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地球人禁猎守则 > 第 114 章

第 114 章

        路白和塞缪尔在直播间里大胆的一吻,  把直播间的观众们都吓傻了。

        毕竟很多人都只是起哄,没有想到会是真的。

        路白和塞缪尔殿下,是真的在一起?

        不敢置信!

        哦不,是不想接受!

        路白被拱了?

        这个认知席卷了很多人的大脑,  一时间连发言都忘了发言,  只能屏住呼吸,  看着他们热吻……等等,这吻得也太久了吧!

        塞缪尔殿下身为路白的恋人,就好像800年没有吻过对方似的,如此孟浪!怎么行,路白看起来还那么小,  啊啊啊,  他们不允许!

        当路白被吻得眼神迷离,双颊通红的时候,  拥护他的粉丝们终于回过神来了。

        “天呀,快放开我们的路白,啊啊啊,  不许欺负路白!”

        “塞缪尔殿下,您怎么可以这样?他还是个孩子!”

        “我瞎了,  我们路白就这样被占便宜了吗?”

        “暴风哭泣!什么,路白竟然不是喜欢可爱的小姐姐?那我该怎么办?!”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明明塞缪尔殿下很好,  为什么我还是感到一阵心疼?555~我们看着成长起来的小白菜被拱了,  好难过……”

        是的,虽然塞缪尔殿下不是猪,人也很优秀,  这个宇宙找不出比他更适合路白的对象了,可是观众们还是有一种娘家人的抗拒!

        明明路白还这么小,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了吗?

        亲完路白,塞缪尔将路白搂进怀里,然后对着观众们说了句:“我以后会好好照顾路白。”

        温柔的眼神,宽厚的胸膛,郑重其事的承诺,一瞬间将刚才哇哇鬼叫的观众们镇住,突然就觉得……

        “啊啊啊啊啊啊,塞缪尔殿下好可啊,有责任心,有担当!”

        “就凭他敢公开和路白的关系,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好好照顾路白的。”

        “塞缪尔殿下够男人,是的,男人就应该这样,好好照顾自己的爱人。”

        “恭喜两位,祝福你们,一定要一直在一起哦。”

        “路白!如果塞缪尔殿下对你不好,你就直接告诉我们,我们给你介绍更好的男朋友!”

        殿下瞥见这条留言:“好了,现在夜深了,路白要休息,各位也早点休息,晚安。”

        众人头一次有荣幸听到塞缪尔殿下的晚安,却感觉透着一股凉飕飕的意味。

        哼,难道是嫌弃他们为路白撑腰吗?

        因为太羞耻,一直伏在塞缪尔怀里的路白,闻言挣扎起来说了句:“大家再见,晚安。”

        太丢人了。

        今晚实在是……

        可是公开了恋情,心里也是高兴的。

        这种感觉真矛盾!

        男朋友关了直播,路白的脸还是发烫,不敢抬头直视对方的眼睛。

        这副模样,看在塞缪尔的眼里,却可爱无比,让他难以再控制自己。

        塞缪尔低头,在路白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只见路白的脸和脖子,蹭地一下通红。

        “什,什么?”路白结巴。

        那种事情!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没想到这么快,今晚不行不行。

        “明天,哦不……后天好不好?”路白提议。

        “由你决定。”塞缪尔面上平静,实则心花怒放,毕竟他以为还要等很久。

        顺利公开恋情,并且获得了小男友的准许,这两件事让塞缪尔高兴得睡不着觉。

        他背着路白开始查询注意事项。

        认真程度,绝对不亚于第一次上军事课程,甚至比那还要认真。

        第二天早上,路白一觉睡醒,他才充分地意识到,自己究竟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滚床单不是问题。

        问题是两个人的差距有点大呀……这是路白现在才意识到的问题。

        这真的是一个问题吧?

        肯定是一个问题啊。

        一个值得沟通的问题。

        不过,谁有那个脸跟对方沟通这种事情呢?

        路白裂开了一早上,也没有勇气跟对象说出来,直到对方穿戴整齐,要去军部上班。

        “在这里等我。”塞缪尔临走之前,亲了亲路白的唇,仿佛不够,又亲了亲额头和脸。

        “哦……”路白欲言又止,尴尬,算了算了:“再见。”

        “再见。”

        塞缪尔离开后,路白一个激灵,开始寻找自己的行李包,收拾行李,出差!

