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成暴君的和亲小皇后 > 第496章 此生有你,足矣(现代篇大结局)

第496章 此生有你,足矣(现代篇大结局)

        舷窗外是无边的暗夜,月亮湮没在厚重的云层里,便连星子也不见一个。

        秦落羽两手交握放在膝盖前,竟是有些微微的发抖。

        一个小时前。

        当陵君行遵照她的要求,送她到酒店时,她想着自己不日就要回眉城,于是拨通了龚白卉的电话。

        打了许多遍,都没人接,在她要放弃时,终于有人接了起来。

        “她病情恶化,昏迷不醒,人刚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接电话的人是眉城医院的一名大夫,“你是她女儿?如果能回来尽快赶回来吧——你妈妈这么多天都是一个人住院,身边没个人照顾不行。”

        挂了电话时,秦落羽的脸色几乎没了血色。

        她记得上一世,龚白卉的病情是两个月后才住院,到了年底左右才开始恶化的,根本没有现在这么快。

        她一直以为自己还有时间,却不意龚白卉早就住进了医院——难道是因为她的重生,所以许多事都改变了吗?

        秦落羽颤声说自己要去机场,立刻回眉城时,陵君行立刻调来了陵家的私人飞机,顺便接上了葛隐,同往眉城。

        此刻夜色已深,葛隐早已在隔间休息,秦落羽却怎能睡得着。

        后悔,愧疚的心绪萦绕心头,当初她就该带着龚白卉一起来京城,找葛隐看病,不该耽搁那么久的。

        若是龚白卉有什么三长两短......

        温热的大掌握住了她冰凉的手,身侧的男人低声道:“别怕,会没事的。”

        秦落羽紧紧抿着唇,眼里却忍不住泛上泪来。

        “睡一会儿。”

        陵君行揽住女孩单薄的肩膀,微微用力,几乎是果决霸道地将她按在他怀里,“到了眉城,我叫你。”

        秦落羽欲要挣扎,然而男人坚实有力的臂膀禁锢着她,她动弹不得。

        她的心绪纷纷乱成一团,一会儿是上一世自己独自坐在学校楼顶,一跃而下的画面,一会儿又是龚白卉送她上机场,笑着冲她招手的一幕,茫茫然地想了许多。

        男人怀里清冽沉静的气息袭入鼻端,让她无端安定些许。

        似乎很是奇怪,第一次见到陵君行时,她对他并没有多少好感,可是不过短短一个多月时间过去,对他的认知却已然有了变化。

        这个人,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呢?

        秦落羽迷迷糊糊地想,难不成,真的将她当做了曾经恋人的替身吗?

        *

        再次见到龚白卉时,秦落羽的眼泪刷地就落了下来。

        一个多月前龚白卉送她到机场时,和正常人无异,而如今,龚白卉脸颊瘦削至极,憔悴得不成样子。

        她对秦落羽假称自己去环球旅游,实则在送走秦落羽后没几天,就住进了医院。

        而她之所以对秦落羽说,自己可能旅行要大半年后才能回来,也只是因为,手术加数次化疗的时间,便整整要半年不止。

        按照医生的治疗方案,本来是打算两个月后为她做手术,然而她的病情恶化程度超乎想象,不过数日后便因去市场买菜时昏倒,被人送进医院,此后便一直住院至今。

        医院为她制定了手术方案,只是因为她身体太过孱弱,一直没能实行。本来打算等她身体稍稍恢复正常一点,再行手术的,但听说葛隐来了,医院医生惊喜不已,连院长带科室主任,俱都恭恭敬敬来见葛隐,治疗方案自然全盘按照葛隐的来了。

        葛隐当机立断为龚白卉进行了肿瘤摘除手术,手术进行得还算成功,只是龚白卉的身体远比预想的要虚弱,术后又有并发症,一度生命垂危。

        那一天龚白卉在手术室呆了近八个小时。

        进去的时候是傍晚,出来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多。

        秦落羽无助地坐在手术室外,手脚冰凉,几乎万念俱灰。

        她不敢想象,如果龚白卉救不回来,那她的重生还有何意义。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那艰难的八个小时的,整个人仿佛在冰与火里被煎熬。

