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郁金香 > 第246章:求人办事

第246章:求人办事

        于馨的话对我来说是一种铿锵有力的警示,我心中若说没有一点忧患意识那是假的,可此刻我能做的事情却很有限。(m..)我更情愿用百分百的坚定去信任肖艾。

        我开着于馨那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已经跑了好几万公里的宝马z4,一路驶向了乔野在紫金山脚下的那套别墅。虽然乔野这个人不学无术,但身在这样一个家庭,多少会有一些比较硬的人脉关系,在秦苗那里找不到突破口,我便将替袁真解除禁演令的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我和乔野在别墅区外面的值班室见了面,他看着我开的z4挺紧张的问道:“我那辆918呢,你孙子不会缺钱给拿去卖了吧?”

        “别把自己弄得像有被迫害妄想症似的,我这次来找你是有正事儿。”

        “这几年还真没有人找我办过正事儿,你赶紧说。”

        看着他神神叨叨的样子,我心中更加不太有底了,可既然来了,索性死马当活马医,于是我向他问道:“你身边有没有在娱乐圈比较有威望的朋友?”

        “怎么啦?”

        “我有个做音乐的朋友被封杀了,我就想问问你这边有没有头绪能解除他身上的禁演令,让他恢复自由音乐人的身份。”

        乔野一本正经的想了想,然后回道:“有倒还是真有,你记得我们上次去上海跟他买车的那个王斌吗?”

        我不用回忆,便当即在脑海里想起了那个人的纨绔形象,于是点了点头。

        乔野又说道:“他是一家大型传媒集团的第二股东,去年这家传媒集团制作了几档比较有质量的娱乐节目,很受广电总局的认可,我觉得他在这个圈子里还是比较有人脉的。”

        我有些担忧的问道:“你能请的动他吗?”

        “那得看什么事情……其实,以前我和他的关系还是挺不错的,可自从我们家集团在深圳挖了他家集团的一个大工程后,他爸和我爸就变得很不对付,后来也影响我们的私人关系了!”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上次乔野和他买车时,他一直在挖苦乔野,不过私人交情应该还是有的,并没有到水火不容的地步,要不然他的车也不会卖给乔野。之所以挖苦只是因为心里不服工程被挖的事情罢了。

        ……

        袁真的事情不宜久拖,了解了情况之后,我和乔野便当即乘动车去往了上海,晚上八点的时候就到了。我们和那个王斌在一家高档会所的餐厅里见了面。

        我和乔野还没有能说上几句话,他便将我们也弄上了酒席,然后差人给我们一人倒了一大杯洋酒。

        乔野单手端着酒杯晃了晃,而后对王斌说道:“兄弟,我这次从南京过来,真有点事情找你帮忙,你看咱们能不能换个清静点的地儿聊一聊?”

        乔野这人没有什么社交的概念,别说他和王斌还有心结没有解开,就算是不错的朋友,也不好上来就让别人把这一群朋友干晾着,而去和他谈私人的事情。

        果然,王斌借题发挥,笑着说道:“你千里迢迢从南京过来找我帮忙,这个面子我肯定不能不给,可我这儿还有一帮兄弟姐妹的酒没陪上,我怕他们不高兴,要不你代我陪一陪,也算和大家交个朋友了,是不是各位?”

        见王斌将乔野推进了坑里,众人立马跟着起哄,乔野是个拧脾气,输什么不输气势,当即便举着酒杯要陪着众人喝一圈。

        我端着杯子嗅了嗅,是度数很高的洋酒,这一大圈陪下来,非得把乔野喝出个好歹来,便赶忙制止,带着笑容说道:“各位晚上好,我是乔野的兄弟江桥,能在王少的酒席上结识大家是我和乔野的荣幸!本来,我们兄弟俩人都该陪大家喝尽兴的,可他今天身体实在是不怎么舒服,这酒就由我来带他喝,希望大家体谅!”

        我说着便将乔野的杯子给按了下去,然后走到桌首一个人的面前,举了举杯,便将整整一杯洋酒给喝了下去。

        从我内心来说,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讨好,可毕竟自己有事情求别人去办,作为兄弟我更不能让乔野来替我顶这个包袱,所以从端上酒杯的那一刻起便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喝多的准备。

        我的做法并没有让王斌感到满意,一杯酒下肚后,他还在计较着我不好代替乔野喝这个酒。

        我吐出口中的辛辣之气后,又对他说道:“王少,今天能再次站在这里跟你喝酒,我心里真的是非常开心。这样吧,今天喝几圈酒,只要你给一句话,我绝对痛快的喝完,我觉得咱们都是乔野的朋友、兄弟,这也是一种缘分,没有必要因为酒谁喝,喝多少破坏了这个气氛……我保证,等你下次去南京做客,我和乔野一定尽好地主之谊,陪你喝个够。”

