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窃香(快穿) > 第41章下不出蛋的母鸡(三十九)

第41章下不出蛋的母鸡(三十九)

        39

        “娘,  那以后是不是我就要叫小叔叔爹爹了?”

        晚香被小芽儿的话问得一愣,旋即热了脸。

        “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么问?”

        小芽儿还小,哪懂得掩饰,下意识就看了看坐在一旁,  正拿着块儿布头练针线的姐姐。

        大芽儿也六岁多了,  一般女娃这个年纪都要开始学些针黹烹饪之事,  虽然晚香也不精,  但是教个孩子还是没问题的。

        这不,  这几日大芽儿就练上了,行走兜里都揣着一块布头和简单的针线练走针。

        晚香跟着小女儿去看大女儿,大芽儿也不吱声,  只管闷着头。

        还别说,小小年纪能有这么淡定,也不知道随了谁。

        眼见在大芽儿那儿得不出结果,晚香也就放弃了,摸了摸小芽儿的脑袋,问道:“那你愿不愿意叫小叔叔爹爹啊?”

        小芽儿没说话,  小脸儿上满是犹豫和别扭。

        到底已经开始记事了,一时半会儿哪有那么容易就改口,晚香本来也就没有想强迫孩子们马上就改口的想法。

        “叫叔叔和爹爹都可以,芽儿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  娘不强迫你们。”

        说这话时,  晚香看了看大芽儿,  大芽儿半垂着头,  手上动作停了似乎屏息在听,晚香在心里叹了口气,倒也没说什么。

        像小芽儿这个年纪,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来得快也忘得快,这茬略过之后倒也没再提。

        到了中午晚香去做饭,古亭跟去了灶房。

        “你去玩,我帮你娘烧火。”古亭对大芽儿道。

        大芽儿犹豫了下,倒也没拒绝。

        现在古亭已经差不多痊愈了,除了走路慢点,但他说再养几天就能好,这人身上太多秘密,问了他也不说,晚香也就不问了。

        古亭在灶膛前的小马扎上坐下,橙红色的火光照亮了他的脸颊,晚香憋了半天说了句:“这火其实不用人看着。”

        他也不说话,握着锅铲的晚香心里有些无奈又有点窘。

        沉默在继续,只听得锅里翻炒的动静。

        晚香拿了盐罐子往锅里放盐,她头上包着布帕子,以免弄污了头发,扭身打算把盐罐放回去时,撞在古亭的胸膛上。

        “你走路不出声?”

        古亭也没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默默把盐罐接过来放回原位,锅里滋拉滋拉响着,晚香也顾不得跟他说话,忙转身照顾锅里的菜。

        翻炒几下,稍微加了些水,盖上锅盖,晚香这才显得没那么手忙脚乱了。

        闲了下来,她也不去看他,装着要处理菜去案板前忙着。

        “这灶房里缺扇通风的窗户。”

        “我记得你和长安说要起房子,等过两日我进山一趟,我还攒了些银子拿来用。”

        本来晚香不想理他的,听到这话有点忍不住好奇心:“你还攒了银子?”

        “平时打猎挖参攒下的。”

        晚香也不知这攒下的银子有多少,不过以她目前手里的银子来算,若是起一座房子确实紧张了些,昨天她还跟长安说过这事,要起房子就得一次盖好,也免得事后后悔,如今有银子主动送上门,自然不会拒绝。

        想到这里,不禁又想到乡下的两口子成亲后家里的银子都是交给女人保管,又想到这两日他一口一个夫妻的话,明明想克制住,还是忍不住觉得臊得慌。

        “你往后站站,挡着我做事了。”她小声道,语气娇嗔不自知。

        古亭忍不住上前握住她的手臂,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可偏偏就在这时,院子里起了一阵动静。

        是小山的叫声,隐隐还夹杂着一个人的唾骂声。

        “你这死狗,离我远些!”苗氏站在院门外,边伸手去赶,边骂道。

        杨大志从后面跑过来,拉着她哀求道:“娘,你跑到这儿来做什么。”

        “我来问问,她王香儿凭什么带着我杨家的孩子改嫁,连声招呼都不打?”

        灶房里的晚香和古亭对视一眼,倒也不诧异,只有一种该来的终于来了的想法。

        晚香也没慌着出去,将锅里的菜盛了起来,又往锅里加了几瓢水,才擦了擦手,取下头上的包头出去了。

        “有事?”

        晚香一出来,小山就跑了开去,可苗氏和杨大志的目光俨然不在她身上,而是在跟在后面出来的古亭身上。

        今日古亭穿了身晚香之前买的夹棉袍,青色的底儿,只袖口和衣襟上滚了道深一色的边儿,不像他以前都是穿短褐,长长的袍摆下垂,少年身子纤瘦挺拔,越发显得气质清冷,斯文俊秀。

        苗氏乍一看没认出来,还是再看了好几眼,才发现这个人就是那几次总跟着王长安一同来杨家的山里人。

        第一次见到苗氏着实惊叹了一下,因为此子肉眼可见生得是极为出众,可在看清楚对方的打扮后,她心中又充满了鄙夷,只觉得王家真是越来越穷酸了,竟和个山里人来往。

        且不提这些,苗氏自然也不傻,里正都说了王香儿改嫁了,这种时候古亭跟在晚香背后出来一副不避嫌的样子,她自然会多想。

        “王香儿,别告诉我你改嫁的人就是他!”苗氏指着古亭道。

        而她和杨大志一个气势汹汹,一个追在后面,这一出自然引得许多村民跟过来看热闹,此时院门外站满了人,听了苗氏这话,都发出惊叹声。

        “香儿!”

