的脸出门见人的。

    “……反正都是庆祝,还是办个螃蟹宴好些。重阳时你们还在考场考试,我们都没心思过节了。”

    后头几人考完试回来,宋二郎和李玉隐又病了。等到他们病好之后,家里剩下的螃蟹都已经被她腌成醉蟹。

    宋师竹此时想起来还是觉得有些浪费。这玩意在京城还是很贵的,尤其是重阳这几日,京城里一篓子螃蟹居然要卖十两银子。定价这么贵的东西,当然要配上最好的吃法。

    “过了几日,蟹价就降下来了,到时候我让厨房清蒸大螃蟹。”

    原滋原味,泛着油光的蟹黄咬一口,好吃地能把舌头都吞掉。一想起来,宋师竹就犯馋。

    宋师竹一说起好吃的,脸上的梨涡就深深凹陷进去,封恒伸出手摸了摸她的侧脸,笑道“那就办一回螃蟹宴。”

    宋师竹立刻点头,彼此视线相及时,突然都有些心潮涌动。

    半个时辰后,累极的宋师竹临睡前嗅着自家相公身上好闻的气息,心里期待着明日的好事,一夜无梦。

    第二日一大早,宋文朔要当值,被宋师竹磨了好久的冯氏便领着他们一群人到了花莲斋。

    贡院所在的西大街几乎都是乌泱泱的人流,这种日子就算是官家太太,也没有优待,一行人十分艰难才挤到了花莲斋二楼的厢房里。

    宋师竹看了一下窗外的人群,感叹道“京里所有举子都在这里等榜了吧。”她在京城几个月了,还是第一回见识到什么叫人满为患。

    刚才下马车的一刹那,外头众人高谈阔论声、说笑嬉闹声蜂拥进屋内,宋师竹还以为自己到了市场。

    宋二郎摇着羽扇,道“要是一切顺利,明年就不用等第二回了。”

    他姿态风流,语气随性,宋师竹没忍住看了他一眼,道“堂兄带了扇子,不如给旁边的茶炉煽一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