        后来是陵君行抱住了她,她在陵君行怀里哭得不可自抑。

        从来没有那般情绪脆弱的时候,便是有,她也从来不曾在任何人面前表现过。

        唯有那一次,唯有在陵君行面前,那是她第一次哭得那样泣不成声。

        万幸的是,八个小时的抢救,又有葛隐坐镇,龚白卉总算被救了回来,保住了一条命。

        她在医院住了近三个月才出院,这三个月,秦落羽贴身不离地照顾她,而陵君行,也不离不弃地陪了她三个月。

        龚白卉意识恢复后,趁着陵君行去买饭的功夫,她悄悄拉着秦落羽的手,狐疑地问,“这人怎么那么眼熟啊?是不是电视上那个明星来着,演过一个特别火的电视剧来着?”

        秦落羽点头:“嗯。就是他。”

        龚白卉激动了,“你去京城,怎么就认识他了?他为什么会跟着你来眉城,还帮着你一起照顾我呢?”

        秦落羽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含糊地敷衍过去。

        然而龚白卉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到底是过来人,陵君行不经意落在秦落羽身上深沉又温柔的眼神,她有什么看不出来的。

        陵君行分明是喜欢自己家这个傻女儿。

        她出院那日,陵君行亲自开车送她和秦落羽回家。

        趁着秦落羽在厨房里烧水泡茶的功夫,龚白卉对陵君行说,“我听落落说,这次葛大夫能来眉城,为我亲自手术,多亏了陵先生。”

        她迟疑着,到底还是将自己斟酌已久的一番话说出口:“我能看得出来,陵先生对落落......的心意,可是她还小,对于喜欢一事怕是还很懵懂......”

        龚白卉的话还没说完,陵君行就已然接口道:“我知道,我会等。”

        顿了顿,他又道:“我请葛老来眉城为您手术,这是一回事,我喜欢落落,这是另一回事,伯母放心,我不会借此去要求落落如何。”

        他抬眸看着龚白卉,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坦荡与笃定,“我知道她还小,我会等她长大。等到落落可以谈婚论嫁的那一天,无论她作何选择,我也绝不会勉强她。”

        龚白卉惊讶于陵君行这番话,但既然陵君行承诺不会有半分勉强秦落羽,她这个做母亲的,多少也放下点心来。

        救命之恩诚然要报答,但龚白卉不希望是牺牲秦落羽的幸福。

        若是秦落羽喜欢陵君行,那当然好,但她若是不喜欢,她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

        何况她还太小,十六岁时的喜欢,和成年后谈婚论嫁的喜欢,那不会是一样的。

        更何况,陵君行的身份和地位摆在那里,一时心血来潮对秦落羽动了心,几年过去,或许又会有别的女孩入了他的眼。

        到时若是秦落羽陷得太深,反而最后受伤的只是自己。

        龚白卉与秦落羽也进行过一番深谈,将自己的顾虑也都告诉了秦落羽。

        秦落羽比她想象的要平静从容,她对龚白卉的担忧不以为然,反而还安慰她:“妈,他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喜欢我?而且我对他除了感激,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绝对不会让自己受伤。”

        此后两年,秦落羽留在眉城继续上学,而陵君行回了京城,只是每隔十天半个月,势必会来眉城看望秦落羽。

        两年来,秦落羽和龚白卉都习惯了陵君行的存在,甚至,在他偶尔没能如期赶来时,秦落羽竟然会惘然若失,会忍不住去想他。

        当初她曾信誓旦旦对龚白卉说,自己对陵君行,没有什么别的感觉。

        可是两年后,她有些不太确信自己的内心了。

        然而她终究还是犹豫不决。

        陵君行问她高考是否报考京城的大学,秦落羽思虑良久,还是拒绝了。

        “我想陪着我妈妈,我不想离眉城太远。”