        他能够去哪里出差呢?

        当然是深山老林!

        开车进森林的关卡需要通行码,哪怕是路白也不例外,工作人员必须核实,他进森林这件事有上级批准,才能让他进去。

        怎么办?

        不难。

        路白找了亚度尼斯:“亚度尼斯,我要进森林一趟,你有空给我弄个通行码吗?”

        亚度尼斯疑惑:“通行码,你让塞缪尔给你就好了。”

        路白:“他去军部上班了,我不想打扰他。”

        亚度尼斯酸了:“所以你就来打扰我?”

        路白:“怎么啦?你不欢迎?”

        亚度尼斯:“不不不,欢迎你经常来打扰我,不过你进去干什么,要进去多少天?”

        这些还是要知道的。

        如果路白出了什么事,塞缪尔怕是要剁了他的豹头。

        “一周左右吧,我去看看花豹,还有小秋裤他们。”路白说道。

        “那行。”探望老朋友只是常规操作,没有什么危险系数,亚度尼斯很快就给了通行码。

        “谢谢黑蛋!下次请你吃炸年糕!”路白开心。

        亚度尼斯也开心:“哼哼。”

        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开心到头了。

        路白拿着通行码,开着新的推进式悬浮车,快乐地进了森林。

        哟西!

        “小秋裤小奶糖,我来了!”

        救助站监控室,路白的坐标突然上线,而且很快就哔哔起来。

        “歪?麦克斯在吗?能听到我说话吗?”

        正在喝咖啡提神的麦克斯,猛地听到路白的声音,差点一口咖啡喷出来。

        “在!在在在!路白?”怎么回事?

        “我上岗了。”戴着墨镜的老练救助员,啪嗒啪嗒调试悬浮车的状态:“请帮我看一看裤头的坐标。”

        麦克斯:“?”裤头,哦哦,塞缪尔殿下和路白的亲儿子!

        “好的,马上!”

        为了保证小秋裤的安全,他身上也是有植入芯片的,毕竟小时候在救助站里养过,家长老担心他适应不了森林生活,始终会区别待遇一点。

        麦克斯很快就找到了坐标,然后发给路白。

        “哦豁,这个坐标有点远哦。”路白调试好路线:“我要经过的这里几个区域有什么工作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能白拿工资不干活呀。

        麦克斯快哭了,这种老搭档回归的感觉,为什么这么感动呢?

        “嗯嗯,我看看……”

        拥有新车的救助员,在森林里的速度一小时几百公里,毫无晕眩感!

        这是拥有力量之后,性价比最高的改善,路白简直感动哭了,自己终于敢开高科技交通工具了。

        悬浮车咻地一声在树林上空穿梭,偶尔低空翻越山岭,偶尔掠过辽阔的水面,完美。

        途中停下来完成了几个工作,随后直奔小秋裤的坐标。

        路白一看,差不多还是他们分手的那块区域,看来小秋裤是为了陪伴奶糖,并没有和奶糖分开。

        而此时正是天冷的时候,周围一片白雪皑皑,好在今天不下雪,阳光挺好的,照在身上暖洋洋。

        路白站在雪地上,呼吸了一下大自然的清新空气,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大自然了,因为他本身就属于大自然。

        路白用手掌圈着嘴巴呐喊:“喂……小秋裤!”

        他的声音在周围回荡。

        一圈一圈地荡漾开去。

        小秋裤的大脸盘子应该接收到了吧?

        声音传出去没多久,一道猫头鹰的叫声,从附近林中传来。

        随即抬头望去,一只展翅飞翔的猫头鹰,从天空那边掠过来。

        最终准确地落到路白的肩膀上。

        大半年没见的小秋裤已经长大了一圈,现在是标准的成年体型,非常的重!

        “啾啾!”

        这不是猫头鹰的叫声,但是他习惯了和路白这样叫,这是他的童年回忆。

        “啾咪。”路白扭头亲了他一下:“好久不见了小秋裤,最近好吗?”

        看吃得这么圆润,应该是挺好的。

        “啾啾啾!”太久不见了,看把裤头激动得,不停地用脑袋蹭路白。

        似乎在问路白,为什么这么久不来看他,是不是不爱他了!

        “爱你爱你,这不是来了吗?”路白摸摸他,正想问奶糖呢。

        忽然听到动静,他扭头看着雪地那边,好家伙,一只肥头大耳,哦不,身材壮硕的雪豹,兴高采烈地向这边冲过来。

        “奶糖!”

