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马谡别传 > 第507章 夷陵之战(29)

第507章 夷陵之战(29)

        马良这次主要是向习珍和樊胄传达命令,并且与沙摩柯一起率领蛮兵与刘备汇合。



        重点是说服沙摩柯,也只有侍中身份的马良,才能请得动蛮王。



        在荆南兴兵起事,能够分散孙权的兵力,如果能够攻陷荆南数郡,孙权后院起火,那是能够影响战争胜负的大事,刘备非常重视。



        他知道习家和樊家供养数千军马的难处,这次马良远道而来,无法带来太多的钱财,但封官的文书可不少。



        只要是习珍和樊胄上报的将士名单,刘备都在任命上报实职的基础上,官升一级,并允诺获得胜利以后,加倍封赏。



        当然,刘备作为资深上位者,也知道空头支票不足以激励大家,皇帝的恩赐是必不可少的。



        马良这次走的虽然急,但卫队还是带来了不少的金银财宝。



        马良连夜找马叔常的商号换成银钱封赏,但相对于数千士卒来说,赏银的数量不多,马良觉得有些拿不出手。



        为了让将士归心,马良也顾不得许多,自己又从商号支取了一部分钱财,并且采购了足够的酒肉食品,准备以刘备的名义犒劳全体将士。



        因为习珍已经前往零陵北部,而且已经站稳了脚跟,马良通知他前来相见。



        首先到来的,是驻扎在武陵是樊胄。



        樊胄对马良这个曾经的荆州第二号人物不敢怠慢,亲自领手下亲信将校数十人前来求见。



        他本人的状态不错,表现得信心十足。



        跟在他身后的将官,也都精神十足,战意高昂。



        但等到樊胄集结军队,接受马良犒劳的时候,马良心情变得有些沉重了。



        因为他一眼看出,这支军队的装备虽然还算整齐,但士兵们拖拖拉拉,作风散漫,士气低迷。



        显然是很久没有好好训练了,马良虽然不是战将,但还是看出,这样的军卒根本不堪一战。



        樊胄是刘备新任命的武陵从事,实际上准备让他当武陵太守,但武陵还在孙权手上。



        因为马谡与张承达成默契,才有一个小县城让樊胄驻军。



        樊胄是商人出身,惯于精打细算。



        他因为顾忌自身安危,花大价钱聘用了不少的武功高强的卫士。



        而樊家提供的军资非常有限,用在普通军卒身上的费用,就有些捉襟见肘。



        樊胄自认自己是有身份的人,对普通的军卒并不太重视。



        在军粮上也是能省就省,每天给军卒们的伙食,只能勉强填报肚子,士卒们根本没有力气好好训练,导致军纪松弛,士气低迷。



        就连那一身半新不旧的装备,还是樊胄为了应付马良的检阅,想方设法凑齐的。



        马良得知这些真相以后,真的理解了马谡提前离开的心情,这所谓的荆南起事,如此儿戏,还真的没有多大希望。



        因为先入为主,马良对习珍的军队也不抱希望,并没有冒险前往零陵犒劳。



        沙摩柯已经集结军队完毕,马良急于开拔,就把封赏文书和犒劳钱物,交给匆匆赶来的习珍,自己与沙摩柯一起,率领一万蛮兵,走山路直奔秭归。



        ……



        ……



        刘备已择期出师,为了不至于手忙脚乱,他带领自己的亲信卫队白毦兵,提前进入城外的军营之中。



        朝中大小官员,一起随诸葛亮给刘备送行十里方回。



        这次刘备一意孤行,诸葛亮也是无可奈何,全然没有在新野时那种如鱼得水的感觉,怏怏不乐,对手下的亲信官员叹道:



        “法孝直若在,必能制主上东征之行。”



        第二天一大早,刘备在军营中尚未起身,手下前来通报,有张飞部将吴班,自阆中前来求见刘备。



        刘备心中有一种不妙的感觉,觉得应该是张飞出事了,连忙让卫士宣吴班觐见。



        吴班是皇后吴氏的堂兄,可以说是刘备的心腹,本来在建宁任郡丞。



        刘备封吴氏为王后以后,因为吴氏求情,本来有意调吴班当成都县令,却被诸葛亮抢先任命了马谡。



        刘备已经让吴班回到了成都,而成都县令却落到了马谡手里,刘备没有办法,刚好张飞又在要人,又提出要马谡的要求。



        刘备心里一动,就把吴班用为牙门将军,派到阆中,担任张飞的副手,同时也有监察张飞的职责。



        除了皇亲国戚,也没有人能够惹得起脾气暴躁的张三爷。。



        那天夜晚,张飞被范疆张达杀害以后,因为两人应对得当,并没有被卫士及时发现。



        等到当天日上三竿,张飞还没有起来吃饭,才引起了卫士的疑心。



        因为害怕被张飞责骂鞭打,没有人敢随便进入掌中。



        又等了一个时辰,早就过了午饭的时间,卫士们才向吴班报告。



        等到吴班到来,和卫士进去查看,才发现了张飞的无头尸体。



        吴班大惊失色,不敢擅自做主,马上击鼓聚将。



        点卯以后,发现少了范疆、张达两人,卫士也证明昨晚初更,他们两人曾经进入张飞的大帐,不到二更就已经离开。



        确定凶手以后,当下吴班马上派人四处寻找,虽然找到了两人逃往荆州的踪迹,但早已人影全无。



        吴班无法派兵前往荆州追杀范疆张达,只能先处理张飞的后事,并向刘备报告。



        吴班写好表章,不放心派他人前去,决定亲自前往成都奏知刘备。



        并令张飞长子张苞具棺椁盛贮,令张飞次子张绍守阆中,张苞随后自来报刘备。



        刘备看完吴班的表章,果然是报张飞凶信。



        刘备放声大哭,昏绝于地,众官救醒。



        次日,刘备正在独自伤垂泪,卫士忽报,探子远远望见,有一队军马,飞速接近军营。



        刘备出营观看,等待良久,见一员小将,白袍银铠,滚鞍下马,伏地而哭,时张飞长子张苞。



        张苞哭着对刘备说道:



        “陛下,范疆、张达杀了臣父,拿着首级投江东孙权去了!”



        刘备哀痛至甚,饮食不进。



        群臣苦谏曰:



        “陛下正要给两位兄弟报仇,何可先自摧残龙体?”



        刘备方才进膳,并商议进兵报仇事宜。



  http://www.xlwxsw.com/55/55177/260013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