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第一讼 > 第八百零二章 真好

第八百零二章 真好

        第八百零二章真好

        凤戈笑了笑,抬手示意诸人静音。缓缓环视一周才淡淡开口。“多谢各位。”做为皇帝,他的一俯身,几乎吓坏了所有人。贾骏几乎跳了起来。“主子爷,这是做什么?哪有当天子的对臣子言谢的。再说,我们也没做什么,实在担不起主子这句谢啊。”

        “多谢诸位替阿樱祈祷,多谢诸位不眠不休在院中静候……若没有诸位,阿樱或许便真的……总之,多谢了。”

        凤戈相信人多力量大。

        老天一定看到了,所以才将他的阿樱还给他。

        萧子彦看着凤戈,眼中是赞是放心。他一直以为凤戈这人太硬了些。性子硬,骨头硬,怕他对萧樱不够耐心。可是两人成亲一年多了,如今孩子也生了,萧子彦看到的凤戈,对萧樱宠的简直无法无天,他这个当父亲的,恐怕都做不到。

        一个男人,陪着妻子生孩子。

        他们草原儿女不讲究这些,可也没几个屈尊降贵的去陪妻子生孩子。

        仅这一项,凤戈在他心中就是个可以把女儿一生托付之人了。

        这近十几时辰,他看到的东西实在让他惊诧……不知不觉间,他的女儿真的已经长大成人了。她竟然有了这么多死忠的属下,这么多人真心在意着她的生死。

        她的阿樱,真的是个厉害的姑娘。

        “这都是我们心甘情愿做的,你也不必言谢了。只要阿樱好好的,我们这里所有的人……便是刀山油锅走一圈也是心甘情愿的。”云驰扶起凤戈。

        这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幼时的冷情,如今的痴情。

        本以为会孤寂一生,却找到了伴随一生之人,如今又生了孩子,云驰觉得自己就像个老父亲,终于可以放手让儿子独立去闯荡了。

        他很感谢萧樱,萧樱是凤戈的救赎。

        他和萧子彦在这点上颇有共同语言,两个两父亲对视一眼,随后都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情。

        “否极泰来。阿樱注定是个有福之人。”

        “那是自然,本王的女儿自然是极有福气的。乖女婿,我的小外孙叫什么名字啊?”

        凤戈怔了怔。

        “我和阿樱还没有想好,阿樱说岳父大人德高望重。还请岳父大人赐名。”凤戈机灵的道。凤戈的恭维对萧子彦来说果然十分好用,他笑呵呵的拉着云驰给孩子想名字。

        两个加起来近古稀的人,像孩子似的争辩来争辩去。

        都觉得自己想的名字更好些。

        诸人:“……”怎么总觉得主子这手像是故意的呢。

        凤戈不再理会那两位,招招手将娄柏昀,秦征等唤到近前。“让那二位去争吧,我们来说正事……启国的国书,几位有什么意见?”当时萧樱要生孩子,凤戈没什么心思料理这些。如今萧樱平安了,他终于想起还有封国书未回呢。

        提起这个娄柏昀就一脸怒意。

        “简直就是倒打一耙。明明当年是启帝韩固所为,累得潼关数千百姓丧命。如今他却只字不提,只说我们在潼江所为居心不*良。陛下不如直接发一封国书质问当年之事?臣倒想听听启帝怎么辩解?”

        娄柏昀实在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国君。

        小小的启国,非但不安分守己,竟然还敢出言挑衅。他不相信启帝想不到他们在潼江大动干戈的原因。

        却还出言质问?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娄大人息怒,此时质问没什么意义?如果启帝真心想和咱们化干戈为玉帛,就不会发国书质问了。依臣看,启帝这是打算我和们撕破脸皮了。要想动手,总要师出有名。臣觉得这是启帝在给自己造势。”秦征开口说道,他为人沉稳,说话也是温温和和的,很少有这般笃定的语气。

        凤戈不由得多看了一眼秦征。

        这人是萧樱看中然后举荐给他的。倒确实是个有本事的。肚子里即有墨水,为人处事还能做到端正平和,实属难得。

        他是新臣,而且是破格提拔,自然有老臣背地里议论嘲讽,可是秦征似乎从来听不到这些,该如何便如何。时间久了,倒也和大家渐渐相离。质疑他的话渐渐少了。

        “给自己造势?你的意思是……启国难不成还真的要和我们动手?”娄相觉得可能性不大。

        小小的启国,国土国民如何能和凤氏相比。国力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他们敢和凤氏动手?

