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郁金香 > 第111章:活得太用力

第111章:活得太用力

        离开医院,我开着陈艺的车行驶在冰冷刺骨的街头,而那千年不变的灯火,以没有温度的光线射穿了人的寂寞,也放大了我们活着的无奈,那些俗世里的灰尘,只要有风,便会落在我们人生中因为疏忽而产生的缝隙里,继而让我们看不清这个世界,摸不到人与人之间该有的真诚,于是我们都站在世俗形成的必然平台上,去误解,去战争,最后用两败俱伤去为无知和世俗的业障而买单。(m..)

        转眼,车子停在了一个有红绿灯的路口,红灯的时间很长,导致前面密密麻麻的停着很多车,我挂了空挡,然后拉起了电子手刹等待着。

        我无法去看身边的陈艺,只是看着车窗外那随着车子在流动的灯光,陷入到了失神的状态中,我忘记了自己此刻正在面对的环境,可是却忘不掉面对刀刃的锋利时,陈艺推开我的样子。

        在我的认知中,陈艺并不是这么勇敢的女人,但是她却为我做了太多该做或不该做的事情,而这辈子我还能用什么去偿还?

        “江桥,绿灯了。”身边的陈艺轻轻的推了推我。

        我抬起头看了看,前方的车子已经远离了我十几米,后面车子的鸣笛声响成了一片,我的生命好似再次被挤压,赶忙加了一脚油门追上前面的车子,后面的车子转眼又追了上来,而灯又一次红了,就这么让我在静止和动态的灯光中找不到存在的状态。

        ……

        酒店的房间里,陈艺穿着单薄的短袖t恤坐在床上,那缠住伤口的纱布上隐隐还能够看到血迹,我就这么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陪伴着,那壶里快要沸腾的水,发出了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声音。

        我调高了空调的温度,又拿出一床厚的毛毯披在了陈艺的身上。

        “江桥,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一种东西,只要吃一口,就能忘记过去的一切吗?”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忽然说出这些,以至于用一种迟疑的目光看着她,许久才回道:“不知道,如果有的话,我一定愿意吃一口。”

        陈艺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些年你都过得不怎么快乐,其实何止是你,我们活得都很辛苦,辛苦的回忆着,辛苦到没有力气再去憧憬未来,如果有那么个东西,我也愿意吃一口,然后让人生再重来一次。”

        我强颜笑了笑,然后陷入到了比夜晚更深的沉默中……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等水开了,我给你泡点安神的花茶。”

        我的话音刚落,快烧壶便自动断了电,而里面的水也到达了沸腾的顶点。

        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然后在这个夜晚为陈艺做了最后一件还能去做的事情,我将那杯安神的花茶端到了她的面前,她还没有从我的手中接过,我已经为她的明天担忧了起来,她伤了手臂,却不敢回家,那么谁来为她的生活负责?

        我终于对她说道:“明天早上我给你做点吃的东西送过来吧。”

        “不用了,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我没有问题的。”

        “其实从离开婚庆公司后,我一直在瞎忙,挺可笑的!”

        陈艺有些疲惫的看着我,许久才回道:“有成果或者是瞎忙,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没有必要和别人倾诉的,因为这个世界上不会每个人都愿意去理解你,去安慰你。”

        “我……我明白的。”

        陈艺点了点头,沉默许久之后,再次让我离开。

        夜色已深,我没有了任何可以留下的理由,终于带着心中那很多个解不开的死结离开了酒店,然后独自在夜深中等待着一辆可以载着自己离开这里的交通工具。

        ……

        回到住处,赵牧正在另一个房间收拾着,我点上一支烟倚在门口,一边吸着,一边向他问道:“你去找肖艾了吗?”

        赵牧的声音有些低沉:“去了,可是她不在,打她手机也没有开。”

        我有些意外,愣了一下才回道:“她就是神神叨叨的。”

        “她不是神神叨叨的,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她的心情不怎么好吗?”

        “是,最近在她身上发了不少的事情,情绪有点起伏是很正常的,你也就别往心里去。”

        “我不会往心里去的,她现在这么对我,我早就有心理准备……”赵牧放下了手中套好的被子,叹了一口气,又说道:“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有些事情如果说的太透,真的会连朋友都做不了,所以我觉得她是在逃避我。”

        我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这个话题对我来说有点敏感,而赵牧也确实有很多事情还不知道。

        “桥哥,你说陈艺姐出了点事儿,她还好吗?”

        “她?她挺好的,没什么大问题。”

        这又是一个让我感到不自在的话题,我吸了一口烟之后,便将其转移,又对赵牧说道:“对了,你暂时也有时间,我找点事情让你轻松一下吧。”

        赵牧有点疑惑的看着我问道:“什么事情?”

        “最近我和金秋合作了一个求婚策划案,我们准备用微电影的形式,在求婚现场重现客户和女朋友在大学时的一些记忆深刻的画面。女主角我已经决定用于馨,男主角本来准备到和河海大学去找的,不过时间恐怕来不及了,你要有兴趣就你来吧,我发现你和客户在气质体型上还真有点吻合,孙总也是属于比较沉稳,有书生气的。”

        “我没有这个经验啊!”

        “要的就是没有经验,你能做到真情流露就够了,于馨有表演基础,她会带着你的。”

        赵牧没有再继续顾虑,点了点头,回道:“好吧,希望能沾点客户的喜气。”

        ……

        接下来的时间,我开始为微电影的事情忙碌着,在造型师的设计下,赵牧保留了学生那恰到好处的青涩,而骨子里的沉稳又让他非常接近孙总本人,虽然一开始不太适应,但是在于馨的引导下,他也渐入佳境,所以我们只用了3天时间便完成了拍摄和后期制作的所有事情。

        夜晚来临前,我到一家专业从事广告片拍摄的传媒公司拿到了时长5分20秒的片子,之所以精确到5分20秒,是希望将“我爱你”这三个字永恒在这部微电影里,而自从离开婚庆公司后,我已经很少有机会这么投入的去做一件事情了。也许,是因为我也有遗憾想在这部微电影里得到弥补。

        我拨通了金秋的电话,她在片刻后接通,我对她说道:“片子我已经从广告公司拿到了,需要我现在送到你们公司给你看看效果吗?”