        像一团斑点棉花糖的奶糖,如同一颗小钢炮,轰隆轰隆地砸向路白!

        一人一豹顿时摔进厚厚的雪地里,只有机智的裤头幸免于难。

        “哈哈哈哈!”躺在雪地里的路白,被奶糖压着,不停地舔他的脸,拱他的脖子,让人充分地感觉到了奶糖的思念。

        “我也想你,太想你了。”路白说道,双手捧着奶糖毛茸茸的大脸仔细端详:“长大了长大了,看这脸都快赶上你大毛叔了。”

        奶糖嗲嗲地叫了几声,可惜成年之后叫声没有小时候那么甜了,颇有几分壮汉撒娇的感觉。

        路白握握他的大爪子,手感真好:“乖,跟你商量个事。”

        奶糖:“?”圆溜溜的双眼看着路白,眼睛真好看。

        “以后你想不想移民?”路白:“等你大毛叔退休…大概5年后吧?”其实5年后也没有到退休年龄,只不过是把该交代的都交代完毕,激流勇退:“那时候我们一起移民吧?”

        他想把奶糖从这里接出去,让奶糖到毛茸茸星球养老。

        那里更适合毛茸茸生活。

        在生命树的庇护下,奶糖会拥有更好的身体和更长的寿命。

        奶糖蹭了蹭路白的脸,哪怕已经长大了,仍然像小时候一样依赖捡到他的路白。

        “好的,就这么说好了哟。”路白微笑。

        “那么接下来,我们一起去找花豹和大花二花吧。”

        路白其实不确定,他们是否还在原来的领地。

        此时此刻,花豹和大花二花的领地,一片风平浪静。

        自从和路白分开之后,花豹就被送回来了。

        而大花二花,春天的时候出去播种,冬天回来住在原来的洞穴里。

        毕竟猎豹们和所有豹子一样,都不会和母豹子一起照顾小豹子。

        完成交-配之后,他们的任务就算完了,就算不想离开,母豹子也会将他们赶走。

        三条光棍的冬天,平时除了睡觉就是狩猎,实在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

        只有偶尔天气好的时候,才会在大中午出去晒晒太阳,转一圈什么的。

        这一天太阳还不错,大花二花在洞穴门口趴着晒太阳。

        花豹在附近的树上趴着晒太阳。

        忽然,陌生的交通工具声音惊醒了他们,于是他们立刻抬起头来,警惕地看着那个方向。

        不过警惕中又带着一丝丝期待。

        是路白吗?

        猎豹兄弟俩的耳朵,有点不确定地动不动,像极了等父母下班的孩子。

        “大花!二花!”

        终于,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猎豹兄弟俩蹭地站起来,像两只箭一样飞了出去。

        附近树上的花豹,看着摔成一团的他们,心情有点不爽。

        但还是主动地从树上跳了下来,过去找救助员。

        “想死你们了!”终于抱到了大花二花,路白顿时心满意足!要知道之前的幻觉里,他还看见了大花二花呢,可见他有多么惦记着这兄弟俩。

        大花二花喵喵叫,对路白亲热个不停,相较于花豹,他们可是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路白了。

        但这也不能怪路白啊,上次他来的时候,恰好遇到他们兄弟俩出去浪了。

        “嗯嗯嗯,我知道了,你们想我了。”拥有了精神力的路白,更加能够解读野生动物们的行为。

        而他的表达,也更加能够清晰地传递到毛茸茸们心里。

        “来来来,给你们介绍新朋友。”

        拥有这样的能力,就不用怕毛茸茸们打起来了!

        就在路白絮絮叨叨地给猎豹和雪豹互相介绍的时候,他看到了花豹的身影,太好了,简直是豹子们的终极聚会。

        要是黑豹也在,就差不多集齐了所有品种!

        “花豹哥!”这只也是路白非常想念的,他永远记得花豹哥的支持:“好久不见了!”

        心情老大不爽的花豹,看到路白朝自己奔来,那么热情地抱住自己,他终于爽了!

        花豹哥侧头疼爱地舔了舔路白的脸颊,眼神深邃温柔,还透着一股子霸气,帅得不要不要的。

        “花豹哥……”路白以前不知道花豹对自己这么好,是因为什么,有了精神力之后,他终于知道花豹对自己是爱慕的心情,这对他造成了不小的震撼。

        爱慕!

