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被前男友骗婚以后[穿书] > 第25章 第 25 章

第25章 第 25 章

        岑景原本以为,  贺辞东默认了他将这一切归于性这个说法,毕竟这样才显得合理且不会让人觉得有负担。

        但他又似乎是真的没有想更进一步的打算。

        更像是随意口头上应付了他。

        当然,岑景自然也不想。

        谈性色变这件事在他们之间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

        但性代表了冲动,  、情绪,岑景自认成熟,  但他也就是个普通人,  有普通人的顾虑,  纠结,甚至会因为性而带上私人感情。

        所以,  他可以随便找人上|床,  但他绝对不会找贺辞东。

        因为岑戴文的问题,岑景在接下来的两天直接将手里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以比市场价高出百分之十的价格转让给了贺辞东。

        岑景提出时,  本来以为贺辞东会压价。

        但是他竟然没有。

        岑景再次来到“时渡”的办公大楼,  就是因为这事儿。

        岑景站在贺辞东办公室的窗户边,喝着秘书这次主动端来的牛奶,看着窗外说:“每次站在这个位置,都有种站在时代顶端的感觉。”

        其实这个话也没错,毕竟这里的主人确实站在了这样的位置。

        正坐在办公桌后的贺辞东闻言抬头,  “不满意你现在办公楼的位置?”

        “那倒没有。”岑景走回去,  “有什么实力站在什么样的位置,这个我还是知道的。”

        放在之前,  他手里的股份连等价交换都不可能做到。

        贺辞东有无数办法不花费一分一毫取得。

        现如今终究不同,岑景有了谈判的筹码和底气。

        又或者说,其实潜意识里他也清楚,  贺辞东现如今会威胁他的可能几乎为零。

        毕竟他不是原身。

        岑景把杯子放下,  开口道:“你知道我今天来为什么吧?”

        “知道。”贺辞东停下手头的事,  看向他,“你提的价格本来就在我们预算之内,不用担心这当中有什么其他原因。”

        “你确定?”岑景问。

        贺辞东道:“你想听什么?”

        岑景失笑,“贺总难道没妥协什么?”

        “实话就是,有。”

        岑景:“啊这样,那要是价格超出了预期呢?”

        贺辞东扫了他一眼,“也会。”

        岑景:“……那看来不是贺总有钱,是我真值得了?”

        贺辞东打了内线电话让人把合同送进来。

        他放下电话的同时看着岑景,突然转了话题,问:“你最近是不是在盯岑戴文?”

        岑景嗯了声,“你有兴趣?”

        “没有。”贺辞东手上的笔在案桌上笃笃敲了两下,眉心微皱,“我是想提醒你,他铤而走险从越南运回的那批货走的都是些见不了光的道,岑家现在已经不成气候,你在他的事儿里横插一脚,有没有想过后果?”

        “想过。”岑景说。

        他靠在椅子上偏头看向贺辞东,“岑耀忠那老头子一天三十个电话,你说我能怎么办?他大儿子草包一个,二儿子眼看要走上不归路,我这个私生子最近好像突然重要起来了。现在可是最好的时机,股份给你,我对岑家的事业不关心,我只关心岑戴文。”

        他废了马林滔那事岑戴文必然知道是他做的。

        他们之间能善了吗?

        既然不能,那拼的就是谁先下手为强了。

        贺辞东:“你以为岑戴文是什么人?”

        “聪明人。”岑景说。

        “你错了。”贺辞东,“他是个能亡命的人。”

        “七年前岑家曾陷入过一次危机,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奇迹生还,靠的就是你这个二哥。岑家实际上并非他全部的主场,他在国外有自己的关系网,生意做得并不比国内小。之所以一直撑着岑家,那完全是因为岑家洗白了他的身份。”

        岑家一旦倒台,岑戴文的真实背景就会遮掩不住。

        他干的那些买卖,没有一个敢拿上台面。

        这样一个完全没有了顾忌的人,贺辞东问他:“你有信心能赢?”

        岑景回望,“股权交给你,加上之前的事,我不插手,等着岑戴文弄死我?”

        他见过岑戴文,那个表面上和和气气的普通男人,转头就能插人一刀。

        岑景不能一直处在这样的劣势里。

        贺辞东看着他半晌,“你不插手,岑家倒台之后那就是我跟他的事。”

        岑景:“贺总这是想把我的个人私事转成企业纷争?”

        “你忘了你的名字前面目前还冠着贺姓,不论你想与不想,这事儿都不可能跟我毫无关系。”

        岑景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撑在贺辞东的办公桌上。

        他正对着坐着的贺辞东,突然笑了笑。

        “贺辞东。”岑景看着他的嘴角说:“我承认,抛却很多外在因素,利益上在你这里我没吃过亏,不过我没打算把我自己卖给你。”

        贺辞东:“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岑景直起身,“不过我也说了,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股权协议签下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贺总并不是非我不可,哪种选择对自己更有利,你应该比我清楚,不是吗?”

        刚好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是高扬拿着打印好的纸质合同进来了。

        岑景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

        高扬顿了下,点点头,“岑先生,好久不见。”

        高扬现如今是摸不清这两人的想法了。

        恭恭敬敬把合同递上去。

        有人在场,岑景也就没再说什么,合同签好后就直接离开了。

        岑景走后,高扬没有第一时间出去,而看着坐在办公桌后一言不发的老板。

        问:“岑先生真打算插手五号仓码头的那桩买卖?”