        她说,她只会考虑省内的大学,不可能去京城。

        但其实龚白卉说过,如果她报考京城的大学,龚白卉会和她一起搬去京城。

        所以陪伴龚白卉,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她不愿意去京城的真正原因,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对陵君行的不确信。

        不确信他对自己的这份不明所以的“感情”,能够持续多久。

        她将自己最终想要报考的大学告诉陵君行时,陵君行却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失望,反而温声道,“留在省里上大学也好。”

        他说,“你不想来京城没关系,我去找你便是。”

        那时秦落羽自然不知道,陵君行已然开始准备将京城的部分业务转到眉城所在的省内,并做好了要长待的准备。

        高考填完志愿的那个暑假,秦落羽给陵君行打电话,让他不要来眉城看她,“我要和我同学去旅行,可能得一个月才会回来。”

        陵君行问她,“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男同学。”秦落羽说。

        那头沉默了片刻,只说了一句:“玩得开心。”

        其实这次出游的人,男女同学都有,平日和秦落羽关系还不错的七八个同学,约着一起毕业旅行。

        而秦落羽之所以骗了陵君行,原因其实带着几分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高考前不久,薛玉衡和裴颂来眉城看望过她和龚白卉。

        那一晚,秦落羽悄悄问薛玉衡,为何陵君行会对自己这么好,为何他在初见她时,就做出那般匪夷所思的举动,不顾一切将她抱在了怀里。

        薛玉衡想了想,才开玩笑般回答她:“我要说他一直在找一个人,而你恰巧就是他要找的人,而且,注定是要嫁给他的人,你信不信?”

        秦落羽当然不信。

        她想,有没可能她最初的猜测是对的,可能她只是长得与陵君行的初恋或是深爱的女子相像而已,以至于陵君行将她当做了替身。

        这两年来,有陵君行在她身边,事无巨细都被照顾,她感觉自己人都娇气了不少。

        以前还能假装孩子,在陵君行面前撒娇,可如今她已经过完十八岁生日,算是成年人了。

        陵君行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他喜欢她,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她甚至都不能明确。

        她想要借着这场旅行,捋清自己和陵君行的关系,究竟对他是哥哥般的依恋多一些,还是真的对他也有些许喜欢呢?

        等她上了大学,是要和陵君行更进一步,还是,该和陵君行划清界限,找个男朋友谈一场真正的恋爱?

        这场毕业旅行说好是一个月,但后来远远超出了预定时间。

        都是年轻人,又都是同学,玩得开心,一时也就忘了时间。

        毕业旅行的那帮同学里,有个和秦落羽关系很不错的男生,对她表白了。

        他说自己暗恋秦落羽已经好几年,从初一那年和秦落羽同桌后,就很喜欢她,只是那时不知道是喜欢而已。

        那同学的成绩其实可以考取国内排名第一的高等学府,然而听说秦落羽报考了省内大学,他也改成了和秦落羽一样的志愿。

        那晚的篝火宴会上,他单膝下跪问秦落羽愿不愿意做他女朋友。

        周围的同学都撺掇秦落羽答应,秦落羽看着面前这个男生,脑海里不知为何想起的是陵君行。

        她本来不想答应的,可她突然想,要是陵君行知道自己有男朋友了,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秦落羽也不知怎么,就答应了那个男生。

        可是很快她又有点后悔,那一晚她第一次喝了酒,有些醉了,同行的女孩扶着她回房,陵君行便是在这时打来了电话。

        同行的女孩接了,她其实见过陵君行,只是一直以为陵君行是秦落羽的表哥,所以很是开心地说:“落落被人表白了,她答应做人家女朋友啦,她一时高兴,所以喝醉了......明天我们还不回家,要去缘空寺玩呢......”

