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被前男友骗婚以后[穿书] >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去往医院的路上高扬开车。

        不用谁吩咐,  车子的速度已经飙到了最高。

        “格挡板升起来。”贺辞东突然开口。

        开车的高扬从后视镜里扫了一眼车后座的情况,立马就移开眼,然后照做,  将车前车后隔绝成不同空间。

        岑景听见贺辞东声音的时候耷拉的眼皮半睁,扫向他。

        胸前的扣子又在无意识中挣开一颗。

        露出马林滔从脸延伸到肩膀那一鞭子留下的红痕,在皮肤上格外扎眼。

        岑景口干舌燥,  他感觉自己身上的温度已经要把湿透的衣服蒸发干。结果分神之际,身上就裹来一件外套,  是贺辞东的。

        他拧了瓶水递过来,说:“还有几分钟就到了。”

        “我不喝。”岑景拒绝。

        身上冷热交替,  为转移注意力,  他闭着眼睛问贺辞东:“你把姓马的弄哪儿去了?”

        贺辞东看他那副“现在谁都别靠近我”的状态,  皱了皱眉。

        “找人看着的,  跑不了。”

        贺辞东不知道从哪儿抽出的毛巾,触到岑景的脸:“擦一下头发。”

        “不用,  没力气。”岑景摇头。

        下一秒毛巾就罩上了岑景的脑袋,岑景倒也没挣脱,  任由一只大手在他手上擦着,  哼笑了声道:“现在这种时候,你就不担心我趁人之危赖上你不放?”

        贺辞东瞥了他一眼。

        右手突然卡住岑景的下巴,  拇指蹭过他的唇沿迫使他松了牙齿,  出声道:“别咬了。”

        岑景感觉到唇上一阵刺痛,显然已经咬出了血。

        这方寸大点的地方,  有些东西正在不断放大。

        比如贺辞东身上的气息,他手掌的温度。

        这对岑景来说几乎成了一种折磨。

        岑景终究还是仰后躲开,  接着问:“岑家人呢?”

        “现在还不知道你已经离开了。”

        贺辞东见他发梢没再滴水,  也就把毛巾收起来。

        “好。”岑景的背躬了一下,  压住喉咙里的喘息,深吸口气睁着一双红血丝的眼睛看向贺辞东说:“人你先别动。”

        “可以。”贺辞东几乎没犹豫。

        岑景得到答案彻底闭上眼睛,任由思绪陷入混沌里。

        医院的走廊里。

        这层楼全是病房,没什么人经过。

        站在门口的卫临舟透过小窗口看着里面还没清醒的人,问旁边靠着墙的人说:“你干的?”

        不怪卫临舟这么问,毕竟以前还真有过。

        贺辞东没应他。

        卫临舟:“过分了啊,那种药你也敢往他身上招呼,连市面上都很少见。本来用普通人身上也不会有什么,可他身体不行,这罪遭得可有点大。”

        贺辞东皱眉:“很严重?”

        “看哪方面吧。”卫临舟想了想道:“他是真挺能忍的,能保持那么长时间的清醒。但你也知道这种药的作用,强压不会有什么好处。现在我给他下了针,醒来生理上会有些难受。”

        贺辞东从墙上站直,看向病房里。

        躺在床上的人换了身病号服,很安静地睡着。

        没了之前那副浑身是刺,怒火中烧的样子,也失去平日里冷眼看人的模样,他闭着眼睛,反而让人觉得不适应。

        卫临舟跟着站在他旁边,问:“想听重点吗?”

        “说。”

        卫临舟摸了摸自己鼻子,“其实这事儿跟你说不说也没什么区别,就是他这身体,以后房事上得节制。他本身的底子差是一方面,催|情类药物以后绝对不能往他身上用,一不小心可是会搞出人命的。”

        贺辞东闻言转头,最后想了想问了句:“没办法治?”

        “你关心?反正你俩也不会有那种情况发生。”卫临舟见贺辞东睨过来,投降:“好吧,调理可以,但这是个漫长的过程,十年八年的说不准。”

        贺辞东:“嗯,这两天你先看着,该用什么药先用上。”

        卫临舟看着他:“老贺,说实话,他这幅样子不是你弄的吧?”

        几乎是种肯定的语气。

        不说岑景脸上到肩膀的鞭痕,身上的药,贺辞东虽然有时候无情,但也不是个没有分寸和下限的人。

        贺辞东:“他那个二哥下的手,把他丢到了马林滔手里。”

        “马林滔?”卫临舟听到这人的名字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岑景怎么会和那种人扯上关系?”

