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罡番外

        “我生你出来做什么啊,  赔钱货!”

        女人歇斯底里的声音刺破耳膜。

        上一个敢在他面前吵闹的人连魂魄都被撕碎,巨大的戾气从沉罡的身体上升腾而起。

        看在女人眼里,是总是沉默着被人殴打的孩子突然用那种阴沉沉的眼神看着她

        这双眼睛,这双勾人的狐狸精一样的眼睛,  就和他那个犯贱和女人跑了的爸一样的可恨。

        女人吓了一跳,  棍子砸在脚上,  弄得她吃痛。

        但是在和自己的孩子对视之后,  她又心头火起。

        不过是个小贱种,她生了他养了他,  还敢用这种眼神看她。

        棍子被重新抄起了,  毫不留情的像这个浑身伤痕的孩子砸了过去:“敢拿这种眼睛看我!”

        棍子被人接住了,然后被那瘦弱的胳膊捏成了粉碎。

        “怪物啊!”

        女人尖叫起来,第一次对自己生的这个孩子生出恐惧。

        做儿子的是不能杀死做母亲的,不是他不敢,  而是在冥冥之中,他会因为这件事情受到束缚。

        所以男孩拿了一把刀,  他当着女人的面,  对准了自己的胳膊。

        鲜血从胳膊上流了出来,疯狂的黑气涌入,  瞬间吞噬掉了这个屋子里弱小的活人。

        “想要,想要……”

        魑魅魍魉发出贪婪的声音,  最后却成了男孩手中一团黑色的雾气。

        女人的身体还在,只是灵魂没有了,  木木呆呆的样子,  就像是个木偶。

        这样子很好,她会很听话,在他未成年之前,  她都会是遮掩他的利器。

        沉罡并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反正他死了不只是第一次了。

        每一次,不管他怎么的挣扎,都不会不断的苏醒,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死去,然后不断的醒过来。

        他知道这个世界的秘密,知道世界意识想要什么。

        从一开始的不以为意,到现在,它害怕他,畏惧他,不惜抓了那么多小玩意出来,就是为了对付他。

        但是他又舍不得,舍不得凌昊死掉,那是它钦定的气运之子,它要保护的人。

        天道并不是万能的,它想要让凌昊和沉罡分开,可是没有用,它眼睁睁的看着凌昊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死去,然后在要命的节点,记起来一切,整个世界再一次的崩溃。

        能量并不是无穷无尽的,世界意识也有消磨殆尽的一天。

        所以天道从外头拉了很多人,外头的人,就算是死掉,它也是一点不心疼的。

        沉罡知道自己是个魔鬼,他就是个烂在地里的淤泥,反正他不好过,大家都不要好过,就这么一遍遍的死掉好了,拉凌昊,拉天道,拉整个世界和他垫背。

        只有在世界消亡的时候,他才能够有那种感觉,很痛,灵魂撕裂的疼痛,还有记忆被强制清洗的疼痛,疼痛让他觉得真实,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这一次仍然是这样,他来的太早,还没到时间节点,沉罡操控着女人发疯,她不断的用棍子打着自己,用针扎,跪在玻璃上,就像是之前她对他的这具身做的一样。

        沉罡忘了,门被过于肥大的恶鬼给撞开来,因为动静太大,惊动了邻居。

        门在这个时候砰的一声被人撞开来了。

        “大白天的,吵什么吵!”

        上门的是隔壁家的男人,有着硬邦邦的肌肉,看起来很是凶恶。

        男人显然被家里的狼藉吓了一跳,骂骂咧咧两句,就跑出去了。

        邻居没有关门,以至于某个走错楼的小家伙就走了进来。

        出现在沉罡面前的是一只兔子,巨大的兔子玩偶,雪白的身体,通红的眼睛。

        再然后,是一张比兔子还小好多的脸。

        那是这个小区里一对夫妻养的小姑娘,和他这个身体同龄,上的还是同一个幼儿园,不过不在一个班。

        叫什么名字,沉罡已经忘了,只是不重要的人而已,人会记住地上爬过的一只小蚂蚁的名字么,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沉罡依稀记得,对方是家里的小宝贝,而他是阴沟里的老鼠。

        他冲着对方露出一个恶意十足的笑容,就像是恶鬼一样。

        现在的沉罡,瘦得脱了形,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个小骷髅头,正常的孩子都会被吓走。

        但是小姑娘一点也没害怕,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她看起来胆子很大,一点也不害怕。

        这并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小女孩,很显然,世界意识又从外面的世界拉了人进来。

        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世界意识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它哄骗着这些人,让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跑来送死。

        女人们基本上都会被凌昊迷住,要不然就是瞎一通乱搞,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然后很快的死掉。

        沉罡对这种存在没有任何的兴趣,反正都很快会死掉的小东西,没什么值得好在意的。

        结果看到他之后,这个小姑娘拖了那个兔子过来,走到他跟前,戳了戳他的肩膀。

        “你还好吧,需要帮忙吗?”