        “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你直接送到我家来吧,我妈今天做了不少菜,你正好陪我爸喝几杯。”

        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老金,还怪想念的,我便应了下来,下一刻便打车向老金的家驶去。

        ……

        老金一家住在离郁金香路并不算远的雨花南路,小区是去年才建成使用的,所以环境非常好,也比较高档,而老金这些年开婚庆公司,多少还是赚了些钱的,至少比我们这些拿固定工资的人要强上太多,我是从来不敢奢望在南京这座城市可以住这样的房子。

        站在屋子的门口,我按了门铃,开门的是老金,一见面就搭住我的肩膀,说道:“你个拧巴货,终于来看我了,啊!”

        老金为老不尊,我也嬉皮笑脸的与他勾肩搭背,走进屋内后,四处环顾着向老金问道:“金秋呢?”

        “她下去给咱爷俩买酒了……听说,你俩最近正一起做一个单子?”

        “算是吧,我这边做求婚的策划,她那边做婚礼的单子。”

        “好、好。”

        我没有将老金嘴里念叨的“好”太放在心上,但我知道他一直为金秋将我从公司辞退的事情而耿耿于怀,所以当知道我们还有业务上的合作后,心中多少也是一点安慰。

        这时,罗素梅将一盘冻豆腐红烧肉端到了桌上,然后又关心了我最近的生活,而我看着那冒着热气的盘子,鼻子一阵阵发酸……

        我又想起了很多年前,自己的母亲在冬天时将豆腐放在院子里冻的画面,那种和肉一起煮的味道,只有真正的家里才会有,这真的让我在十几年后的时至今日仍难以忘怀,而在我的记忆里,我已经太久没有吃过这道菜了。

        这阵味道,让我一阵阵恍惚,但是心中更加明白,老金和罗素梅终究不是我的父母,他们只是在我成长的道路上,有时充当过父母的角色,让我不曾在无依无靠的生活中堕入歧途。

        ……

        金秋没有回来前,我和老金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烟,一边聊天,也许是被那道冻豆腐红烧肉的味道所触动,我又向老金问起了自己母亲的一些事情。

        “叔,我妈离开南京后到底去了哪里,有过消息吗?”

        老金看着我,深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又弹掉烟灰,这才开口回道:“这些年,你那混账爹一直待在深圳,恐怕就是想找她,可这么多年也没什么消息,弄不好她是去国外了。”

        “去了国外?”

        老金点了点头,又说道:“我也只是这么猜的,你爸和你妈还没有结婚之前,你外公和你外婆曾经来过南京一次,我见过他们一面,老俩口子看上去不是普通人。那时候,他们应该是想带你妈回深圳的,但是你妈死活没肯走……所以你妈和你爸离婚后,最有可能回的还是深圳,可这么多年都没有和娘家联系过,很多东西都不好说了。”

        老金的表达依然不是那么的很清晰,可我还是能够听个大概,我又下意识的想起了那座废弃的纺织厂,想起了她给我零钱去买东西吃的画面。刹那间,我的心就像被泡在曾经滚烫过的开水里,无能为力的感受着温度一点点消失……

        我还想向老金问些什么,可却又无从问起,就这么看着从手指间冒起的烟雾,一阵茫然……

        这时,金秋也拎着一瓶红酒和一瓶白酒回到了屋内,她脚上穿着一双居家的拖鞋,身上是一件红色的羽绒背心,没了职场锐气的她,让我更加觉得自己就是这间屋子里的一份子,屋子里有我的亲人和好吃的菜,我忽然很想赖在这里,不走。

        ……

        等待晚饭的空隙间,我和金秋坐在沙发上看着微电影的效果。过程中,我下意识的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给她,她却压低声音,紧张的对我说道:“别给我递烟,我爸妈还不知道我抽烟……”

        “金秋也会怕?”

        “废话,在这个屋子里金秋就是那俩南京老头、老太的姑娘,就是你从来没有把我当过女人。”

        我感慨道:“谁让你那么好强!”

        金秋没有理会我,将注意力又放在了正在播放的微电影上,而我也趁着这个空隙看了看她,其实金秋遗传了罗素梅的优秀基因,怎么看都是个才貌双全的姑娘,可我就是有点怵她,打心底不敢将她当作一个妙龄女人去看待。也许,她金秋只有在自己的父母面前和喜欢的男人面前才会展现温柔的一面。

        我笑了笑,随后便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然后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发了一条动态:“后天在心情咖啡店会有一场求婚仪式,感兴趣的朋友都来捧场,酒水全部免费。”

        很巧合的是,几乎在我发出消息的同时,肖艾也发了一条动态。

        她说:因为不确定会不会有下辈子,所以这辈子才会活得这么用力!

        也许,这是她此刻的心情,但我更在意的是,一定会看到这条朋友圈动态的她,会不会在后天也去凑个热闹呢?

        还有陈艺,我们都活得这么累,如果那天她也愿意来,我们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看别人是怎么幸福的,又会不会有一些新的感悟呢?

        (这几天在大理,明天去丽江,丽江待过之后,就结束行程,然后恢复以前的更新,今年都不会有出去游玩的计划了,所以希望大家能够在这些天体谅一下,一年出来玩的次数也就这么几次。)

  http://www.xlwxsw.com/49/49010/140908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