        贺辞东:“有我的原因。”

        这么说卫临舟也算是心照不宣了。

        马林滔那个人臭名昭著,私生活淫|乱不堪。

        他见色起意不奇怪,但把岑景作为目标,还是因为他和贺辞东这个名字有牵扯。

        卫临舟:“那你有没有跟岑景说你跟姓马的恩怨?”

        “他知道。”贺辞东说:“姜川告诉过他。”

        卫临舟顿时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

        姜川跟岑景关系本就一般,可见嘴里肯定没什么好话。估计也就是老贺为了姚闻予那一套说辞,实际上,事情远不止如此。

        卫临舟:“说到底,当初要不是马林滔把人玩儿残,你也不会让他在東城混不下去。”

        折在马林滔手里的人不少,还有在上大学的学生。

        贺辞东算是接受度高的,你情我愿的事,碍不着他他就不会管。可偏偏刚好其中一个,几年前跟贺辞东还有那么点九曲十八弯的关系。

        结果阴沟里翻了船栽在马林滔手里。

        这事儿还发生在姚闻予那事儿之前。

        完全触到了贺辞东的底线,甚至差点让马林滔坐了牢。

        但对方是老手,在外省躲了几年赔了钱,最近居然又在東城冒了头。

        贺辞东:“不管怎么样,今天这情况我有责任。”

        卫临舟拍了拍贺辞东的肩膀。

        叹口气,看着病房说:“上帝保佑,还好没真出什么事。就躺着那位现在那个性,真要有个什么,怕是麻烦大了。”

        贺辞东想到什么,反而表情松下来。

        “没出什么事,有些人也要倒大霉。”贺辞东说。

        ……

        岑景从病床上醒来的时候,是真的想叹气。

        他知道现在这身体少不了和医院打交道,可前不久刚住院,现在还来。

        而且这次的原因很操蛋。

        身体发热的感觉消失,头晕,像是躺在一团棉花里,给他一阵风,灵魂都可能飘起来。

        “醒了啊?”不过他倒是意外旁边这熟悉的声音。

        岑景偏头:“陈嫂?”

        “哎。”对方应了声,连忙从罐子里倒了汤端过来说:“这是一早给你熬的鸡汤,你之前不是说爱喝吗?快起来喝两碗。”

        岑景看着对方鬓角的白发,有些出神。

        他以前无父无母,现在也相当于没有。

        跟陈嫂相处的时间其实也不多,但他总能对这个女人生出一种亲近的感觉。

        连带着,好像连之前离开墨林苑都不觉得怎么样。

        因为那里有他觉得亲近的人。

        岑景坐起来,接过碗问:“您怎么来了?”

        “辞东说的,说你住院了。”陈嫂捋了捋他的头发,眼里有焦灼,说:“你这孩子也是,这才多久啊,又瘦了这么多。”

        “没事。”岑景笑:“您就是太喜欢我,我就是长成个胖子您还是觉得我瘦。”

        陈嫂拍了他一下,笑道:“还开玩笑,快喝吧,等会儿凉了。”

        病房里并没有其他人,岑景顺便问了问钟叔他们最近的情况。

        “都挺好,念叨你呢,天天骂子良不务正业没有你有出息。”

        岑景听得想笑,不知不觉就喝了两碗汤,连手脚都暖和起来。

        陈嫂接过空碗道:“喜欢我往后天天炖了给你送来。”

        岑景抓住她的胳膊说:“不用了,这么远,再说我也待不了两天。”

        “那哪儿行,放心好了,有司机呢。”

        岑景:“真不用,你们一天吃好喝好我就能很好了,我一个大男人能顾好自己。”

        陈嫂戳他脑门,没好气:“你当初也这样说,还不是把自己弄进医院?”

        陈嫂又在凳子上坐回去,担忧地看着他。

        “小景,你跟婶儿说实话,你是不是过不去当初那事?上回我让子良带你回去吃饭,你也没回。”

        “您想哪儿去了。”岑景笑着安慰。

        实际上他介意,他又不是个圣人,

        不然出差那回也不可能在车上冒火。

        这事儿跟感情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就算作为一个普通人,他也不可能在那样的时机回去。

        但这些话他肯定不会和陈嫂说。

        陈嫂抓着他手道:“这事儿我和你钟叔都觉得辞东做得不对,可他那个人啊,性情冷,做事向来不留余地。但其实和闻予那孩子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闻予上回和他去了那个什么邮轮回来,也一直没见着人了,我是不清楚你们年轻人的事儿。但你看这次,他送你来了的医院,毕竟结了婚,这日子啊,能平平安安过就是好的。”

        岑景并不在乎姚闻予现在的去向,也不关心他跟贺辞东走到哪一步。

        他笑:“您就别操心了,我们的事儿自己能处理好。”

        “那你就一直一个人啊。”陈嫂道:“你看看你,住了院身边连个人都没有,将来老了打算怎么办?”