        对方却并没有被他这个恶劣的态度吓到,而是撇撇嘴,很不满意的说:“伤的这么厉害,就不要逞强,还有小孩子不要讲脏话啦。”

        明明自己也是个矮冬瓜,嘴巴上却说的很成熟的样子。

        讨厌的小孩把雪白的兔子塞到了他的怀里:“挪,你帮我保管,可以先借给你玩。我去拿药和食物。”

        家里的那个女人被她无视了,就好像她知道那个看起来疯狂的女人其实已经是个被人所操纵的人偶一样。

        沉罡扯了扯嘴角,一个奇怪的小孩,但是迟早会被世界同化,成为这个小世界的一份养料。

        小女孩拿来了家庭医药箱,给他上了药。

        沉罡本来是想弄死她的,不过他现在的身体很羸弱,身体里的魑魅魍魉正在厮杀,短时间内他提不起那个劲。

        更重要的是,在她靠近的时候,身体里的那些恶鬼仿佛都害怕一般,很安静,也不痛。

        不知道天道在她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不过既然要玩的话,沉罡也不怕演戏。

        被拉进来的小玩意,一部分被凌昊迷住,另外一部分为他着迷。

        但是沉罡厌恶极了她们那种愚蠢又自以为是的目光,还有那种自以为是的怜爱,这一部分灵魂,当然也毁灭的很惨,而且因为是外来的物种,并没有轮回。

        眼前的这一个,下场应该也会一样。

        反正这一次很无聊,沉罡决定计算对方会什么死掉。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这一次的外来者,很不一样。

        她很强,对他身上发生的一切也并不知情。

        沉罡拥有辨别谎言的力量,他知道楚音并没有说谎。

        沉罡跟着她,就发现这个小姑娘几乎是和凌昊一样的人,天生魅力很强,身边总萦绕着各种生物,到哪里都能获得大部分人的喜爱,受到圣洁力量的偏爱,而且运气超级好。

        如果不是凌昊也在,还有熟悉的灵魂波动,他几乎要以为这是天道意识的另一个亲生闺女。

        不,她可比凌昊幸运很多,凌昊会变得很强,却总是牵连身边的人。

        楚音却不一样,她永远都要比凌昊快一步,在灾祸发生之前,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异能者协会每次都会以十分冷酷的方式解决掉那些恶鬼,眼前的女人却很温柔,每一次都让那些恶鬼心甘情愿的消散。

        凌昊观察过,对方似乎有着更改别人记忆的异能,涂抹掉这些恶鬼的记忆。

        不过这个女人很偏心,只对小孩子和女人特别温柔,对待那些毫无悔改之意的家伙,她动起手来也一点都不心慈手软。

        世界上有很多的黑暗,楚音并不会去主动的寻找黑暗,然后消灭它,但是她所遭遇的一切,她看起来对全世界并不在意,却会很别扭的把事情都做好。

        一次又一次,她太过温柔,又很强大,可以遮挡掉一切的风雨,而不是只会哭哭啼啼的说着保护的话,却什么都做不了。

        以至于一直注视着她的沉罡忍不住心生妄想。

        如果他当初的时候,早早的遇到她的话,也不会过得像现在那样,会作为一个人类,好好的活下去的吧。

        “如果你想要的话,也可以哦。”

        已经成长为窈窕少女的孩子对着他微笑:“虽然你脾气不大好,不过看在熟人的面上,可以免费帮你做个心理咨询。”

        “就算是坏孩子,也拥有做一场美梦的权力。”

        女人送走的鬼魂里有一只读心鬼,给她留下了一份特别的礼物,以至于她可以听到别人的心音。

        她这样说着,天空就下了很漂亮的雪,凌昊忘记了一切,醒来的时候,只记得自己做了个特别好的美梦。

        家里出了事情,女人死掉了,而他被一个自称自己小姨妈的女人给领养了,她给了他一个很温暖的家。

        明亮的,美好的一切,覆盖掉了黑暗的过往。

        即便他很清楚,那些黑暗仍然在蠢蠢欲动,随时反扑,可是贫瘠的土地上有了希望的种子,黑暗里有了光。

        光芒越来越亮,一直到黑暗无所盾形。

        沉罡原本以为这只是一场美梦,但在发现世界线更改之后,他才发现不是。

        楚音拥有的力量,并不是更改记忆,而是真的更改过去,那些死掉的人,重新的活了,所有的黑暗,都仿佛不在他们身上发生过。

        楚音就是一枚后悔药,不过她只度有缘人。

        更改牵涉的人越多,她所承担的东西就越多。

        越强大的异能,越是要付出代价的,改变他的轨迹,死亡就是她付出的代价。

        为沉罡死掉的人有很多,都是伤害他,冒犯他,然后被他弄死的。

        主动和被设计,完全是两回事。

        从来没有一个人,会是因为要给编织一个特别特别美的梦,就这么死了。

        怎么可能会有人这么的笨,有人这么蠢。

        他这种罪恶的生物,有什么值得人牺牲的。

        但是居然就是有,沉罡于是和该死的天道意识做了一场交易。

        他把楚音散掉的灵魂碎片收集起来,然后重启了世界线。

        这一次的楚音,在十九岁的身体里醒了过来。

        在鬼王沉罡的麾下,有过很多十二鬼将,而现在的十二鬼将,是楚音度化过的有缘人。

        她会遇到她曾经遇到的一切,得到她想要得到的一切。

        他会亲自把能够杀死他的武器递到她的手里,然后由她亲手结果他。

        其实如果她不选择她,他也会消失的,原本他很憎恶凌昊,所以把自己困在对方的身上,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但是现在,他也拥有了想要的东西,早就把自己从凌昊身上剥离开来,毕竟和对方一条命,他嫌脏。

        如果楚音拿神圣的武器捅向他,他会死,凌昊会过得很好。

        但是她没有,而是像以前那样,在毁灭和新生中,选择了他。

        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么糟糕的温柔,虽然只有一次机会,也挺好。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本来全文都是按照动漫风格写的,包括最后一张也是,留白很多

        个人是很喜欢的,但是大家似乎都接受不了的样子,算了添个番外吧。

  http://www.xlwxsw.com/59/59522/240880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