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第6章 地府重工
    山势连绵起伏, 整个山区沉沦在阴雨中,天边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灰云, 地府阴差的武装车队从阴阳高速路上一开出来, 迎面就被泥石流给淹了。

    “靠啊。”方晓年灰头土脸,吐掉尖叫时喝进嘴里的水,“这雨水里有股子馊了吧唧的阴气。”阴气对鬼体有滋补, 但这股子阴气很邪性, 就像是一盘背面长了毛的昂贵牛排,乍一看垂涎欲滴,仔细一品让人觉得十分可惜, 甚至需要去催吐。

    “是地气不稳。”江慎一边开车一边安抚他,“此间山区就是鬼修陵寝所在, 是她的老巢, 不可掉以轻心。”

    “烦死了,我最讨厌下雨, 要不是她, 我今天轮休呢, 我还想宅在床上追剧呢。”方晓年嘟囔着,江慎一边开车一边拍拍车身, 给车加上一层隔水结界, 阴差们一路在泥石流里乘风破浪,顺着研究过的路线进山。

    和普通人类合作是有风险的, 邓秋娥不懂法术, 所以鬼修想要她做什么, 就得给她普通人能看懂的情报,告知她明确方位,并给她设置允许她通过的特别通道,邓秋娥在发现被秦峰骗了后虽然宁死不屈保守秘密,看着十分有骨气,可惜秦峰按照常规刑侦思路检查了她的车库,邓秋娥就错过了这个配合减刑的机会。

    ——邓秋娥所有的豪车都被鬼修做过特殊标记,就像过高速路口的etc车道似的,只要扫描了车辆上的通行许可,就可以被放行。

    方晓年“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鬼修要和一个人类搞合作。”

    坐在后座的秦峰忽然回答他“犯罪也需要经费啊。”

    邓秋娥和她的迤逦集团是人间排得上名号的大财团,把持着不少实业产业,单论市值和市场控制力,比贺瑾年跳楼前的瑾秀还高,一旦把握住,能为她在阳间做许多事,能力甚至比她的法术大几百倍。

    方晓年转了转眼珠,也明白过来“哎呦喂,这个老鬼还懂啥叫经济基础决定顶上建筑呢?字面意义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秦峰“江慎,这个月工资拿给小贺,让他给你去妖市兑换成人间货币,再去给晓年买两套中学政治模拟题。”

    方晓年瞪大眼睛“hy???”

    脸黑的无常老大不答话,是江慎一脸沉痛地回答他“经济基础决定的是上层建筑,不是顶上建筑。”

    “连死了几百年的锦衣卫都背会了。晓年,以你这个学习水平,你要是没死,估计也只能考挖掘机专业吧。”秦峰拍拍他的肩膀,“要努力了,地府准备扩编,学历不行的要扣发绩效工资的。”

    “我学!”方晓年斗志昂扬,“为了赚钱看小说和买新款游戏机,拼了!”

    武装车队跟着一辆邓秋娥车库里的豪车,车队在一种复杂的气氛里轰隆隆穿过泥石流,逆流进山。

    所有阴差都在偷看自家老大们在的那辆车,甚至还有修炼过眼睛的,在偷偷用法术观察白无常的表情。

    地府的陈年旧事里,最讳莫如深的就是前任黑无常玩忽职守事件,但这事儿没被完全公布之时,新阴差们最多以为是个人鬼情未了导致误事的恋爱剧本,谁知道那竟然是个利用在职鬼仙妄图颠覆阴阳、取地府而代之、成为永生冥帝这种大型史诗剧本啊!

    当年的白将军砍了反叛的黑无常萧明水,却碍于天地规则,不能诛灭普通人的亡魂,才留了这个后患到今天。

    这一刻,所有阴差在心里整齐划一地竖起中指废物天道,僵化死板。

    阴云里传来闷闷的雷声,蔫蔫的没什么精神头。

    越往山里走阴气越重,但中央又有一股阳气,形成鼎足之势,谢祁连脸色微变“不对,那不是帝王陵寝自然的阴气。”

    “难道她拿到了最后那块阴气碎片?”秦峰挑眉,“邓秋娥找到的吗,资本家的力量这么大?”

    “不能。”谢祁连否决,“连地府都一时找不到那最后一块碎片,这阴气碎片又不会被拿到拍卖会上高价出售,邓秋娥怎么可能拿得到。”

    “那是她身边又有了其他帮手?”秦峰眯起眼睛,注视着山中的阴云。

    “她做皇帝这一世,陵寝选得极好,是山间龙脉,放在神鬼遍地的洪荒年代,这山脉就是一个能支撑起仙门大宗的极品灵脉,现在灵脉核心的位置躺着她的棺材,这些灵气就归她挥霍。”谢祁连冷哼一声,“有得是走邪路的修行者愿意同流合污,只图她牙缝里漏点灵气给他们修炼。”

    鬼修着急,甚至连邓秋娥都利用起来,就为了拿到地府这两枚碎片,是因为最后一片阴面碎片始终不见踪影,她已经耐心告罄。她和她手下的邪修没有任何发现,令秦峰心情极差的是——地府也没有任何发现。

    只有四枚碎片拼合成一个完整的御印,她才有办法夺取生死轮回、逆转阴阳。

    现在都不用地府收拾她,如果再找不到最后一枚碎片,她这个高调的冥王大业就虎头蛇尾,不攻自破了。

    “邓秋娥的事儿她可能已经知道了。”谢祁连看着前方阴雨绵绵的山路,“可她居然还敢放我们进来。”

    “她有底牌?”秦峰沉思,那鬼修实力不弱,但黑白无常联手,她没有半分胜算,按理说不该毫不抵抗才对。

    车队却一路畅通无阻,一直开到了山里。

    帝王陵寝和普通墓葬不一样,它在地表的建筑群占地面积也很大,不懂细节的普通游客可能都分不出陵寝和宫殿有什么差异。阴差们的车队就一路顺顺利利开到了地面的陵宫门口。

    陵宫和寻常宫殿很像,一个大广场,周围门廊桥柱,雕梁画栋一应俱全,唯一令众人惊愕的是——

    “卧槽?那是个飞机?”方晓年率先惊呼,下一秒,秦峰已经不在原地。

    黑衣无常瞬间出现在那架飞机上方——那是一个运输机,救援队的标准配置,飞机停在这里,不是坠毁,但里面空无一人,搜救设备和物资却还在舱室里没动。

    大雨拍打着机翼,山间能见度极低,在这种环境里目视飞行还能平稳降落的飞行员,能力惊人,屈指可数。

    “怎么回事?”谢祁连敏锐地察觉到了一样,秦峰在任务中极少有明显的个人情绪外露,除非的确事关重大。

    没等秦峰回答,他已经看到了飞机驾驶室的座椅上掉落了一个名牌,上面的名字令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