        乔野就这么被我挡住了,一圈酒下来,我的两腿都已经在打晃,可王斌似乎将对乔野家挖他们家工程的不爽发泄在了我的身上,依旧不依不饶的让我喝酒,我喝到快一圈半的时候,终于扛不住,就这么两眼一黑醉倒在了酒桌上,之后发生的事情便什么都不清楚了……

        ……

        等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

        我睡在医院里,床旁边的支架上挂着水瓶,里面的液体通过软管一点点的往我体内输送着,我头疼的好像要裂开一般,而乔野就躺在我身边的另一张病床上,还没有醒来,但是他肯定没喝多,只是属于正常的在睡觉。

        我咳嗽了一声,弄出动静之后,乔野终于歪着身子看了看我,然后如释重负的感叹道:“你们江家就你这么一根独苗,没喝死你,真是算我烧高香了!”

        “我喝大了啊?”

        “酒精中毒,差点没把哥们给吓尿……你他妈和王斌那孙子犯得着这么认真吗?”

        听到酒这个字眼,我一阵阵犯恶心,缓了半晌之后,才回道:“办我的事情,总不能让你跟在后面受罪吧……只要这事儿能办下来,我就算躺在这床上也觉得值……对了,王斌后来怎么说?”

        “你都喝成这个德行了,这事儿他要还敢推三阻四的,我去刨了他家祖坟!”

        乔野的话让我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然后便不想再多说一句话,只是看着不断从瓶子里面流下的液体一阵阵发呆,可心里却并没有一丝后悔的感觉,我甚至不想让肖艾知道,我背着她做了这些。

        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有点谢顶的中年男人夹着公文包来到了我的床边,他将水果放在了床头的柜子上后,对我说道:“你好,我叫何高明,是天启传媒负责外联宣传的副总,你的事情,王总(王斌)已经和我说了,所以我想来和你了解一下你那个朋友的具体情况,看看能不能帮上他的忙!”

        我不知道从哪里涌上了一股力气,赶忙起身想和他握手,却被他给制止了,连他也看得出来,此时的我已经虚弱的没有人形了。

        我咳嗽了一声之后,对他说道:“我有一个朋友,他一直是以独立音乐人身份在地下玩音乐的,算是小有名气。但后来因为寻衅滋事造成了挺恶劣的影响,演出商都拒绝再和他签订演出合同,他也因为这个事情被行业进行了封杀,所以想问问你们这边有没有办法帮他一把……他真的是个很有才华的音乐人!”

        何高明略微想了想,回道:“地下音乐圈并不是一个非常规范的行业,它的封杀令,肯定比不上官方来得那么严格,而且你朋友犯的并不是吸毒这样非常毁公众形象的事情,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件有挽救余地的事情,但肯定要做不少公关活动的!”

        我迫切的问道:“比如呢?”

        “这样吧,我们公司从前年开始打造了一档口碑非常好的原创类音乐选秀节目,旨在挖掘国内优秀的音乐人和作品,所以第一届就涌现出了类似罗本这种非常具有个性和才华的音乐人,如果你的朋友在音乐上真的非常有天赋,不妨让他来我们的节目试一试……等我找关系解除他身上的禁演令后,会以官方的名义给他发一份演出的邀请函……对了,你有他的作品吗?我想听一听。”

        希望的曙光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立刻便忘记了浑身的不适,赶忙对何高明说道:“他叫袁真,各大音乐软件上面,应该都可以搜索到他以前的作品。”

        何高明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然后又给我留下一张名片,示意有事给他打电话后,便离开了病房,而这时我才又感觉到一阵阵虚脱,心中更没有因此而完全轻松下来。

        我想,如果肖艾留下了袁真,我还得和这个哥们儿好好聊一聊,不知道他这一身傲骨,会不会屈身去参加一档选秀类节目,但就目前来看,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方法了。

        我知道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何高明也更不会不带一点商业目的来做这件事情。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的话,他希望用自己公司打造的这档节目来挖掘出袁真身上的商业价值,也希望袁真的加入能给这档节目带来更多的节目效果,然后再签下袁真。

        失神中,病房的外面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后陈艺和秦苗便一起出现在了我的病房,她们应该是来看我这个病号的。

        此时此刻,我真不想见到秦苗,要不是她出于商业利益将我拒绝的太彻底,我和乔野也不至于千里迢迢的赶到上海来求王斌,并且把自己弄得这么凄惨!

  http://www.xlwxsw.com/49/49010/140910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