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郁金香 > 第88章:虚晃一枪?

第88章:虚晃一枪?

        肖艾进了咖啡店后,便在我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所剩不多的糕点向我问道:“陈艺呢,怎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她回南京了。(m..♀)”稍稍停了停我也向她问道:“袁真呢?”

        “他也回南京了。”

        我一阵沉默之后,终于向她问起了自己最担心的事情:“你这两天不会回南京了吧?”

        肖艾表情很是不悦的反问道:“在你眼中我难道一直就不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只是过于情绪化,所以会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改变自己的决定。”

        肖艾看着我,却没有用言语回应我,之后便侧躺在沙发椅上,似乎在想着什么心思,而我又去了厨房尝试着做另一种品类的糕点,时间就这么悄悄的来到了深夜。

        我带着做好的糕点离开了已经准备打烊的咖啡店,回到自己住的酒店时已经是十点半。我非常疲乏,没有顾得上给陈艺打一个电话,便先去卫生间洗了个热水澡,之后才穿着睡衣躺在了床上。

        我拿起了手机,继而给陈艺发了一条信息,她很快便回复了,和我一样,她也刚刚才做完睡前的准备,我又发了一条语音消息,问道:“等主持完肖总和李子珊的婚礼,你应该有一个短假期吧?”

        “嗯,有个五天的假期,我们一起去三亚旅游吧。”

        我和陈艺虽然已经相识20多年,可是却从来没有一起出去旅游的经历,以至于我的心被她说的一动一动的,寻思了半晌,我终于带着极大的无奈回道:“还是算了吧,我已经快被这个社会淘汰成边缘人了,这会儿不努力,还想着寻欢作乐,老天肯定会想办法动我的面包。”

        “五天而已。”

        “五个小时我都觉得奢侈!……你让秦苗陪你去吧,这次回到南京我得第一时间改造心情咖啡。我现在是想法太多,留给我的时间却不多了。”

        陈艺许久也没有回复我的信息,我有些郁闷的点上了一支烟,然后陷入到了等待中,也不知道陈艺是不是生了气,或者迷迷糊糊中睡着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我也没有等到陈艺的回复,隔壁房间的阳台上却传了一阵吉他声,然后便听见肖艾用一种略带悲戚的腔调低声唱道:“半醉半醒日复日,无风无雨年复年,花枝还招酒一盏,祝你娇妻佳婿配良缘……”

        听着、听着,我便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趴在玻璃门上向那边的阳台上张望着,只见肖艾穿着一件灰色的睡衣,头发还有些湿,手中抱着的是一把很少见的蓝紫色吉他。

        一首歌唱罢,我终于向她问道:“你刚刚唱的是什么歌啊,挺好听的!”

        “性空山。”

        “山的名字?”

        “嗯,性空山位于长治市黎城县北南委泉乡杏树滩村。”

        “哦,那你刚刚唱的就是民谣了,这歌是袁真写的吗?”

        “不是,他不会写这种类型的歌,这歌只适合女人无病**时唱唱,没什么特别的!”

        我将歌词回味了一遍,也许是自己学识浅薄,并没有发现整首歌里有一个很明确的逻辑,更像是为了营造高深意境而拼凑出来的,于是我点了点头回道:“是有点无病**,不过曲子还不错,曲子是袁真作的么?”

        “你烦不烦,干嘛老扯上袁真!”

        我这才推开玻璃门也走到了阳台之上,笑了笑对她说道:“不能开你的玩笑吗?……我看你现在挺无聊的。”

        肖艾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回道:“因为我无聊你就开我的玩笑,你有病吗?”

        “你有药吗?”

        “你有病我就有药。”

        “你有药我就有病!”我顺着她的话脱口而出,直到发现她用一种看病人的表情看着我时,才猛然发现把自己给骂了,我一声叹息,然后很识趣的闭了嘴。

        肖艾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一边将吉他放进盒子里,一边对我说道:“袁真是比你强很多,他的粉丝遍布全国,你只会臭贫。”

        “我脾气比他好。”

        “你脾气好吗?前段时间因为打架被逮进派出所罚款的难道是鬼?”

        被人当面拆穿的滋味不好受,我有点尴尬的将目光从肖艾的身上移开,可是更远的地方,除了快要熄灭的霓虹便是无边的夜色,所以还是看着肖艾更舒服一点,尽管她的头发还没有干,尽管她一直用一种让我无法捉摸的表情看着我。

        我终于对她说道:“我打架是为了朋友两肋插刀!”

        “袁真打架是为了我两肋插刀,有什么区别吗?”