        “除了这点,臣想不到其他的理由了。确实,小小的启国,如果不是打算和咱们凤氏撕破脸面,何必如此挑衅。启帝明知自己的儿子韩晰落入我们手中,却还发国书质问,难道目的还不明显吗?臣猜想,启帝恐怕有什么倚仗,我们还是要提防一二的……”

        “启帝能有什么倚仗,难道还会和萧氏结盟不成?”

        娄相觉得秦征小题大做了。

        启国一边和凤氏接壤,一边和萧氏接壤。如今萧氏的长宁公主可是他们的皇后娘娘。萧氏护短最是厉害,而且长宁是萧氏这一辈中唯一的姑娘,简直万千宠爱于一身,据说,如今的萧帝,也就是长宁的外公,最疼的不是几个孙儿,而是长宁这个孙女。

        这次派了萧家两位皇子亲自将长宁大婚的贺礼送达。

        如果这些东西也充到萧樱的嫁妆中,这些嫁妆加起来,恐怕都能赶上启国一年的进项了。

        那是何等一笔财富!可见长宁在萧氏的受宠爱程度。

        长宁即在此,萧氏必不会和启国联手。至于萧子宁帮助韩晰掩饰身份,萧子彦事后如实说了,只是因为两人同病相连,他帮韩晰,只是单纯的帮韩晰,和启国没有丁点关系。

        所以萧氏和启国结盟实在是机率不大。

        除了萧氏,启帝还有什么仪仗?“自然不会是萧氏……臣研究过几任萧帝,正史野史都钻研过。萧氏一脉素来重信,绝不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之人。何况有长宁皇后在,萧氏就算结盟,也只会和咱们凤氏结盟。”

        娄相脸上难掩疑惑。

        “可除了萧氏……还能有谁?”

        是啊,还能有谁?有谁能让启帝觉得自己有和凤氏一争之力!

        终于,萧子彦和凤戈争执告一段落。两人最终想了个折中的名字。

        “……叫笙,乳名笙哥儿。这是阿樱小时候,她祖父给她取的,阿樱用了十几年。受了伤后,才换了樱字。”

        凤笙。凤戈知道萧樱是她自己真实的名字。而凤笙则是真正长宁公主的名字。萧樱一直觉得自己亏欠了正主,用这个名字也好,算是一种弥补。想必阿樱必定喜欢。

        “凤笙。听起来就觉得多才多艺,将来必定是个比他父皇还受姑娘们欢迎的贵公子。”

        “笙殿下,确实挺文雅的。”

        “……好听。”贾骏和缪小公子肚子里实在没什么墨水,只能干巴巴的夸好听。凤戈笑了笑,觉得心里沉甸甸的。不知不觉间,他有了他的阿樱,也收获了重多臣子的忠心。

        他以前什么都没有。

        现在却是个豪富了。

        凤笙,他和萧樱的独子。

        这是个必定万众瞩目,必定不凡的孩子。

        “我赞同秦征的说法。那个启帝,必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仪仗。不过我们不惧。刚才我和萧二殿下商量过了。对外放出萧氏和凤氏结盟,共御外敌的说法。”

        萧子彦点头。

        “我们萧氏向来不招惹旁人,可也容不得自己人被欺负。乖女婿只管放心,父王是绝不会让人欺负你和阿樱的。”萧子彦信誓旦旦的道。

        “……多谢父王。”

        这还是凤戈第一次被当成孩子,有长辈信誓旦旦的护着,感觉还挺稀奇。

        而且他能感觉出萧子彦是真心爱护他的。

        这位萧二皇子自从回京,明里暗里帮了他良多。只要事关萧樱,他向来冲在第一个。他真的是全天下最好的父亲了。

        “多谢父王。”凤戈再次开口,萧子彦脸似乎有些红,凤戈冷冷清清一个人,这么一谢再谢的,还真让他有点不适呢。

        “行了。今天到此为止吧,大家也都累了……乖女婿,你好好陪阿樱,我们就先出宫了。那个启帝你只管放心,我回去便和你两位皇叔商量,反正阿樱母子平安,他们也是时候回萧氏了,我写封信,你再写封国书,别忘了用印……带回给阿樱的祖父,两国正式结盟,看以后谁还敢欺负你们小夫妻!”