        咳咳咳……

        “哎……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个渣男。”路白望着这只纯粹的野生动物,只能抱抱对方:“我已经有男朋友啦,不能回应你的感情我很抱歉,但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一定会喜欢你这么man的对象的。”

        花豹:“……”

        单箭头了这么久的花豹哥,生气地咬了咬路白的肩膀。

        不过野生动物就是野生动物,花豹的头脑处理不了那么多复杂的信息。

        说白了就是,路白怎么想关他啥事,他就是喜欢路白。

        “大家吃午饭了吗?我给你们带了午饭。”

        路白来的时候可是有准备的,见面肉必不可少,都是上好的鲜肉。

        冬天打猎不容易,有一顿免费的午餐可以吃,简直不能再高兴。

        一二三四,四个大盆!还有一个小盘子,路白给大家分了肉,心满意足地过了一把饲养员的瘾。

        他高兴,毛茸茸们也很高兴。

        时间仿佛回到了从前。

        这个画面太美好了,简直让个人感动。

        路白打开直播,在镜头前露出自己心满意足的笑脸,嘴角还叼着一根枯掉的狗尾巴草,坐在毛茸茸们身边休息。

        直播间观众:“?????”

        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啊啊啊!是森林,是毛茸茸,路白开直播了!”

        “?昨晚突然关掉!还以为要很久才能看到,没想到今天竟然还有???!”

        “惊喜!!!”

        官宣后首次开播,原以为大家会关注恋情,但是!毛茸茸占据了所有关注点,一时间竟然没有人问恋情。

        因为一字排开的毛茸茸们太好看了!

        “猎豹!雪豹!花豹!”

        “我的天呀,神仙组合!”

        “哈?坏人,为什么少数了我裤头,我裤头排面不够大吗?”

        “裤头裤头裤头,你怎么圆成这副德性了?”

        “啊,我也不知道,我也惊呆了。”路白帮忙转述观众们的疑问,问问!

        小秋裤歪头:“啾?”冬天毛厚一点,有问题吗?

        真是的,裤头没有脖子碍着谁了?!

        大家还说要把小秋裤的名字改成小毛裤,这……

        “你怎么看?”

        “……”高冷裤头,在线甩脸子。

        “裤头不理我了,那我们来撸奶糖吧?”路白说道。

        太久没有开直播撸毛茸茸,路白恨不得一个一个地撸过去,自己过手瘾,观众们过眼瘾。

        观众们:这可太爽了。

        路白开直播了。

        路白在森林里开直播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开了,甚至传到了塞缪尔的耳朵里。

        假消息。

        路白怎么可能在森林里开直播,明明他早上走的时候,路白还在家里呆着。

        然而下一秒,亲王殿下打开官网,就看到自己的小男友和毛茸茸们呆在一起,玩得真开心。

        “亚度尼斯,你给路白的通行码?”

        亚度尼斯:“啊……”直播真好看!“怎么了?”

        塞缪尔:“没什么,下周三的巡逻任务由你带队。”

        亚度尼斯:“??这种任务需要我出马吗?”这不是问题,问题是出去之后回不来参加路白的饭局!

        “这是命令。”

        “你不能这样!”

        直播间的公屏上,塞缪尔换上另外一种口味,给直播中的小男友留言:“时间不早了,需要我去接你吗?”

        直播间又惊现了塞缪尔殿下的身影!

        这就是恋爱吗?

        果然散发着一种甜甜的味道,呜呜呜,单身狗们有点羡慕。

        观众们:亲爱的路白,快看公屏,你家那口子喊你回家吃饭了~

        路白看到了,回个蛋蛋么。

        “咳。”救助员认真严肃地说道:“鉴于工作有点繁忙,晚上不回去啦。”

        塞缪尔:“?”

        观众们:“?”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感到有点不妙的亲王殿下,直接拨通语音通话。

        “一,一周吧?”路白忐忑,心虚,理亏。

        “好……”那边声音听起来有点愣怔。

        “反正……你工作也挺忙的。”路白强词夺理!