        秦落羽伸手接过电话,叫了一声“哥哥”时,话筒那边死寂般的沉默令她很是不安,她以为陵君行会说些什么,然而他终究只是低沉地说了一句“我在眉城,等你回来”,就挂了电话。

        那一晚,秦落羽怎么都睡不着。

        不知为什么,她很想见到陵君行,想要立刻就回去。

        然而同学拉着她,兴致勃勃地给她介绍,“缘空寺非常灵,求什么都能实现愿望。咱们怎么都得去拜一拜。”

        秦落羽没办法,只好去了。

        她其实根本没心思去转,再加上头天没睡好,同学们在寺庙里拜来拜去时,她就坐在大雄宝殿门前的石阶上歇了会儿。

        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她撑着头,睡着了。

        好像坠入了一个迷离的幻梦里,许多离奇的场景纷纷闪现。

        有人似乎在对她说,“你是大秦国的三公主,这场和亲,你必须去。”

        她哭闹不止,趁夜逃出了皇宫,大雨滂沱而下的破庙里,她与一名玄色衣袍的年轻男人并肩避雨,那男人轮廓矜冷俊美非常,五官竟依稀像极了陵君行。

        画面一转,她懵懵懂懂穿上大红嫁衣,被扶上花轿,迎亲队伍乐曲齐奏,她被送进一座宫殿中,盖头掀开时,再次见到了那个像极了陵君行的男人,她言笑晏晏地喊他“夫君”。

        再后来,她跟着“陵君行”到了都城,她生病时,他抱她在怀里,亲自喂她水喝;月夜下,她哭个不停,他温柔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拥她入怀。

        他为她种下无数桃花树,在漫天如绯色雪花飞舞的桃花中,吻着她;

        洛城的大雪里,他伫立白玉桥边一夜,碧玉短笛呜咽难以成声;

        他不惜大动干戈,挑起天下战争,踏遍天下只为寻她;

        她丧生在缘空寺那场大火中,他抱着她的尸身,一动不动坐在森寒的辒辌车中,后来捧着她的骨灰,呕出一口心头血来;

        他弃了生生世世轮回路,逆天而行设下浮生道,只为再见她一面,而她终于归来,陪他度过那一生时,她与他相约,来世再做夫妻......

        上一世他找到她时,她早已自尽身亡,生生错过了一世,而这一世,这一世......

        而她与他相逢这么久,对他的至深情意,竟茫然不知,任由他苦苦等候她这般久。

        秦落羽满眼是泪醒来时,立刻准备回家。临走前,不忘跟那位向她表白的同学发消息说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那人,也是我以后要嫁的人。”

        她匆匆奔出缘空寺时,便发现寺庙的石阶下,站着一袭修长挺拔的身影,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

        秦落羽一步步走下台阶,他听到脚步声,缓缓回身。

        对上他晦暗难明漆黑深沉的目光,秦落羽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轻声道:“不是说你在眉城等我?什么时候来的?

        陵君行的嗓音有些嘶哑,“来了一会儿了。”

        顿了顿,他终于道,“你同学说——说你答应做人女朋友了?”

        秦落羽努力露出个笑容,“是啊。我答应了。”

        可是又拒绝了。

        陵君行闭了闭眼,再睁开时,视线在寺庙山门“缘空寺”那几个大字上停留片刻。

        从遇到她的那天开始,他就一直在等她,等她长大。

        他曾经以为两年的相处,她多少会对自己有些许感情。

        然而他到底是错了。

        这一世,她什么都忘了,以前的事她都不记得了。

        她才刚满十八岁,她和所有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没什么两样。

        她会遇到喜欢的人,而他却只能默默站在这里,甚至不敢对她有任何过分的举动。

        爱到极致时,竟只是希望,她能过得开心,幸福就好。

        哪怕,她要离他而去,他也终究不敢强留她在身边。

        她会恨他,而他,不希望她对他最后的情感,带着恨意。

        那一世,他设下浮生道只求与她相见时,方士们竭尽所能,也只为他争取了短暂的三世轮回。

        而决定浮生道能否破解的关键,在最后一世。

        若他没能找到她,抑或,找到了,而她却不曾爱上他。

        那这一世之后,他便将魂飞魄散,与她再无相见之期。

        这是他曾经选择的路,他对自己的结局早有预期。

        然而,却还是会心痛难当。

        不是因为即将到来的魂飞魄散的命运,而是,便是这最后一世,终究也只能远远地看着她,祝福她。

        陵君行想起有一次,他陪她走在眉城的街头,有粉丝认出了他,激动地围过来问他,这个女孩是不是他女朋友。

        他没说话,却只是注视着秦落羽,而她不出意外地否认了。

        她说,“不是哦,他是我表哥。”

