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天堂录 > 93 导师(上)

93 导师(上)

        它是一粒爆元丹,也是最常见的五级元丹之一,一般修士在冲击气海境时,都会用到它。不过这是一粒经过柳秀改良的爆元丹,药效更强,当然,冲击效果也会更好。

        柳秀仔细地看着它,略有些暇疵,但不吹毛求疵的话,也算是炼出来了。

        “不错,继续努力,年底正式销售。明年秋天,你从止回谷暗中回来后,正式宣布,你突破到了气海境,明年年底正式出售宝丹。”

        “明年秋天便宣布,是不是早了一点?”

        “不早,那些少年在里面呆的时间变成了一年,未来天才纷呈,即便明年秋后你突破到了气海境,也未必是最醒目的那个人。再过一两年,宣称你突破了气海中期,再过一两年,突破到气海后期。那时就不用忍得如此辛苦。”

        关键境界突破,什么丹都可以炼制了。突破到气海境,方长老也不好开口让陆雨萱回学院再学习。

        柳秀开始教小远方蒙阴功与九阳回龙拳。

        从小便开始学习太乙三功那是最好了,但现在外界环境跟不上,而且远方小,藏不住事情,这是柳秀春天便与李平决定好的。

        再过几年,突破到了拓脉境,若是朝廷不再关注止回谷,那是最好不过,可这个可能性很小。

        继续关注,先送到晨昏线呆上一年,做一个样子,回来后,教导太乙三功某一功法,再送到黑暗面进行真正的改造与蜕变。

        平静的时光不太长。

        程献德率队回来。

        方长老来到侯府。

        “柳秀,不能耽搁了。”

        之前,魏天王与程献德联手而来,柳秀便约定好了。

        每旬四节课肯定少了,经过协商,改成了八节课,等于每十天,柳秀只要抽出四个上午来授课,耽搁的时间不太多,但也将柳秀困住,不能出远门。别屈,魏天王还真的是好心。

        若是在学院里,有学子敢刁难,不管是谁,必须一律按院规处理。若是遭到许多导师刁难排挤,柳秀有权利辞退这个职位。

        相信魏天王肯定会向孔院长打招呼。

        但以孔院长的心性,现在学院的情况,早晚会有附炎趋势的导师,忍不住向柳秀发难。

        书旨不能违,魏天王面子也要给,先呆上一段时间吧。

        柳秀先看几人编著的教材。

        几人编写了三期,但包括高克直在内,都不怎么满意。

        柳秀翻了翻说:“有一个了解就行了,柳总督让你们来教,不是教会,既然朝廷有了这个动向,顶多明后年,朝廷便会再度发兵,就说巫医吧,一两年时间里,有那个学子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巫医。”

        “那为何……?”

        “高大巫,如果大唐二征,还像上次那样,主帅无能,兵力物资不足,那怕派出许多名真正的巫医,与懂得巫术的将领,依然会是惨败而归。但只要朝廷腾出手来,上下一心,那怕中土崩裂,蒙南也不是中土的敌手,两边各方面悬差太大了。但教了一些学子,有的学子想镀金,到时候带到蒙南去,若是里面有不少是顶级权贵的子孙,朝堂上便不会有太多人掣肘。”

        “人质?”

        “同为大唐效力,何来人质之说?”

        柳秀否认道,其实就是人质,柳秀想了许久,才想出这个关节。

        “当然,朝廷让你们来做导师,那这两套教材也要认真编著,一边编一边完善吧,征不征南,是胜是败,只要你们尽了力,就与你们无关。”

        几人商议一番,既然如此,明天正式授课。

        第二天柳秀骑马去了学院。

        自去年朝堂决定后,学院为了巫术与巫医课,单独成立一个分院,分院的院长叫刘长河,柳秀不认识,可能是这几年调过来的。

        不过他是广庭道辰山府人,与乌蒙隔的不太远,当地也有一些巫师,于是学院让他担任了这个分院的院长。

        居然来了不少学子,一百多人的大课室全坐满了人,后面还站着几十名学子。

        柳秀未授课,便有一个学生站出来问:“柳导师,朝廷复征蒙南,会不会失败?”

        导师与师父还是有不小区别的,不过问了,柳秀也如实回答。

        “强与弱是相对的,两国交战,一般会是国力强大的国家获得胜利,说绝对呢,又不可能。我带着学院五名学子逃出止回谷,相信你们也听说了,正常情况下,一名武王想杀死我,不会失手。结果却不然,让我先后击毙了数十名邪修,余下的,包括数名武王级邪修,一起葬身于止回谷。

        我在蒙南时,也有一些人对我动了歹心,包括一些武宗级尊者,那时我修为更弱,仅是一名武徒,结果全死在我手下。

        若是朝廷上下齐心,准备充分,及时吸取上次的教训,复征,会胜。反之,会败。

        当然了,富贵险中求,想要获得功名利禄,在战场上立功才是最快的方式,如我,若不是去了水牛城,便不会成为朝廷的侯爵。但是我知识面若不博杂,对蒙南地形不了解,即便机会来了,也把握不住。”

        其实柳秀说了答案,因为朝廷的时局,注定不可能上下齐心。

        为什么柳招会答应,可能柳秀最后数战的胜利,让他产生了错觉,以为甬罗王不过如此,不是甬罗王强大,而是鲜于仲枢太过无能。只要准备充分,一定会一雪前耻。

        这是不可能会实现的,柳秀数战虽胜,未与甬罗王正面相撞,更是一个变数,谁能想得到有人能率领一支军队,从万巫公墓穿过,让蛟龙湖的那群恶蛟放行?

