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被前男友骗婚以后[穿书] > 第9章 第 9 章

第9章 第 9 章

        岑景能面不改色地拒绝岑耀忠的提议,但贺辞东明显就没打算给他开口的机会。这男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原身当初可是被“时渡”给开除的。

        岑景在家待了两天,也没做什么事。

        彻底清理了一下房间,关注一下手头的资金动向,余下的就是陪钟叔打理院子,和陈嫂她们闲聊。

        咸鱼生活过得很惬意。

        钟子良那小子在外边住了几天也回来了,别别扭扭找岑景说谢谢。

        不过在第二天一大早这人来敲门让他去上班的那刻起,岑景就再次把这家伙往欠揍名单里提前了几名。

        钟子良站在门口,无辜地看着黑脸的岑景。

        岑景:“现在刚七点你知不知道?”

        “知道。”钟子良显然已经知道了他有起床气,小声说:“我哥让我叫你的,他说人事那边已经打过招呼,让你今天就去报道。”

        岑景咬了咬牙,进屋关门,“等着,我洗脸。”

        “时渡”一不会给他分红,二没有奖金。

        岑景并不想去给他卖命。

        他知道贺辞东让他回“时渡”,是想把他放眼皮子底下监视着。毕竟他现在变化太大,贺辞东那种多疑的性格,没有百分百把握的事情不会轻易松手。

        岑景的想法就很简单了,他也不是不可以去,就纯粹嫌烦。

        他现在手头的所有事并不避讳着贺辞东,毕竟他们没有实际的利益冲突。

        他继续赚他自己的钱,去“时渡”按点打个卡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半个小时后,钟子良看着从房间里出来的岑景呆住了。

        “走啊,看着我干什么?”岑景蹙眉问。

        钟子良:“你……近视?”

        岑景修长的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金属架,“一百来度,不深。”

        “……哦。”

        钟子良有点不敢看他。

        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戴眼镜和不戴眼镜的区别有那么大的。

        岑景没注意这小子奇怪的样子,他上辈子也戴眼镜,只是不常用。这两天刚好因为一直盯着电脑的股票走势,又查了不少资料,发现视线有些模糊所以特地去配了一副。

        岑景随口问他:“我们怎么过去?”

        他没说他连“时渡”的地址都不知道在哪儿。

        两分钟后岑景果断给贺辞东打了电话。

        这次倒是他自己接的。

        岑景:“这会儿早高峰,打不着车。”

        简单点说,去不了。

        贺辞东:“储物间左边那面墙中间的柜子里,车钥匙自己拿。”

        ……

        一个小时后,“时渡”公司大楼前急速停下一辆略显张扬的墨蓝色超跑,让大楼门口处不少人驻足观望。

        很快人们就发现车上下来一人。

        大学生模样,还很骚包地在车窗上扒拉着自己黄不拉几的刘海。不少人失去兴趣,正欲转身离开的时候,发现驾驶位上又下来一人。

        白净高瘦,他西装外套没扣,很随性的样子,露出里面的衬衣。

        勾着车钥匙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还跟另一边的人说了句什么。

        重点是他转头的时候,那张原本并不锋利且好看的脸,因为脸上架了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让他气质多了两分凉薄和生人勿近。

        周围屏息的动作出奇一致,让人忽视都难。

        钟子良绕过来走到岑景身边小声嘀咕:“我就说开这车太招眼吧,这还是我哥前几年跟姜川哥他们打赌输了买的,一直放在车库里落灰。”

        “那不正好。”岑景随意说:“让它有了重见天日的机会。”

        钟子良嘴角抽搐。

        他想说你一个被开除又回来的人,还嫌自己不够高调?

        但他现在学聪明了,选择闭嘴。

        因为最后会自闭的那个人一定是他自己。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大门,这里是“时渡”的总公司,整栋大楼都是贺辞东的产业。前台的四个女生年轻貌美,见着钟子良的时候热情打了招呼。

        毕竟他是贺辞东亲自带进来的,职场这种地方,谁没有点眼力见。

        即使他现在就是个小员工,想巴结他的人不在少数。

        钟子良也是个窝里横,在外对着女生反而脸红。

        女生几个交头接耳小声笑起来,看清走在钟子良后边的人后又一致安静下来。她们显然没有认出岑景,就算之前原身在公司里名声也不小,但毕竟这么大个企业,人太多,所以一时间完全没把他和之前的岑景对上脸。

        其中一个声音很甜的女生朝他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

        “这位先生您好,请问您是找人还是……”

        钟子良连忙说:“入职,他入职。”

        女生眼睛一亮,心想公司即将来这么一大帅哥,茶余饭后的话题肯定少不了。旁边甚至有人偷偷拿起手机拍照,估计是想发给其他人一起八卦。

        女生随即递上来一文件夹,“麻烦在这边签个字。”

        “好。”岑景走近了靠着前台,拿起笔写下自己的名字。

        女生看着他侧脸出神,被提醒两次后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拿回本子,原本准备和系统核对一下,在看清本子上的名字时,嘴角僵住了。