        彼时他不动声色,然而心内终究是不悦的。

        可是她说不想那些粉丝误会,她拉着他的手,侧头笑着,“不如你以后就假装我表哥,好不好?”

        他失笑,却也顺着她的话,半开玩笑道:“既是表哥,那叫声哥哥来听听?”

        她便脆生生地果真叫了他一声哥哥。

        此后直到现在,每次见面,她便喊他哥哥,他作为家长去过她的学校开家长会,而老师同学也真以为他是她的哥哥。

        陵君行自嘲地想,也许当初就不该让她喊他哥哥的。

        都成她哥哥了,她又怎会对他有其他想法。

        如今她有了喜欢的人,他这个做哥哥的,却终究只能做哥哥了。

        见他不说话,秦落羽走到他面前,仰着脸凝视着他。

        她眼里蕴了泪,泪水簌簌落下。

        陵君行怔了怔,“怎么了?你......男朋友,欺负你了?”

        说到男朋友三个字时,他的声音很有些生硬。

        秦落羽被气得又哭又笑,“是啊,他欺负我了。他好多好多事瞒着我,不肯告诉我,要不是我发现,还不知道他瞒着我到什么时候。我好气好气。”

        陵君行深深吸了口气,正要说话。

        秦落羽已然扑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了他,更咽道:“你还真就同意我做别人女朋友了,陵君行,你是不是还打算放弃我了,不要我了?”

        他听到她有男朋友,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而且那么自然地就说出了“你男朋友”这四个字。

        要是她没有在缘空寺知道过去的事,他估计什么都不会告诉她。他以为这是对她好,以为她这样就幸福,却不知,这才是她最大的遗憾。

        陵君行身体僵了僵,良久,抬手抚上女孩的发,低声道:“没有,没有不要你。”

        “你就有,就有!”秦落羽哭得泣不成声,“你为什么一定要等我长大,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以前的事?为什么一直瞒着我?陵君行,你记得前世前前世的事了不起啊,你就这么瞒着我,很好玩吗?”

        陵君行瞳眸幽深,声音异样低沉,“你......知道了?”

        “不然呢!”秦落羽哭得不可自抑,胡乱捶着男人的胸膛,“陵君行,我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这样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凭什么不告诉我!!”

        陵君行拥住她,低声哄着她,“嗯,是我不对,我错了。”

        秦落羽埋首在他怀里,抽噎不止,也不知哭了多久,情绪才总算平静下来。

        “总之你别想丢下我,别想不要我,别以为我喊你哥哥,你就真成我哥哥了。”

        女孩打着哭嗝,说话一抽一抽的,“我现在已经十八岁了,我已经成年了,我要和你结婚。”

        陵君行轻轻为她擦去眼泪,笑道:“国家法定结婚年龄,女孩是二十岁,才能领结婚证。”

        “那就去国外先领个证,今天就去。等我满二十岁了,在国内再领一个。”

        秦落羽眼睛红红的,“反正你这辈子别想不要我,也别想丢下我。”

        陵君行凝视着女孩,眼底是说不出的宠溺与深情:“好,今天我们就去国外领证。”

        秦落羽这才露出笑容,撒娇道:“那你以后只能爱我一个人,不准喜欢别人。”

        陵君行柔声道:“嗯,只爱你一个人。”

        怎可能去爱别人。

        此生有你,足矣。

        ——

        完

  http://www.xlwxsw.com/119/119770/515303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