        “还早呢,我这么年轻。再说您不是说您马上要有孙子了吗?到时候多生两个,送我个玩儿。”

        陈嫂摇头无奈:“跟你说认真的呢。”

        “我很认真。”岑景道:“不是有句俗话,低质量的婚姻不如高质量的单身吗?就我跟贺辞东,真要老了,不互相拔氧气管都是心地善良了。”

        陈嫂一脸你在说什么瞎话的样子。

        刚好门口传来敲门声。

        岑景抬头就看到一身白大褂的卫临舟憋笑的表情。

        而站在他旁边的贺辞东看起来就显得有些冷酷无情了。

        两人进来,陈嫂站起来说:“行了,我就先走了,明天再来。”

        “陈嫂再见。”岑景说。

        贺辞东:“司机在门口,出门的时候小心着点。”

        “放心吧。”陈嫂看着贺辞东:“少操心我,操心一下该操心的。”

        陈嫂离开,岑景看向卫临舟:“你要笑就笑,憋出内伤小心折寿。”

        “善良一点好吗?”卫临舟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问:“我很好奇,你俩老了真打算谋杀对方?”

        贺辞东冷眼看他一眼。

        岑景倒是开了口,道:“不会,我俩可不会携手白头。”

        前提条件都没有,哪来谋杀机会。

        岑景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我睡了多长时间?”

        贺辞东看看手表:“一晚上,现在是早上八点。”

        岑景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疤痕的触感还在,倒是没有昨天那么明显,也没有火辣的痛感了。

        “放心,毁不了容。”卫临舟走过来翻看他用药的文件夹,一边说:“你再待一天就可以回家休养,不过我得提醒你,这次用药过量还是很伤身的,你自己注意一点。”

        岑景:“比如?”

        “比如一个月内禁房事。”卫临舟:“自己解决也不可以。”

        岑景:“哦。”

        “别哦。”卫临舟:“药物后遗症,你之后一段时间需求可能会比以往强烈,尤其是早上,需要克制。”

        卫临舟说着的时候,视线已经朝着岑景的下半身扫过去。

        隔着被子,什么也看不见。

        岑景舌尖抵了抵口腔内壁,表情不善。

        “看屁看。”他说。

        卫临舟举手:“我是医生,我难道不是光明正大?”

        “你是泌尿科的?”岑景像被戳到了关键机关,整个人都显得有活气起来,虽然是被气的,他说:“我那儿没问题。”

        “行行行,我自戳双眼行吧,我就不该有这种条件反射。”

        卫临舟说着拽了一把贺辞东。

        “你俩法律验证,绝对光明正大,我走了!”

        卫临舟快速离开,出门,关门,眨眼没了踪影。

        岑景看向贺辞东,他倒是插着兜一派闲适。

        岑景本身就浑身不对劲,确实有身体原因,加上他自己现在在医院,姓马的那孙子也不知道被贺辞东弄到哪儿了,还有岑戴文!

        岑景:“你站这干什么?”

        “本来有正事。”贺辞东看着他挑挑眉:“但你这么戒备,就算没毛病都让人很怀疑。”

        “你特么……”

        “行了,知道你没问题。”贺辞东打断他扔来一张房卡。

        就丢在被子上,他说:“国富路57号,308房。”

        岑景捏着房卡看向他。

        他当然知道贺辞东说的是什么意思。

        岑景有点愉悦,勾着嘴角:“这可是在法律边缘横跳,贺总看样子很支持。”

        贺辞东突然走过来,手撑在边上,视线和岑景持平:“我从没说过我是什么好人。人完全可以交给你只要不弄死随便你干什么,但是岑景,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能称之为人,脏了手未必值得。这次的事儿有我的原因,交给我处理?”

        “谢了。”岑景说:“看不起谁呢?”

        他拇指捻过包扎的掌心,冷眼笑道:“他可是想干我呢?我要不亲自把他送进男科看看,都说不过去吧。”

        这睚眦必报的劲儿。

        贺辞东就知道是这样,停顿半晌,最终起身说了句:“记得洗手。”

  http://www.xlwxsw.com/66/66239/243613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