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古希腊日常生活 > 戈尔哥

戈尔哥

        第一百六十五章(修)



        秋日的斯巴达平原,  田野里的庄稼都收割完毕了,空荡荡地没什么人,只有一些树林里有一些农人在采伐檞树——这时候采伐的檞树不生虫,  是制造犁辕的上好材料。



        通往城镇的道路两旁,树木木叶尽黄,风过处簌簌飘落,  塞雷布斯与伙计们赶着马群从树下经过,落叶坠落到他们的肩膀上、骏马的脑袋与鬃毛上。马儿们使劲甩甩头,落叶又飘落到尘埃里。



        淡金色皮毛的珀伽索斯驮着塞雷布斯轻盈地跑在马群最前面,  浅灰的格雷跟在它旁边,就像金色与银色的风。偶遇他们的农人或行人时常会难以置信地揉揉眼,怀疑自己看到了不属于人间的景象。



        到了斯巴达城外,  路上行人渐多,马队放慢了脚步。这回人们虽然不再误会他们是巡游到人间的神明了,  但惊艳的目光只增不减。很多人上前搭讪,询问这些马卖不卖,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也不走,尾随着他们围观,  一直跟到了城里。进了城,他们更是几乎把城里所有斯巴达人都吸引来了。



        塞雷布斯等人带着马匹直接去了国王克列欧美尼斯的家。克列欧美尼斯不在家,但他的女儿戈尔哥在家。戈尔哥看到这些马,  喜悦极了,让他们先把马牵到自己家的马厩里,等父亲回来。



        斯巴达国王的家虽不及波斯王宫气派,  但马厩里盛下二十多匹马仍然是绰绰有余的。戈尔哥极为喜欢这些马,  熟练地一匹马一匹马检查它们的牙齿筋骨,  尤其喜欢珀伽索斯和格雷,  问道:“这两匹卖吗?”



        塞雷布斯说:“它们不卖。”



        戈尔哥说:“你开多少价都可以。”



        塞雷布斯语气坚决,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地说:“多少钱都不卖。”



        戈尔哥不放弃地追问:“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么好的马?”



        塞雷布斯说:“这匹灰马是我从色雷斯人手里买的小马驹,亲自从小养大。这匹金色的马是波斯的薛西斯王子送给我的。”



        戈尔哥惊讶极了:“波斯的王子送你的?”



        塞雷布斯说:“是啊,所以都不能卖。”



        戈尔哥问:“你去了波斯?波斯的王子为什么要送给你马?”



        塞雷布斯说:“这是很长的一个故事。”他大致说了说在波斯的遭遇,戈尔哥的注意力从马儿上移开了。她专注地倾听着,在听的过程中问了好多问题。塞雷布斯惊讶地发现,这位才十五六岁的斯巴达公主,居然很有政治敏感性。她问的都是波斯的道路、河流,波斯各民族的方位、实力,波斯政治人物的性格、彼此之间的矛盾等。他在雅典与朋友们谈论这些事情时,那些成年人都没几个问这些问题。



        两人正谈着话时,克列欧美尼斯回来了,与他一同来的还有列奥尼达斯。克列欧美尼斯一走进来,目光就落在了珀伽索斯身上,赞叹道:“宙斯啊!”



        列奥尼达斯的眼睛也黏在珀伽索斯身上挪不开了。



        两人上前看马,对珀伽索斯好一通赞美,也问塞雷布斯卖不卖,塞雷布斯自然又拒绝了。戈尔哥说:“父亲,这匹马来历非凡,我觉得你应该听听它的来历。”



        克列欧美尼斯兴趣盎然地问:“哦?它有什么来历?”



        戈尔哥说:“这件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父亲,我建议你请这位神眷之子到会客室里坐下,让奴隶去公共食堂里拿来你的食物和酒,请这位神眷之子一起吃饭,边吃边慢慢听他说。我保证,这非常值得一听,刚刚他还没讲完,我也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他。”



        克列欧美尼斯很相信女儿,说:“我相信你的判断,戈尔哥,你的头脑比许多男子更具有智慧。那么神眷之子,你愿意到我的客厅里坐下,与我一同用餐,为我们讲讲这匹‘珀伽索斯’的来历吗?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先问问列奥尼达,他是否想先挑选自己的马匹?”



        列奥尼达说:“我也很愿意听听这匹金马的来历,国王,你介意我也与你们一起吃饭吗?”