        “还真没什么区别,都是血性十足的男人!”

        肖艾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便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却在拉开玻璃门的一刹那,又转身向我问道:“江桥,你有信仰吗?”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和我谈起“信仰”这个词,我木讷的看着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过什么信仰,许久才回道:“做人一定要有信仰吗?”

        “信仰就是生命里最亮的光芒,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失去信仰。你可以想想,当你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快要活不下去时,是什么支撑你继续活着的,那就是你的信仰了。”

        “那我有信仰。”

        “你的信仰是什么?”

        这次,我没有再多想,脱口而出:“是郁金香路上那个废弃的纺织厂。”

        “为什么?”

        “因为从它被废弃后,除了我,没有人会在路过那里时再进去看看,所以它的存在就像一个不会被人发现的秘密……还有,那里有我想等的人!”

        “没有人再进去过吗?……可我已经进去过很多次,难道我也已经成为你信仰中的一部分了?”

        我有点语塞,许久才回道:“你是乱入的。”

        肖艾没什么情绪的回道:“哦,看样子我进的不是时候,可是看过里面的荒凉之后,我还是很喜欢那辆报废的卡车。不知道,有生之年它还能不能离开那座纺织厂去外面走一走。”

        我盯着肖艾看,不太理解她想表达什么。她就是这样,有时候说话简单到有些**,有时候却能把你绕进思想的死胡同里回不过神。想来,这就是她和袁真长期相处的结果,因为听过袁真的音乐作品,便会了解他也是这么表达的,时而简单,时而深邃到整个世界里只有他自己在自娱自乐。

        我与她一阵对视之后,终于说道:“那卡车已经和废铁差不多,你就别做梦了……对了,你的信仰又是什么?”

        “音乐。”

        我点头附和道:“音乐是个好东西,它可以治愈人的很多情绪!”

        “呵呵,是嘛……我的信仰可没你的高级,因为这个世界上把音乐作为信仰的人有很多,但是把纺织厂作为信仰的只有你一个……”

        “如果我的天赋异禀把你给惊到了,我很抱歉!”

        “臭不要脸!”

        我“哈哈”笑着,直到肖艾不愿意看着我得意忘形而进了自己的房间后,我才收起这并不是很自在的笑脸,靠在阳台的护栏上点上了一支烟,然后又想起了信仰这个词。

        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表达可能存在错误,为什么我的信仰是那座纺织厂而不是陈艺呢?我记得在自己孤独到快要崩溃的时候,都是曾经与陈艺在一起的那些画面,以回忆的方式拯救了我。

        如果说信仰是活下去的动力,那陈艺显然更加贴切。至少我最近一直在做梦,希望能够尽快搞定生活里的麻烦,然后与她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这已然成为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主导着我的**和在**里存在的理想。

        熄灭手中的烟,回到房间。第一件事情便是拿起手机查看陈艺有没有回复我的信息,她大约在十分钟前回复了,她并没有因为我拒绝了去三亚旅行的提议而生气,并表示自己也不会去,她会利用这几天的休假陪我一起改造“心情咖啡店”。

        我心中满是感动,人生中能有这样一个女朋友还要奢求什么?所以我想奋斗的决心更加强烈了起来,因为我真的很想给予自己能够给她的全部。

        ……

        次日,我又去季小伟的“1999”咖啡店学习了一天做糕点的手法,肖艾也很守信的没有离开扬州,她在季小伟的陪同下一起逛了扬州的几个景点。

        夜晚来临前,我再次接到了金秋的电话。明天就是肖总和李子珊的婚礼,她最关心的依然是肖艾的去向,我告诉她肖艾还在扬州并没有回南京的打算后,她才心安了些,表示等办妥了肖总的婚礼后,一定会好好请我吃顿饭以示感谢。

        回到酒店,我特意去了酒店的前台询问肖艾有没有退房。得到的答复是,肖艾在这里订了5天的房。也就是说,还有3天才到她退房的时间,我的心安定了下来,也许她只想静静的待在扬州,然后熬过这让她感到痛苦的几天。

        下一刻,我便给她发了一条微信,约她明天早上一起吃个早饭,如果她愿意的话,明天下午我们可以一起回南京。

        这条信息久久也没有得到肖艾的回复,我心中又有了一些不太踏实的感觉,赶忙一个电话拨了过去,可得到的却是已经关机的语音提示,我的神经开始习惯性的紧绷了起来,随即闪过一个念头:她该不会和我虚晃了一枪吧?

  http://www.xlwxsw.com/49/49010/140908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