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被前男友骗婚以后[穿书] >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半个小时后,  岑景穿了身睡衣靠坐在床头,看了眼头发还带着湿气的贺辞东终于发觉刚刚没让人多备一个房间的决定有多么错误。

        贺辞东手上还拿着毛巾。

        瞥他一眼似乎都知道他在纠结什么,“别想了,除非你想让戚老四知道我们感情不和,  到时候他对你可就没什么顾忌,  岑戴文什么处境,  你也不会好到哪儿。”

        岑景放下手机,  抬眼。

        冷淡开口:“我到底是因为什么在这儿,你不清楚?”

        “因为我。”贺辞东接得倒是顺畅,  他站在床头戴上刚刚洗澡取下的手表,偏头看着他说:“老四现在以为你对付岑戴文是因为家族内部纷争,  你在東城的情况,  包括我们结婚的原因他未必不清楚。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只有好好睡觉,明天一早我会以你身体不行为由安排人送你回去。”

        “你不走?”岑景挑眉。

        贺辞东:“我还有其他事。”

        贺辞东既然在这边待过几年,  有任何事岑景都不意外。

        他只是对眼下的境况有些无语。

        因为一个岑戴文,  从五号仓到连春港,现在更是因为一个戚老四卡在这上不去也退不下来的处境当中。

        而这一切,  说到底都是因为贺辞东。

        明明都要离婚了,说了桥归桥路归路,  现在反而搞到需要睡一张床的地步。

        岑景:“我现在还真有种进了贼窝一样的感觉。”

        贺辞东看他:“保持住你这样的感觉,  因为你现在就在贼窝里。”

        岑景:“……”

        贺辞东:“连春港十年前都还是全国犯罪率最高的地方,  多的是杀人越货的事情。我没有恐吓你,老四现在手上也不干净,回去后就当这两天的事没有发生,  以后也不要和类似的事情扯到一起。”

        “我还真求之不得。”岑景说。

        岑景从穿过来就没有和谁一起睡过,  有人在他向来比较警觉,  更容易惊醒。但前一晚一直在船上,  别说睡了,连个躺的地方都没有。

        身体有种到了极限的感觉,但是意识又是紧绷的。

        好在床够大,贺辞东占据了一边中间也还剩下很宽的位置。

        别看平日里两个人生活质量的水平很高,但实际上都是能忍的个性,都默认了这样的场合下,各睡一边相安无事,就是最好的选择。

        灯是贺辞东关的,房间里黑下来的时候岑景保持着侧躺的姿势。

        窗外一片黑,证明今夜不是个好天气。

        连丝光亮都透不出来。

        房间里太静了,静得岑景甚至感觉不到旁边躺着另外一个人。

        入睡变成了一件越发困难的事情。

        岑景干脆换成了仰躺,他睁着眼睛转向旁边,问:“没睡吧?”

        贺辞东嗯了声。

        岑景:“你还要在这边待几天?”

        “两天左右。”

        岑景:“跟戚老四有关?”

        贺辞东又嗯了声。

        岑景:“你不是说这人不可靠?据我了解“时渡”现如今的业务都是摆在台面上的东西,你跟他还有什么好谈的?”

        “不是。”贺辞东似乎换了个姿势,床跟着震动了一下,他说:“私事。”

        岑景:“哦。”

        即使看不见,岑景也能感觉到贺辞东准确看过来的视线。

        他问:“睡不着?”