        “嗯。”贺辞东捏了捏眉峰,“他不会收手。”

        “可是太危险了。”高扬跟着皱眉,“岑戴文这次联系的人是在边境线活跃了三年多的老手,一个外号叫老谢的人。岑先生那边不知道查到多少,我们盯了他们一年多了,现在节外生枝怕是会出变故。”

        贺辞东:“安排得怎么样了?”

        “目前一切顺利。”高扬说。

        贺辞东:“联系撒出去的人,货源其次,保证人安全,尽量不要让岑景和对方的人碰着面,必要时给他个□□也行。”

        高扬:“就不能直接和岑先生说清楚?”

        “他不知道水到底有多深。”贺辞东看着窗外,“也不会了解“时渡”在最初到底接触的都是些什么东西,简单点更好。我把很多东西放到了岑戴文身上,他应该会有些心理准备。”

        ……

        实际上贺辞东的话里暗示的信息很多,岑景也不是没察觉。

        国内外那么多企业,真正干净的没几个。

        贺辞东的过去书里不详尽,但是也知道不简单,那样出身的人走到现在这个地位,中途所要经历的必定不是常人所及。

        但一个渣攻贱受的感情文,不是奋斗史,更不是职场剧。

        岑景现如今的处境,回忆不起来书里任何有用信息。

        连岑戴文的背景都和他了解的有了很大出入。

        十一月的气候带着秋末的萧索和初冬的凛寒。

        所谓的五号仓码头位于東城西部临海区。

        傍晚六点左右。

        这个时节的天气黑得总是比以往要早。

        远处海岸线还遗留着一线白,码头的集装箱摞得有五六米高,交错分布。

        中间的一大片空地上,岑景就站在那儿。

        他穿一身黑大衣,衬得整个人清瘦又挺拔。

        提着密码箱,随意扎着头发,推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前边坐在椅子上的人说:“我就来谈场交易,你让这么多人对着我,不太好吧?”

        岑戴文估计这段时间过得也不怎么好,没了老头子过生时平和的面容。

        反而显得有些阴冷的戾气。

        周围站了一圈打手,各个膀大腰圆。

        岑戴文冷眼看着他,“你既然能找到这里来,就应该知道情况,我倒是好奇,谁给你的胆子,贺辞东?”

        “怎么会。”岑景,“当然老头子,家里最近生意出了问题他很着急,你又长时间不见人影,他只能找我了。”

        “你算什么东西?”岑戴文说。

        他撕掉了最初那副平平无奇的假面,开口:“当初把你卖给贺辞东你就算不上岑家人了,我是不清楚你用了什么手段让贺辞东现在对你另眼相看,本来还以为你还有点用处,没想到马林滔反而栽在了你手里。”

        岑景也不恼,“想翻旧账?”

        岑戴文,“没必要,你不就是为了姓贺的,真是十年如一日没什么长进,他想要什么,你让他亲自来和我谈。”

        岑景嘴角一勾:“刚刚那句话还给你,你又算什么东西?”

        岑戴文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样。

        他手一挥,周围的人齐齐往前走了一步。

        岑戴文:“老头子现在早就没有年轻时那点豪气,做事畏首畏尾。他还天真的以为自己拿捏着你,殊不知,当初当条畜生捡回来的私生子,现在早成了一条会咬人的狼。你说是我现在弄死你快,还是贺辞东动作更快?”

        距离码头不远的公路上,路边停了一辆黑色轿车。

        车后座的高扬手上正拿着一块平板,上面是实时播放的监控画面。

        画面中岑景处在中央,显得有些势单力薄。

        高扬担心:“现在过去吗?岑先生完全不清楚我们参与其中,万一冲动了……”

        “等着。”贺辞东看着平板开了口,“他不是个蠢人。”

        老谢没有出现,岑戴文一再提到他的名字。

        岑景怎么可能毫无察觉。

        贺辞东的话很快得到验证。

        “贺辞东是贺辞东,我是我。”岑景弯腰放下箱子,打开,朝岑戴文转过去,里面是一箱子现金。岑景:“三千万,都在这里了。老头子的意思是想你尽早回头,当然,我也给你选了另一条路。”

        岑景又随即扔下一个资料盘。

        “这里有你这几年做下的事儿,每一条都够你蹲半辈子。要么吐你该吐的然后拿钱滚蛋,要么……”岑景看了看手表,“一个小时后,跟着警车回你该去的地方。”

        资料盘里有不少录音。

        岑戴文听着彻底变了脸色。

        不仅仅如此,包括车里的高扬都愣了。

        瞪着眼睛看向自家老板,“这……”

        贺辞东:“故意透露给他的。”

        高扬心想也是,老板本来就不赞成岑景插手这事。

        不给他点要人命的东西,哪敢把他放出去?

        岑景的声音从平板里传出来,很清晰,他说:“岑戴文,我这人受不得气,你当初想毁了我,我要的不过是以眼还眼。不过有点可惜,有的人貌似在这件事上帮了我不少忙,我也不想把事情弄得很复杂。”

        岑戴文表情终于不耐,“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在说。”岑景的话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所以我决定以一条线索作为交换,比如说,那个老谢的货运路会临时改道,从南环线往北,这个点应该刚到蓝湖州。”

        车里,高扬整个人都僵了。

        见贺辞东看过来,立马道:“我马上确认!”

        与此同时贺辞东也快速下车,手撑在车前盖上,长腿一跃到了另一边。

        前行中手按下蓝牙耳机键,“动手!”

  http://www.xlwxsw.com/66/66239/243613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