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被前男友骗婚以后[穿书] > 第2章 第 2 章

第2章 第 2 章

        岑景从他开口的那瞬间就知道,他没有在开玩笑。

        这个人说得出就做得到。

        神经病!

        岑景暗骂了声,回想了一下书里的剧情,确认自己并没有记错。

        贺辞东事业还没有站稳脚跟那几年,遭到的暗算不少,那个时候白月光刚好身在国外。而原身也算趁虚而入,进入贺辞东的公司。

        重点在于这两人是有肉|体关系的。

        书里仅有的两次都写得较为隐晦,贺辞东只有生理需求的时候才会碰他,但是从来不和他过夜,连包养都不如。

        包养起码还给钱,贺辞东对他简直一毛不拔。

        岑景看着贺辞东冷笑:“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账,你也挺不要脸的。”

        简直是拔|吊无情的典范。

        贺辞东盯着岑景的脸,眯了眯眼睛。

        那是个怀疑且审视的眼神。

        但岑景毫无回避他目光的意思。

        这本书到了这个阶段其实已经没有岑景什么事了,也没什么原剧情要走。

        他要真按照原剧情走,等着他的无非就是死路一条。

        这最后一年贺辞东会开始大刀阔斧地对付岑家,事业再次拔高一层,同时白月光会和他表明心意。

        而岑景,他从头到尾都是个悲情人物,可恨但也可怜。

        生死岔路口,还不容许他任性妄为地活着,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贺辞东终于松开他,退后一步。

        他不知道从哪儿拿出的卫生纸,慢条斯理地擦过自己的掌心,犹如刚刚碰到了什么脏东西。

        一边动作一边抬头说:“你自我欺骗我管不着,我也不在乎你现在到底耍什么花样。但恶心到我头上,我想你大概是忘了之前两次给我下药的后果,如果你要是忘了,我不介意替你回忆回忆。”

        岑景:“?!”

        书里的生理需求可没有下药这一说。

        贺辞东将揉成一团的纸巾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回头看着他扬眉:“你这幅失忆的表情演得还算逼真。”

        岑景这下真有些分不清到底是书里的内容不全面,还是贺辞东这狗男人在撒谎了。

        岑景皱着眉最后挣扎,“就算下了药,也不能否认你上了……我的事实。”

        操,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捏。

        贺辞东笑得蔑视。

        他突然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岑景不知道对面是谁,只听见他说了句。

        ——把视频发给我。

        一分钟后岑景接过贺辞东扔来的手机,触目就是一具白花花的身体。

        那是一间很封闭的房子,除了中间的一张大床什么都没有,而仅仅从画面的清晰度和视角就可以判断,这是特地找人拍下来的画面。

        床上的人很瘦,身上只有一条四角裤。

        他看起来很痛苦,一会儿蜷缩着,一会儿又不停地在床上翻滚。

        即使隔着屏幕都能看见人汗湿的头发,以及充血的眼眶。

        岑景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这次是真的彻底白下来。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视频里的人就是他本人。

        手上的手机触不及防被人抽走。

        贺辞东:“我够客气了岑景,你该庆幸你给我下的那药成分还行,否则就不仅仅是拍视频这么简单。这只是个小警告,明白吗?”

        他将手机放进兜里,转身离去。

        走了两步又突然回头,“还有,我从前不会碰你,以后更不会,因为我嫌脏。”

        被视频狠狠冲击了一波的岑景半天才听明白这人说了什么。

        “你就很干净?”岑景冲着头也没回,连背影都在说着冷血无请的男人烦躁地扯了扯领带,最后也没忍住,骂出声:“滚你大爷的!”

        他没有料到原身居然有那样的把柄握在贺辞东手里,脸色很难看。他现在毕竟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一下子看到自己那样的画面,实在是有些头痛。

        岑景很想问问原身喜欢谁不好,为什么偏偏喜欢这样睚眦必报的男人。

        喜欢就喜欢了吧,还使劲儿往人手里递把柄。

        酒会很糟心,岑景也没了继续待下去的心思。

        他出门的时候给二冲打了个电话。

        二冲大名刘冲,在家排行老二所以周围的人都习惯叫他二冲。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还算真心对待岑景的朋友。

        看过书的岑景知道这俩人很早就认识了。

        早到岑景还跟着他那个在红灯区过活的妈一起生活的时候。

        不过岑景自从他妈过世,被岑家认回就很少和人联系了。主要是他有些虚荣心作祟,不想让人看见自己过往生活的影子。

        他总觉得自己能融进所谓的二代圈,能和以往不一样,能过得很好。

        事实证明他失败了。

        电话很快接通,对面有些不敢置信和迟疑:“景儿?”

        岑景:“嗯,是我。”

        半个小时后岑景打车到达刘冲给他的地址。

        这片是繁华的夜市区,到处充满了烟火气。热情叫卖的小贩,油锅里刺啦刺啦的声响,印成了这座城市里最不起眼的一角也最真实的生活画面。

        岑景老远就看见一处烧烤摊上忙活的身影。

        青年穿着最简单的短袖短裤,微胖,长相有些喜庆。他忙上忙下,一边烤着东西还一边分神招呼着客人,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直到岑景站在烧烤摊前面,刘冲才抬头看着他楞了两秒。

        岑景抬手,笑,“好久不见。”

        “景儿?!”刘冲瞪着眼珠子,突然扔下手里的一把羊肉串绕过来说:“靠,还真是你啊,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有点不敢相信呢。”

        刘冲原本要拍在他肩膀上的手,在看清他那件西装后又尴尬地停住。

        岑景知道为什么,无奈笑了笑,只好提醒:“诶诶,你串儿糊了啊。”

        “草草草。”刘冲一边骂着又一边蹿回了摊位。

        岑景:“你忙你的,我自己找地儿先坐会儿。”

        说是他自己坐着,其实不到五分钟刘冲就端着一盘子烧烤,拎着两瓶啤酒过来了。

        酒瓶子哐啷往桌子上一放,说:“是兄弟就不醉不归啊。”

        岑景点点头笑着说了声好。

        他一边熟练地开了啤酒盖,一边看了看摊位和刘冲说:“你找的员工?”