        “抱歉。”对方立刻说道。

        “那倒不用……你先忙过这阵子就好了,没事没事。”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路白。

        “那你在森林里,自己注意安全。”

        “嗯嗯。”路白说:“那挂了?好好工作。”

        “好……”片刻后,那边挂了通话。

        原本应该高兴的路白,心中的内疚却排山倒海,哎呀,好像是自己太过分了。

        明明答应了人家,却又放鸽子。

        这样太不好了。

        而观众们从路白单方面的对话,快速脑补了一出大戏!

        什么?塞缪尔殿下因为工作繁忙,没有时间陪伴路白,路白才会一个人跑到森林里打发时间,多么体贴的一个人啊。

        “塞缪尔殿下怎么能这样呢?”

        “难道不是应该时时刻刻把路白带在身边吗??”

        “可怜的路白,找到这么忙碌的一个伴侣。”

        路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想到塞缪尔那失落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他连撸毛茸茸都提不起兴致了,

        算了算了。

        迟早都要经历的,有什么可逃避的呢?

        “歪?”想明白之后,路白拨通男朋友的通讯号:“塞缪尔,你下班后过来接我吧。”

        塞缪尔:“好的。”

        平时准点下班的亲王殿下,今天决定提前下班。

        评论区的留言说得对,一个好的伴侣要多抽出时间陪伴对方。

        虽然他目前不能把路白带到自己的工作区域,但他可以在森林里多陪路白待一会儿。

        而路白,抱着迟早都要经历的心态,晚上回去之后,趁着洗澡的功夫,查一查迟早要掌握的知识盲区。

        一看之下,他羞耻得快要爆炸。

        溜了溜了,去他的迟早要经历,才不要……

        可是,塞缪尔今年已经三十岁了,路白怎么忍心对方当魔导师?

        “……”

        一看到路白洗澡出来,塞缪尔立刻拿出工具,给路白吹干头发。

        男朋友好温柔体贴哦。

        这么温柔体贴的男朋友,大概率在床上也是温柔体贴的类型,路白心想。

        冲呀。

        “塞缪尔,你也快去洗澡吧。”

        塞缪尔:“好。”

        没有和路白在一起之前,白天和夜晚都是工作时间,和路白在一起之后,夜晚就是相处时间。

        会一起看看影视作品,聊聊天,或者一起玩有趣的玩具。

        塞缪尔洗澡出来,发现小男友已经进了房间,心想,可能是今天在森林里累了,想早点休息。

        于是他关了外面的灯,回房间陪路白一起休息。

        然而刚躺下去没多久,路白主动钻进了他怀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毯子下面的路白,似乎没有穿衣服……

        塞缪尔的呼吸,一下子屏住。

        当然,全身血液也立刻冲上了脑门。

        “你记错了时间吗?”他喉咙干涩地询问。

        趴在他怀里的路白,简直想晕死过去:“笨蛋!”

        被骂的塞缪尔,低笑了一下,这一刻他是最幸福的人。

        “……是不是要给你一点时间准备?”果然还是太冲动了,要不还是按照原来的时间吧,以免对方没有心理准备。

        “我已经准备好了。”塞缪尔叼着大概率红透了的耳朵说。

        然后用实际行动让路白知道,他随时都可以。

        “你……怎么那么熟练?”路白觉得不对!

        “……”无暇兼顾其他的塞缪尔,抽空回答宝贝伴侣的问题:“有理论知识。”

        渐渐失去清醒意识的路白心想,你的理论知识还挺扎实。

        毕竟寄望于男朋友温柔体贴的性格,路白一开始还是挺放心的,但他万万没想到,有些事情就算再温柔体贴,也会让他死去活来。

        不是痛苦,也不能用难受来形容,但就是!让人眼睛一直蓄满晶莹泪花,哭唧唧。

        路白心疼自己,也心疼塞缪尔,似乎自己失控的时候,对塞缪尔使用了暴力……

        “对不起。”指尖划过那些罪证。

        正在享受着巨大满足的塞缪尔一愣,眼眸顺着路白的指尖看去,是月牙啊,塞缪尔笑了:“那没什么。”

        相较于以前受过的重创,他保证,这是他受过最可爱的伤。

        第二天,塞缪尔去了一趟纹身店,让纹身师把那枚可爱的月牙,永久留在他的肩膀上。

        初次的牙印,很有纪念的意义呢。

        作者有话要说:  -

        甜甜的番外来了,谢谢大家一直追到这里~

        小路白和毛茸茸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以后如果要更新更多番外的话,会在微博上更新。

  http://www.xlwxsw.com/60/60557/242981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