        如今他可是当外祖父的人了。

        谁敢欺负女儿和外孙,他一定和谁拼命。

        那小小的启国想搞事,他倒想看看那启帝有多大的胆子。

        “你也不必谢我,我们可是一家人,你唤我一声父王,一个女婿半个儿,我当你是我的孩子。哪有当老子的不护着自己的孩子的。那个启国的国书,你甭理会。他想挑个名目,我们偏不让他如愿。找些人,去启国散播散播他们启帝的英雄事迹……我倒想看看这事在启国闹开,那个韩固如何平息!”

        这倒和凤戈的思路一样。

        他其实已经暗中安排人去办了。

        不过此时还是重重点头,表示自己竟然没想到,多亏萧二皇子提点。

        萧子彦被凤戈奉承的晕晕乎乎,险些找不到北。

        其实凤戈也不仅仅是奉承,是他突然很感激萧子彦,感谢他生下萧樱,感谢他带着萧樱来此,才让他拥有了挚爱。

        所以他对萧子彦无有不应,心知萧二皇子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就顺着他的心意说话便是。再奉送几句好听的,萧子彦是个好哄的,果然就一脸喜色。

        凤戈也很高兴。

        他觉得自己简直重活了一次。心里涨的满满的喜悦之情。

        他恨不得昭告天下,让世人都知道他有多幸运。

        樱歌院中。

        凤戈回来时萧樱还在睡,和他走时模样一样,脸色渐渐有了血色,萧樱睡的很平静,凤戈轻轻坐在她身边,小心翼翼的将萧樱的小手握在手中。

        他看着萧樱,他觉得自己这么看她一辈子也不够。

        人生很长,人生又很短。人生长的仿佛没有边际,十年二十年……可人生又很短,短的仿佛一眨眼便会走到尽头。不管是漫长的一生还是短暂的一生,有萧樱相伴,他觉得都是圆满的。

        嬷嬷小心翼翼的抱了笙哥儿进来。

        “……陛下,小殿下刚吃饱,奴婢抱来放到娘娘身边,娘娘醒来便能看到小殿下,必然欣喜。”

        凤戈点头。

        嬷嬷小心翼翼将孩子放到萧樱身边。

        行了礼悄悄退下。

        凤戈打量着襁褓里的孩子。凤笙,他和阿樱的孩子。

        睡着的小模样和萧樱很像,微嘟的小嘴儿,高挺的小鼻子,还有长长的睫毛。

        这是个模样即像他,也像阿樱的孩子。凤戈想要摸一摸孩子的小脸,可又缩了回来,他笑了笑,还是放下手来。小东西太小了,他有些不敢碰。

        他在心中暗暗对孩子说……

        你娘生你在阎王殿前兜了三圈,几乎丢了半条命。你是个幸运的孩子,有阿樱这样聪明的母亲,有他这个当皇帝的父亲,注定一生不凡。你要快些长大,长成男子汉,然后保护你的母亲。

        萧樱足足睡了几个时辰,直到入了夜才眼开眼睛。

        孩子中途又喂了两次,萧樱醒的时候,正甜甜的睡着。

        萧樱睁开眼睛,也许是母子连心,她本能的一侧头,便看到孩子安安静静的睡在里侧。

        小脸白白的,小黑发黑黑的。萧樱眼眶一热,下一刻一只大手便轻轻的抚上了她的脸:“不哭,女人做月子不能落泪。”

        萧樱转身,看到凤戈。

        男人眼睛亮亮的,仿佛世上所有的光亮都汇集在他的那双眸子中。

        萧樱轻唤道:“五哥。”

        “恩。五哥在。孩子也在,父王和皇叔给他起了名字,叫凤笙,小名唤做笙哥儿。”

        笙哥儿。

        萧樱觉得有些意外,可又有种宿命的感觉。“我一直觉得亏欠正主,如今孩子用了笙字,算是一种补偿吧。笙哥儿,我的笙哥儿。”

        “我猜你会喜欢的。父王还说凤氏和萧氏结盟,共中御敌。”

        “……真好。五哥,真好。”

  http://www.xlwxsw.com/43/43433/218781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