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1 第 21 章
    朱文芸摇了摇铃铛,点了三炷香,插在了米碗里。

    烟雾缓缓升起,香灰飘落。

    “文誉弟弟,吃饭啦。”

    少女的嗓音比起同龄人低沉得多,她唤完,打食盒底层抽出土黄色的纸钱,旁若无人地点燃了,撒出去。纸钱打着旋儿,乘着风,落进池塘,没来得及烧完就被雨水洇湿,残缺不全地浮在水面。

    “你弟弟……”周岐想起那个明眸皓齿的小小少年郎,一时间有些恍惚。

    “淹死啦。”朱文芸淡粉的唇勾起讽刺的弧度,女孩子的长相略显平淡,与其母一样,眉毛与头发的颜色也较常人浅淡,但她这样笑起来,却有股别样的明丽之感,整个人仿佛瞬间活了一般,连说的话也沾了活气,“十岁的夏天,他掉进这个小池塘淹死啦。”

    那他们之前看到的是……徐迟的目光飘向池塘。

    少女生动的语气令人不适,周岐反感“听着你好像还挺高兴?”

    “再也没人跟我抢枣泥酥了。”少女还想笑,笑到一半却卡了壳,于是维持着一边嘴角往上扬,一边嘴角垂下去的模样,瞧着有点诡异,她哀伤道,“也再没人跟我一起玩捉迷藏了,我找不到他了,真可怜。”

    也不知道是说她自己可怜,还是说弟弟可怜。

    徐迟冷眼觑打量她,忽而问“朱文誉是失足淹死,还是被什么人推进了池塘里?”

    闻言,朱文芸眨了眨眼,扭头看向徐迟“我知道什么呢?”

    她垂着颈子,盯着暴雨下涟漪阵阵的水面,低声呢喃“我不过是个小孩子罢了。”

    说罢,她自腰间掏出一把制作并不精美的竹笛,吹了首欢快活泼颇有童趣的短曲。

    “这笛子是文誉十岁那年亲手给我做的生辰礼物。”朱文芸眉宇间笼罩着与她年纪不符的轻愁,“我与他同岁,生日一个年头一个年尾,家里人觉得年年贺两个生辰太铺张浪费,太折腾,于是就合并成一个,只过文誉的那一个。”

    “文誉怕我伤心,每年都亲手做个小玩意儿送我,他的手很笨,做什么都丑,唯独这个笛子我颇为喜爱。刚刚那首曲子,是我学的第一首童谣,也是文誉弟弟最喜欢的一首。他若是不开心,只要我给他吹小曲,他便高兴起来了。”

    “唉,可怜他才十岁……”

    姐姐絮叨着有关弟弟的点点滴滴,语气说不上有多怀念,但也足够令人动容。如果换两个心肠软一些的听众,可能早就手忙脚乱地安慰起她来。

    而徐迟与周岐只是冷眼瞧着,不打断,也不接话。

    多待无趣。

    送完饭,朱文芸收拾了食盒,掸了桌上的香灰,姗姗离去。

    铃铛声起,灰色的雨幕下,那顶显眼的红伞红得刺目。

    “你闻到没?”徐迟道,“她身上有股特殊的气味。”

    “嗯,像什么刺激性的矿物粉末,还有一点酒气。”周岐挠头,“我应该在哪里闻过,但一时间想不起来。”

    “没事,总会想起来的。”

    周岐与徐迟没走,一站一坐,在亭内枯等片刻。

    朱文誉果然还是来了。

    少年仍是上次见面时的样子,朱红底子银鼠褂,扎小辫,坠百岁锁,打雨中来却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