        克列欧美尼斯不介意,于是列奥尼达托他的奴隶把自己的饭也取来,几人一起去了会客室。



        克列欧美尼斯让黑劳士去公共食堂去取自己的饭来——斯巴达的公民一般是要在公共食堂一起用餐的,只偶尔的情况下才会在自己家单独做饭,连国王也不例外。



        很快食物就被取来,是些制作的很粗糙的面包、奶酪、葡萄酒,和少量的肉。塞雷布斯观察了一下,国王的食物和列奥尼达斯的一样,只是分量比他多一倍而已。



        克列欧美尼斯虽然是国王,但也只长了和普通男子一样大的胃,多出来的食物他是吃不了的。平时这份食物他会分给家人享用,这次就请塞雷布斯吃了。



        戈尔哥和他们一起吃饭,她吃的应该是自己家里做的,看起来倒比公餐还精细些。



        吃着饭,塞雷布斯又给斯巴达国王讲了一遍得到珀伽索斯的经过,克列欧美尼斯不愧是戈尔哥的父亲,听说他去了波斯,立刻问起了波斯的疆域河流,感兴趣的点和戈尔哥一模一样,除此之外,他还问了波斯的国力,国王对国家的控制力等。



        塞雷布斯是很细心的人,都留神观察过,对这些问题都能回答的上来。



        克列欧美尼斯对他刮目相看:“神眷之子,我听过那个和你有关的神谕,你有这样的智慧,也许将来真的会决定希腊和波斯的命运。你认为波斯国王是怎么看待我们希腊的?”



        塞雷布斯没有讲大流士对雅典的仇恨,沉默了一会儿,说:“国王,据我看来,大流士的欲望膨胀无限,恐怕太阳光辉能照耀的地方,他都想要都要使之臣服在他的脚下。除非斯巴达人愿意臣服,否则他军队的铁蹄迟早要踏上这片土地。”



        斯巴达也拒绝了来索取“水”与“土”的波斯使者,克列欧美尼斯叹息了一声,说道:“斯巴达人天生都是战士,怎么能跪在主人的脚下做奴隶!敌人如此强大,整个希腊都必须团结在一起才能抵抗那最悲哀的命运,但有人却为了争权夺利,在我去惩罚背叛希腊的城邦时,将长矛捅向我的后背!”



        他的话似有所指,应当与波斯的内政有关,塞雷布斯不太明白,没有接话。



        克列欧美尼斯解释道:“神眷之子,你可知道,埃吉那已向波斯献上‘水’和‘土’了?你们雅典恐惧他们会与波斯联合,向你们进攻,便来向我求援。我带领军队到埃吉那去,想要逮捕埃吉纳人中那个主张背叛的罪魁祸首,我们城邦之中,在上一次奥林匹亚赛会中夺得了驷车冠军的英雄,为了与我争夺权利,打击我的威信,却暗中送信给他们,挑唆他们反抗我,致使我无功而返,只能任由埃吉那人站到波斯人的那边去!”



        上一界奥林匹亚赛会的驷车冠军,可是斯巴达的另一位国王戴玛拉托斯!他是第一位夺得奥林匹亚冠军的斯巴达国王,希腊世界到处传颂着他的名字,连塞雷布斯都听说过。



        斯巴达的双国王这是正在内斗?



        塞雷布斯露出一个对另一位国王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深感震惊的表情。



        戈尔哥说道:“等到危机临近,公民们会弄清谁更有才能,更能率领我们夺取胜利的,父亲。”



        克列欧美尼斯说道:“虽然如此,我却宁可城邦不会遇到危机呢,我的孩子!”



        戈尔哥说:“但我恐怕这是无法避免的。”



        克列欧美尼斯请塞雷布斯继续往下说。



        等塞雷布斯继续说完他怎么得到了珀伽索斯的,克列欧美尼斯惊异道:“你竟然得到了波斯王子的赏识!神眷之子,你果然是个非凡的人。不过这样说,那匹金色的‘珀伽索斯’你是真的不能卖了。”



        戈尔哥也很遗憾,但说道:“就算买不到那匹黄金马,那些阿拉伯马也够好了。父亲,你看着,我明年也能在奥林匹亚上夺一个驷车冠军回来。”



        塞雷布斯一愣,问道:“公主买这些马是为了参加明年奥林匹亚的驷车比赛?”



        戈尔哥回答道:“怎么?奥林匹亚只规定女子不许进运动场,可没有规定不允许女子参加驷车比赛。”



        奥林匹亚的驷车比赛不要求参赛的人亲自驾车上赛场,谁是马车的主人,就等于是谁参赛了。以前从来没有过女子参加奥林匹亚的驷车比赛,但是也没有明确规定,主人是女子的驷车不可以参加。戈尔哥如果要参赛,确实也不算违规。



        塞雷布斯沉吟了一下,微笑道:“明年公主想要夺冠恐怕不容易,因为明年我也会参赛。”



        戈尔哥瞪着他,问:“你也要参赛?你手里还有更好的马?——如果波斯王子赠送给你的马都是金马那样的马,它们未必适合挽车!”



        ※※※※※※※※※※※※※※※※※※※※



        感谢在2020-10-25  10:23:08~2020-11-10  09:31: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dolphin1988  20瓶;sundaybetty  10瓶;粥可温  2瓶;现在是明早了、54833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古希腊日常生活请大家收藏:()古希腊日常生活青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xlwxsw.com/19/19931/272965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