        非常明显的那种僵硬。

        即使一开始没对上号,但岑景这个名字无人不知。

        不单单是以前他在“时渡”存在过,更是因为他,现在是已婚身份。

        结婚对象还是“时渡”的总裁贺辞东。

        “时渡”公司内部群炸了。

        从各种团体小群到部门工作群,除了有贺辞东存在的最大的那个群外,岑景的名字在不到半小时传遍了全公司上下。

        钟子良陪着在等电梯,小心翼翼地拿眼觑他。

        岑景:“有话就说。”

        “那个……其实你也不用太在意,你知道有些人就是嘴碎,你要是听见什么难听的当做没听到就好了。”

        岑景随口嗯了声,有些漫不经心。

        他现在想的是自己要去的岗位——

        市场部副经理。

        岑景问钟子良:“公司以前有这个职位?”

        “好像……没有吧。”钟子良也不太确定。

        书中关于原身在公司的情况写得不多,但岑景记得他以前是待在销售部的,并且就是个普通职工,需要业绩和跑业务。

        现在反而直接给他安了个副经理的职位。

        十五楼,市场部所在的位置。

        钟子良在八层的时候和他分手,岑景一个人上来的。

        市场部的经理亲自接待的他,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底下的都叫他老余。

        老余领着岑景推开一间办公室门的时候说:“这是你以后工作的地方,我们市场部目前的工作还算简单,你先上上手,有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岑景看着窗明几净的办公室,了然地笑了笑。

        贺辞东看来还真打算闲养着他。

        岑景回身:“行,那麻烦你了。”

        老余摆手:“不用客气。”

        老余在“时渡”工作多年,是市场部的一把老手了。

        他知道岑景,多少也听说过他之前的情况。

        但上头指明放到他这里来的人,他再不满意,也得把人给安排下来。

        而且他见着眼前的人,倒是莫名有几分好感。

        不像传言中说的那样,是个让人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的年轻人。

        老余走后,岑景关上门在办公椅子上坐下。

        这间办公室面积虽然不大但是朝向很好,两盆小仙人球摆在电脑旁边长势喜人。岑景看着窗外远处的高楼,拿着手机给贺辞东发了消息。

        岑景:“感谢贺总关照。”

        在这栋楼的最顶层,正开着一场高层会议。

        贺辞东坐在上首听着人报告工作内容,放在旁边的手机亮了一下。

        他扫了一眼,再次转向投影大屏。

        不到两秒,手机又亮了。

        岑景:“办公室很喜欢。”

        岑景:“老余人也不错。”

        ……

        消息一条接一条,不紧不慢就是一直没停下来过。岑景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像是无聊着,想到什么说什么。

        这就导致会议室里的所有人看着贺辞东看着手机,不去拿,也不关。

        转头还能分毫不差地指出人报告里的问题。

        会议结束的时候高扬跟在贺辞东的后边。

        贺辞东:“让老余把他放到新一季的开发项目上。”

        这可是“时渡”下半年的重中之重。

        高扬:“让他参与?为什么?”

        “他太闲了。”

        高扬:“……”

        自从老板结婚后,作为得力助手,他再也没有摸清楚过老板的想法,怎么办?他还挺着急的。

        岑景不知道贺辞东动动嘴皮子给他找了一堆事。

        他一天都没怎么出过办公室。

        也就快中午的时候去茶水间泡了一杯咖啡,毕竟他最近作息规律,注重养生,早上七点起床对他来说有些负担。

        结果还没来得及出去,就听见门口有人提到了他名字。

        “你们今天见到人了吗?我听说他早上开着跑车来的,这跟老板结了婚就是不一样,从头到尾焕然一新。”

        “可有什么用呢?十分钟前你们猜我遇到谁了?”

        “谁啊?”

        “姚闻予。”

        紧接着就是一阵激动得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的声音。

        “你确定没看错吗?老板的真爱啊,我可是听他俩的传闻听了不少了。年少时相识,互相扶持,就是没想到被岑景破坏了。”

        “也没有吧,要我看老板离婚迟早的事儿。你看岑景虽然空降市场部,但谁知道他又用了什么手段,再看看人姚闻予,直接上了三十二楼,一路畅通无阻,这地位谁高谁低不是一目了然吗?”

        “诶,你们猜岑景会不会上去手撕了姓姚的?”

        岑景:“不会。”

        对于每次都能听见别人谈论自己这件事,岑景都快习惯了。而几个年轻职场女性看着端着咖啡出现在身后的岑景却想原地去世。

        岑景一只手插着兜,喝了一口手上的咖啡。

        皱了皱眉:“这速溶味道不好,下次记得买点咖啡豆放里面,可以找我报销。”

        几个女人:“好、好的。”

        岑景笑了声:“别紧张,午休时间,言论自由。”

        他端着杯子离开了茶水间。

        身后的人看着他的背影。

        “嗯……我现在觉得,岑景和老板挺配的。”

        “不了吧,他完全可以独自美丽。”

        “同意,笑起来好晃眼!”

  http://www.xlwxsw.com/66/66239/243613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