        同时惊诧的还有杨大志,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晚香,可见到晚香没有当即就否认,他脸上渐渐露出痛苦的神色来。

        “杨家大娘,你来就是为了问这个?”晚香微微蹙着眉道。

        “你就说到底是不是吧?”苗氏毫不客气地说。

        晚香微微地抿了下嘴唇,坦然道:“是。因我是再嫁,他又伤了腿,就没有告诉村里人,只打算等他好了,简单地摆两桌酒请几户亲近的人家来吃酒。”

        “你不要脸!”苗氏骂道。

        晚香的脸当场就寒了下来:“杨家大娘,这不要脸又从何讲?”

        “他不是你娘家弟弟的好友,以前可来过咱家,你可比他大!”苗氏显然激动得不轻,手指来回地在晚香和古亭身上指着。

        倒不是说晚香看着老,而是明显能看出古亭满身少年气,而晚香却是做妇人打扮。

        一个再嫁之妇,竟然嫁个比自己小的,且面相如此出众的人,这件事着实让人惊诧。

        其实说白了也是当下人对女子有先天的偏见,就如同晚香刚和离那会儿所想,一个和离还拖着两个孩子的妇人,能再嫁个什么人,不光‘配不上’马丁黑,也‘配不上’古亭。

        嫁给两人之中任何一个,都足以引起争议。

        一时之间,院门外站着的村民俱是低声议论了起来,显然也诧异得不轻。

        “他未婚,我未嫁,又有婚书在此,杨家大娘就不用多为我操心了。如果没事,我就不送大娘了。”

        “那大芽儿和小芽儿?”

        晚香冷着脸道:“当初和离,说好孩子跟我走,我既改嫁,孩子自然跟我嫁入古家了。”

        “你……”显然这件事太出乎苗氏意料,她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你了’半晌,才蹦出一句唾骂,“你这个小娼妇!”

        本来古亭站在一旁一直没说话,闻言如墨色的瞳子当即冷了下来,往前迈了一步。

        晚香抓住他的袖子,正打算说话,院门外有人插嘴了。

        是毛大嫂子。

        这人说话也不避讳,张口就道:“婶子,你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芽儿她娘既然已经跟你家大志和离了,人家改嫁不是理所应当,你气势汹汹跑到人家家里,又一口一个小娼妇的,也太不把人当人看了,还以为人家是任你搓捏的儿媳妇?”

        “可不是。”

        “既然都不是婆婆了,就收收吧,别闹得太难看。”

        旁边有人纷纷附和,因为确实是这个理儿。而且苗氏在村里向来名声不好,也没什么人向着她说话。

        苗氏被说得涨红了脸,嘴唇翕张了好几下,才色厉内荏道:“我可不是来管她改嫁不改嫁的,这样的媳妇我可看不上,我家大志后找的这个比她好一千倍一万倍,人贤惠也不跟我闹,我是来……”

        是呀,她是来干什么的?

        苗氏仿佛被突然泼了盆凉水,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要孙女不过是听了马丁黑的指使,借此来胁迫王香儿为了户籍之事不得不改嫁,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不吭不响就偷偷改嫁了,那她寻到这里来闹什么呢?

        是不甘心?是意难平?

        苗氏也说不上来到底为何,她就是觉得王香儿不该是这样,这贱妇既然闹着离开杨家,就该过得凄凄惨惨才对,却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改嫁了,还嫁给了一个这样的人。

        可事已至此,人前苗氏自然不能露底,再加上着急此事办不成,若是马丁黑再让人上门要债该怎么办,索性借坡下驴胡搅蛮缠嚷嚷着是来要孙女。

        晚香也没含糊她,冷冷地道:“大娘,都已跟你说了我已嫁入古家,孩子自然也要跟我入古家,有户籍为证,大娘还是莫要胡搅蛮缠。”

        苗氏本就心虚气短,也不是真心想要两个孩子,自然也闹不下去。再加上杨大志一个劲儿在边上求她快走,她假意骂了两句便被儿子拉走了。

        临走时杨大志复杂地看了古亭和晚香一眼。

        村民三三两两地散了。

        毛大嫂子走进来,亲热地拉着晚香道:“我本还在操心你的事,却没想到你比嫂子想的还有主见,嫁了好,身边总要有个知冷知热的人。至于年纪……”她看了古亭一眼,笑眯眯地道:“俗话说,女大三抱金钻嘛,小两口好好过,总能把日子过好。什么时候摆酒,到时候我一定来。”

        “多谢嫂子关心了,他伤了腿刚好,等再过几日吧。”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毛大嫂子才走。

        等她走后,晚香才发现自己还拉着古亭的袖子,忙下意识甩手想扔开。还不及她动作,被人反手抓住一握。

        袖子低垂下来,掩盖了暗处的亲密,晚香就感觉他捏了自己手几下,说捏也不是捏,就好像怕捏紧了她会疼,握松了怕她会跑。

        “我进去做饭。”默了会儿,她忍不住道。

        古亭看她半垂眼帘霞飞双颊的样子,眼眸划过一抹浓浓的笑,道:“我陪你一起。”

        “又用不着你烧火,你回屋歇着吧。”

        说是这么说,古亭却仿佛没听见似的,像尾巴似的跟在她后面进了灶房。晚香大抵是窘得厉害,忍不住说了几句用不着有点碍事的话。

        “若是我真回屋,你大抵要生气。”

        这突来之言说得晚香一愣,再看他眼神里微微带了点戏谑,顿时更窘了,捏紧拳头就想打他,却被他伸手一带进了怀里。

        “香儿。”

        晚香半垂着头想绷紧脸,却没忍住嗯了一声。

  http://www.xlwxsw.com/50/50113/144344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