        岑景:“你不也没睡着。”

        贺辞东:“那是因为你问题太多。”

        得,岑景也不没话找话了。

        他后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迷迷糊糊睡过去的,身体撑到了一定极限,人的意识抽离后整个人仿佛就轻了起来。

        夜半打了第一声响雷的时候,贺辞东第一时间睁开眼睛。

        眼里没有丝毫睡着过的痕迹。

        雷声伴随着闪电,不到一分钟,窗外就响起了噼里啪啦雨打窗户的声响。

        贺辞东偏头,看着旁边的岑景。

        他睡相很好,睡着了安安静静的,闪电的光亮劈进来时,能看见他半边脸埋在枕头里,长碎发有些散乱,让他看起来没了清醒时那股气质,和晕过去躺在病床上带着丝单薄清冷的感觉又不同,倒是有几分随意般的稚气。

        一个优质的普通青年男人。

        有能力,做着自己的事业,会因为图方便舒适花不菲的价格买下一套房子和一辆代步车。

        朋友三两,周末偶尔聚会。

        不会做饭,却因为胃病很少糊弄自己的胃,生活自律有保障。

        这应该是这人的理想生活,他也一直往这样的方向靠拢。

        这两天的奔波和各种突发状况显然耗尽了他的精力。

        眉宇间的疲惫很明显,在不安的状态下还是沉沉睡了过去。

        窗外又是一声闷雷。

        岑景动了动,皱着眉像是要清醒。

        事实上也并没有,他只是很自然地往贺辞东这边挪了挪。

        像是感觉到冷一样,本能地寻找热源。

        贺辞东往窗户扫了一眼,然后掀开被子下了床,走过去将留着一条缝隙的窗户关紧然后再折返回来。

        还没躺回去。

        就听见岑景迷糊问了句:“你干嘛呢?”

        声音闷在枕头里,像是困倦中转醒了那么一秒钟,问出的话。

        贺辞东掀开被子,“去卫生间了,睡你的。”

        然后岑景就再次没了动静。

        第二天凌晨六点十分左右,岑景睁开眼的那瞬间窗外已经有了点点泛白,而床上早已经没了贺辞东的人影。

        浴室传来水声。

        岑景光脚踩在地板上,走过去拿起昨天晚上放在远处充电的手机。

        刚开机浴室门就打开了。

        岑景回头扫了一眼,又看向窗外,问:“昨天晚上是不是下雨了?”

        “下了。”贺辞东边找衣服边应了句。

        这处住房本靠近郊外,外面朦胧起雾的清早,带着一夜大雨过后的洁净和微凉。岑景看着下面石板路旁停着的那辆加长黑色林肯,以及车旁站着的几个黑衣保镖。

        转头看向贺辞东,挑眉:“贺总,你确定你以前真的没混|黑?”

        “把鞋穿上。”贺辞东的视线略过他的脚背,说了这句。

        他跟着走到窗边往楼下看了一眼。

        转回来,“没混。”他说。

        贺辞东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并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和岑景说:“你还有半个小时时间,够你吃个早饭,昨天晚上的人会带你上车,到了東城高扬会来接你。”

        从岑景被带上船的那刻起,他的一切似乎都是由贺辞东安排的。

        来连云港这边是意外,从下船他就安排了他离开,没想到最后还是多待了一晚。

        岑景自己都不懂,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贺辞东正在打领带,岑景敢保证他出这个房间的那一刻起,就是那个不近人情的贺辞东。

        而不是昨晚躺床上配合他闲扯的人。

        岑景走过去,站在他面前。

        贺辞东停下动作看着他。

        岑景上手扯住了他领带的一边,因为睡觉有了褶皱的双眼皮带着一丝慵懒感,声音比之前低了两分,他说:“咱俩现在好歹也算是同床共枕过的关系了吧,你确定不把话说清楚?”

        “你想知道什么?”贺辞东扬眉问他。

        岑景:“你所谓的私事。”

        贺辞东深深看了他一眼。

        突然轻笑了声,“怎么?对我感兴趣?”

        岑景:“我就是觉得不公平,不能我帮了你,最后还稀里糊涂被弄来这边,最后又稀里糊涂地回去是吧?我感觉自己亏大发了啊。”

        “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像什么吗?”贺辞东问。

        岑景:“像什么?”