        至于各个学子有没有听懂,与柳秀无关了。

        另一个学子站起来问:“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气海中期。”

        “气海中期便想做我们的导师?你们服不服?”这个学子大声道。

        学院两千余导师,起步最少是武宗。

        气海中期的修为确实太低了,有的学子跟着哄闹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公孙云。”

        “你跟我出来,”不但他,四十几名跟着哄闹的学子,一起让柳秀指着,让他们出来。

        出来就出来,谁怕谁?柳秀将戒尺别在背后,走出课室。

        余下学子一起跟着出去。

        巫院一共五间课室,猴婆陵他们教巫术,高克直教巫医,不过必须有一定的医术底子才能上他的课,柳秀是两者兼顾。

        柳秀这间课室学子数量多,这是不正常的,有的如公孙云这般,是刻意来捣乱的,有的是想从柳秀嘴里打听更多蒙南的消息,有的想与柳秀套个关系得以进入止回谷的。其他四间课室学子数量很少了,多者也没有超过三十人,少者只有十几人。

        这般一闹,一起停下授课,跟着出来看究竟。

        柳秀开始问名字。

        法不责众,四十几个闹事的学子,一一报上姓名。

        柳秀记下,说:“为什么我成为你们的导师,不是我要来的,相反,是魏天王魏公、程大将军程公、方院长再三邀请,加上陛下下了书旨,我才来到学院担任导师。

        那么我有没有资格担任你们的导师,首先年龄,学院也有一些极少数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导师。”

        一个叫李贵的学子说:“人家皆是武宗了。”

        “李贵,好,我问你,武宗与巫医、巫术有关系吗,即便有,巫术课教的是什么,教你们施放巫术,你们敢吗,教的是让你们熟悉巫术,以及一些克制的方法,与武宗有何关系,你来回答?”

        有没有关系呢,懂都不懂,如何回答。

        “或论名望,我从大肚峡杀到望云城,数战皆大捷,又发现了止回谷真相,大唐的一等侯,凭此,资格够否?小小年龄,还未毕业,便想附炎趋势!”

        年龄未必小,公孙云二十二岁,仅比柳秀小上两岁,其他的皆超过了二十岁,若非如此,也不敢顶撞柳秀,因为还有一个止回谷呢。超过了二十岁,进不去止回谷,于是有意顶撞闹事,用此来巴结某些人。

        李贵支吾道:“修为太低了,终有些不好吧。”

        “好,这样,你们每人与我过上几招,只要你们打平了,我主动认错,承认没有资格担任你们的导师,立即辞职回家。你们打败了,必然按院规处罚,以后也不要来听我的课。”

        “但你不准用你养的蛊与蛇,也不准动用宝符、阵旗。”

        “行,我只用剑,不但我只用剑,还准许你们动用宝符、阵旗,服用元丹。”

        各个少年跃跃欲试,他们中间要么达到了气海中期,要么达到了气海后期,柳秀能越级而战,他们那个人不能越级而战,况且柳秀自捆了手脚。

        “我先来。”

        公孙云开始布阵旗。

        柳秀冷冷而视。

        高克直无语地摇头,心想,小子,你还不如吞上几粒元丹,或者贴上几张宝符,还能多支持一会,摆阵法,柳大夫照样能做你们的导师!

        公孙云摆好了一个小型阵法,然后钻了进去,说:“开始吧。”

        我不进攻,反正只要坚持一会,你拿我没办法,便算是战平了。

        柳秀身体动了起来,许多学子还未看清楚,公孙云已经被柳秀提了出来,扔到地上,柳秀又拿出戒尺,执行院规,二十尺!

        公孙云不甘心,运起功法抵抗。

        动功抵抗,柳秀冷笑,他只释放出气海中期的气息,但除了元气外,有几个学子肉身能如他?元气确实是气海中期的元气,不过肉身的力量全部叠加到了戒尺上。

        二十尺过后,公孙云两只手掌都差点打烂了。

        继续,柳秀用剑指着李贵说:“你出来。”

        李贵不敢小视了,他吞上一粒元丹,拨出唐刀主动进攻。

        “主动向导师发起进攻,也不施礼……”柳秀说完,身体动了动,一招梅氏九式的点梅式,剑尖便抵在李贵的脖子上:“你输了。”

        柳秀刚放下剑,李贵又发起进攻。

        “这些学子狂啊。”高克直皱眉想道。

        也不是狂,是想巴结某些学子,是学子,这件事与孔院长是没关系的,至少才进来,魏天王可能也说了一些指示,就算孔院长心中不满,也不会表示出来。

        到是这些学子,一是想巴结某些学子,二误以为孔院长与昔日的侯国公有恩怨,于是主动挑衅柳秀。

        柳秀更不满了,一招折云式,手中的剑后发居上,狠狠劈在李贵的后背上,他是用了剑背的,若是用了剑尖,这一式,李贵必被劈成了两半。

        即便用了剑背,李贵也是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趴在地上了。

        柳秀将他揪起来,这个家伙更狂妄,柳秀也不客气,继续揍,打得更狠。反正二十尺下去,没有十几天,休想能好得起来。

        刘长河终于被惊动,问清楚了原委,说:“柳导师,学子提疑,导师解疑就是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的惩罚?”

  http://www.xlwxsw.com/57/57830/218965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