        “对啊。”刘冲把一次性的杯子递过来,摸了摸鼻子,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说:“那个……我和女朋友商量着打算买套房子结婚,这不得更加卖力经营嘛。”

        岑景手上的动作一顿,惊讶:“什么时候谈的?”

        “快半年了。”刘冲说:“平常她都会过来帮忙的,不过今天加班,下回带你见见。”

        “行啊。”岑景和他碰了一杯:“恭喜。”

        这一瞬间,岑景有种自己的生活被割裂的错觉。

        一半的他还停留在觥筹交错的酒会上,扮演者贺辞东的合法伴侣。另外一半切身在这样普通的街道,喝着啤酒,听着隔壁桌吵架的声音,以及哥们儿说他准备买房子和女友结婚的事儿。

        生活总是如此的具有戏剧性,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

        此时的岑景西装外套已经脱下随意搭在椅子的靠背上,完全看不出是高级定制款。

        他卷着衬衣的袖子,吃东西的动作随意自然。

        很轻松就融入了这样的氛围里。

        刘冲两杯冰啤酒下肚,才吞吞吐吐地看着岑景说:“景儿,你说实话,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儿了?”

        岑景看着刘冲真诚的眼神,也如实说:“算是吧,有些糟心。”

        离婚这事儿他说了不算,仅仅是岑家就不会放过他。

        他还有那样的视频在贺辞东手里,必须拿回来。

        包括钱的事儿,没一件顺心的。

        刘冲直接就把杯子磕在了桌子上,很认真地看着岑景说:“既然不开心回来就行。你自从跟……跟你爸走后我就觉得你应该是不想跟我们来往了,我很能理解你,真的!但我也知道有钱人家都很复杂,你要是回来可以和我一起做点小生意,你妈当初那个房子虽然破是破了点,但还是一直留着的……”

        刘冲说着又突然停住,挠了挠后脑勺说:“嗐,我这人一说就停不下来,你应该不喜欢这样的……”

        “没有的事儿。”岑景接话,看着周围说:“我觉得像你这样,就挺好,我也说真的。”

        刘冲咧着嘴笑了。

        这人身上有股子愣劲儿,真诚又傻气。

        岑景不知道原身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会不会选择另一条路,但至少他还挺喜欢这样具有烟火气的人生。

        就算是前世,岑景也没有真的经历过这样的生活。

        他是个工作机器,律师界出了名的最难搞的金牌律师。

        日常枯燥无聊,但也不缺钱不缺名的。

        和刘冲东拉西扯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岑景终于想起来自己应该回去了。

        两人都喝了不少,各自道别,相约下次再聚。

        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岑景脑子就有点晃。

        他如今这具身体的情况根本就不适合喝酒,底子太差了,肠胃一堆问题。但是面对刘冲,他肯定不会拒绝。

        岑景跟司机报了地址就睡过去了,直到司机喊他,才恍惚清醒过来。

        岑景拎着外套下了车,朝着别墅的方向走过去。

        这里一整片都是中式别墅区,岑景当初在房子里醒来的时候还惊艳了一把,后来想了想贺辞东那个人,完全看不出来他是个会喜欢这种环境的人。

        毕竟老式气派的雕花双开木门,院子里小桥流水,养着锦鲤和富贵竹。

        连家里的管家和阿姨据说都是跟着贺辞东多年的老人。

        这样一想,和贺辞东冷心冷肺,后来又成为商界传奇的精英形象实在不符。

        好在这段时间他都没住在这儿。

        这个点家里的阿姨和司机等人肯定都睡着了,从外面也看不见灯光。

        这种门模仿老式设计,晚上都会从里面用巨大的木头门栓给关上。岑景在门口站了五分钟,突然又不想敲门。

        他把外套随意往旁边的地上一丢,退后两步沿着门前的石阶坐下。

        兜里有东西硌着大腿,岑景伸进去,摸出来半包烟和打火机。

        是刘冲的。

        两人当时喝得醉醺醺的,刘冲搭着他肩膀忆往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顺手给塞错了。

        岑景突然有点想抽。

        原身没有这习惯,但是他却是个老手。自从来了这里因为顾忌身体情况他都克制了,现在乍然捏在手里,心瘾就有点上头。

        加上他有点胃疼,更想来一根。

        五秒后,火光映照着岑景瘦削的半张侧脸,他偏着头点燃叼在嘴边的烟,头发散凌乱地散落下来。

        点燃后丢开火机,一条腿向下伸直,右手手肘往后撑着背后的一级台阶。

        仰头眯着眼吐出烟圈,是个难得的放松表情。

        烟对他来说真是个好东西,岑景想。

        他满足地喟叹了声,下一秒,耳边就传来拾级而上的脚步声。

        岑景有点懵,保持着那个姿势偏头看向左边。

        先是一双程亮的皮鞋,西裤,衬衣。

        这人起码有一米九,甚至更高,岑景猜测。

        酒喝了,烟也抽了。

        岑景这会儿心情还行,也一点没有被人居高临下俯视的不自在。

        扯扯嘴角,带点疑惑:“哟,你今儿咋回来了?”

        是外面的野花不够多,还是情人的床不够暖。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04  15:02:31~2020-08-05  15:25: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麦子店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归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睢绿  10瓶;farvel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www.xlwxsw.com/66/66239/243613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