        “没什么,无理取闹的这位先生。”贺辞东拿回领带,看着他,“你都说了是私事,那肯定就不会告诉你。”

        岑景光脚踹他小腿上,“滚。”

        贺辞东离开得很快,整栋房子里在他离开后十分钟,才陆陆续续传来声响。

        戚老四跟他一起上的车。

        岑景下楼的时候,房子里就只有保姆和阿姨。

        他的早餐是中式的,他平常惯常吃的那几样,也不知道这里的人怎么会知道。

        他坐在桌子边安静地进食。

        外面的回廊隐隐有说话声传来。

        “昨晚来的那两个人是谁啊?”有人问。

        另外一个人回答道:“贺先生,另外一个是他伴侣。你刚来不清楚,贺先生每年都来的,住一晚就离开,两天后再回来。”

        刚刚的人好奇,“是去干什么了吗?怎么把自己那位留下了?”

        “少打听。”外面的人说话越来越低,“就里面吃饭那位,听说跟贺先生结婚的原因不一般,估计是这个原因才让他自己回去的吧。”

        “那昨晚不还住一起呢吗?看起来感情挺好的。”

        ……

        岑景没什么表情地听着。

        如果不是他对贺辞东那个人还算有几分了解,又知道他们之间本身也没多少感情。

        估计还真得觉得,自己像是个跟着丈夫远程到来,最后却被抛下不得不自己一个人返程的可怜家伙。

        他说没混过那就是真没混。

        让他说什么私事,他会直接选择不说,但却不屑于说谎。

        岑景在七点半离开。

        因为走了陆路,到达東城用去了将近半天的时间。

        他在这个世界生活不长,但踏上東城地界的那一刻,依然生出了一种由心出发的安心一样的感觉。每一次离开再回来,都有这样的感受。

        两天不到的时间像是过了很久。

        这个城市自己特有的气息让他有了一种归属感。

        高扬比之前更沉默了,几乎没说话。

        岑景坐在车里,问:“高特助,你跟着你老板多长时间了?”

        高扬愣了会,如实答:“十来年了。”

        “是挺久。”  岑景看着窗外,“你刚跟着他的时候,他什么样子?”

        高扬:“……”

        岑景:“别紧张,我就随口问问。”

        高扬想了想,斟酌道:“就很厉害吧,我进“时渡”的时候老板已经有了不小的成绩了。就是人挺冷的,不像现在。”

        岑景失笑,“现在还不够冷?”

        “那好多了。”高扬打开了话匣子,“有了钟叔卫医生他们,老板变化挺多的。最初那会儿都没什么人气儿,我其实比老板还大俩月,在他面前说话都打磕巴。”

        岑景笑了笑,想象了一下这个业内无数企业想挖墙角的顶级特助说话结巴的样子。

        高扬突然加了句:“现在变化更大了。”

        岑景:“嗯?”随即反应过来,“哦,你们闻予先生自然功不可没。”

        “不是。”高扬往后看了一眼道:“是结婚后。”

        老板还是那个老板。

        果断冷静,效率极高,出错率几乎为零。

        当然,这得排除他某些决定前偶尔出现的顾虑,不先做专业评估给人投资,甚至为了保证某人安全,而让自己陷入麻烦。

        而导致这一切发生的人,也并不是个说糊弄就真能糊弄的人。

        比如他下一句就直接道:“两天后他真能回来?”

        高扬愣了几秒,然后肯定回答:“能。”

        麻烦是有,但也仅限于过程复杂了些。

        “行,直接送我回去吧。”

        岑景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还有,转告你老板,岑戴文这事儿在我这里算就此了结了。往后岑家你们随意,不用告知我。”

        高扬:“可……老板让第一时间先送你去卫医生那儿。”

        原话其实是,“告诉卫临舟,他晚上有些低烧,半夜出过一次汗,确保人不会更严重后再把他放回去。”

        至于人晚上低烧,甚至出过汗这种事自家老板是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的。

        高扬反正是没敢问。

  http://www.xlwxsw.com/66/66239/244434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