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被前男友骗婚以后[穿书] > 第40章 第 40 章

第40章 第 40 章

        老板被这一连串的动静吓得不轻,  倒是先慌慌张张地摆手说:“算了算了,没事的。”

        岑春城被人从地上拖起来。

        他始终躲避着贺辞东的视线,只有看向岑景的时候才带着凶狠。

        他或许一开始出发前还抱着那种岑景对贺辞东来说什么也不是,  他就算对岑景动了手,贺辞东说不定都会冷眼旁边的想法。结果来这一下,这个念头彻底被碾熄。

        岑春城那点实际上只有黄豆大点的胆子龟缩下去。

        岑景最后还是给了小店老板赔偿金。

        出门的时候天开始下雨。

        远处半山腰云雾缭绕,  岑景站在冷风里,  冷眼看着正要上车的岑春城说:“不管岑耀忠出门前跟你说过什么,  你既然要跟上来,就别到处生事。虽然我最近修身养性太久,其实也并不介意让你真的回忆一下当初断手的感觉。”

        岑景是视线从岑春城的手腕上一扫而过,后者的脸色都绿了。

        岑景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做事挺不管不顾的。

        把岑春城的手打到过粉碎性骨折。

        对比贺辞东刚刚那点恐吓,岑景觉得自己好像比他更狠一些。

        车队继续前进,  沿着盘山公路一直向前。

        到达褚云镇的时候是下午五点多,  淅淅沥沥的小雨转为大雨,  噼里啪啦砸在车窗上。

        李美兰并非镇上人,而是在距离褚云镇九公里外的一处名叫丰禹村的地方。

        需要走上将近一两个小时的土公路。

        这对岑春城这样金钱窝里长起来的公子哥,自然无法忍受,车子颠簸的路途就能听见他一路骂娘的声音。

        天擦黑的时候,一行人成功到达。

        乡下远不比城里,  这样的天气本来就黑得快,还没有路灯。

        狗吠声伴随着村里窗户中透露的灯光,这座在山坳里的村落,  显得安静又祥和。

        迎出来的是李美兰表兄一家。

        拿着电筒迎出来就说:“快进来快进来,  我以为你们下午就能到,  怎么这么晚?”

        贺辞东搭话:“下雨,  路不好走。”

        “是是是。”中年男人脸色黝黑,  双手在灯光下显得很粗糙,一看就是常年劳作的手。他显然也没想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略显局促,“我们这边有些偏,去年政府说是要修路但也一直没见动静。”

        男人站在房子中间,看了一圈,才缓慢问:“你们……谁是美兰的孩子?”

        “是我。”岑景上前一步,对着男人笑了笑。

        对方借着并不算明亮的灯光打量他的脸,然后连连点头说:“没错没错,你跟你妈长得真是像。”

        他说着想要上来握岑景的手,临近了却又不好意思一般往回缩。

        岑景主动上手拉住他。

        “大舅。”岑景喊了声。

        李美兰已经没什么至亲还在人世了,这个大舅也是表亲,但想来年少时和李美兰关系不错,听见岑景喊他,竟然眼眶都红了。

        他连声道好,还说:“我一直知道她留下过一个孩子,但还从来没见过你。前两天有个自称你爸的人联系到我,说你要回来一趟,我本来还半信半疑。现在一见,长得是真好。”

        他描摹着岑景的眉眼,然后又微微皱眉。

        捏了捏他的胳膊说:“是不是穿太少了,气色不太好?”

        “没事。”岑景说。

        女主人已经招呼走了岑春城一行人,有贺辞东在,也没人敢说出什么抱怨的话来。

        男人看向一直站在旁边的贺辞东,问岑景:“这……就是你丈夫?”

        丈夫这个称谓听来实属别捏。

        他含糊嗯了声。

        不想说只是个名义上的关系而已。

        贺辞东如常跟对方打了招呼,因为这层关系在,男人明显对贺辞东热情很多。晚上吃饭硬拉着贺辞东喝了几杯。

        乡下这地方没人喝啤的,就二锅头,酒精度数相当高。

        岑景看着面不改色已经喝下第四杯的贺辞东,再看向中年男人,显然是正喝到兴起。家里的女人也试图劝阻两句,但是被打断了。

        男人看着岑景感慨说:“你妈呀,年轻的时候走错路,到头来早早就走了。”

        说着又突然拍了拍贺辞东的肩膀。

        对岑景道:“不过我看辞东挺稳重,你们结婚你妈也能放心。”

        岑景刚夹起的一片四季豆成功掉回盘子里。

        偏头瞥了一眼贺辞东,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这种情况就只能说明一件事。

        谁特么尴尬谁自己知道。

        贺辞东不露声色,拿起酒杯和“岑景”他大舅碰了一杯。

        乡下的房子是小二层,这么多人也就勉强住得下,所以岑景被安排和贺辞东住一间的时候,也没说过什么。

        贺辞东一路安安静静,跟在岑景的后边上了楼。

        推开门的时候,房间不大,重点是床还是□□十年代那种雕花木床,大概一米五宽左右。岑景看着顶上边角镂空的设计和流苏帷帐,顿了顿。

        有一种时空穿梭错了的感觉。

        他大舅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大舅妈说:“你那个大哥他们都在旁边那栋小楼,我跟你舅住的这边就只剩这一间。这床还是我俩结婚的时候特地找人打造的,被子都给你们换过新的,好好休息啊。”

        岑景抓住门把手,说了声谢谢。

        等人走了,岑景打开门走进去。

        他后知后觉发现贺辞东从上楼后就一句话没说,转头看向他。

        贺辞东在看手机。

        “有工作?”岑景拉开拉链,抬眸随口问。

        贺辞东听见声音,从手机界面移开,一瞬不瞬看着他没说话。

        岑景觉得他状态奇怪,以为就是有事。

        一边取出要换的衣服,一边说:“你一个大忙人非自己要来凑这趟热闹,是有多想不开?”

        不仅要忍受长途奔波,乡下并不发达的通讯,包括岑景亲戚不知境况的絮叨。

        重点是,他居然全盘都忍受了,没一点不耐烦。

        “贺辞东。”岑景看他还是没有说话,就叫了他名字。

        贺辞东走到他旁边的床沿,坐下,继续看着他。

        “你一直看我干什么?”岑景皱眉,“我问你刚刚是不是有工作。”

        “不清楚。”贺辞东终于开口,声音有些低,他把手机举起来,对着岑景。

        岑景往他手机界面扫了一眼,全是高扬的信息。

        并且还一直在发。

        “老板,珍妮弗提前到达国内了,要求和你面谈。”

        “公司已经派人去接了,安排在星越酒店。”

        “合同是否按一开始的执行?”

        岑景抬头和贺辞东对视,他看起来和之前没什么不同,面容依然冷峻,眼神黑凝而有神。

        岑景朝他摊手,“手机。”

        贺辞东没有犹豫就把手机放他掌心。

        岑景给高扬打了个电话。

        “老板。”那边接起来就喊。

        岑景:“是我,岑景。”

        高扬愣了愣:“……岑先生。”

        据他所知,老板的手机向来是不会轻易给其他的人,再亲近的都不会。而且之前由于被姚闻予设计偷拿,他发过火,基本所有的电子产品都设了指纹锁。

        岑景看了一眼贺辞东,对高扬说:“他喝多了。”

        “喝……多了?”高扬明显惊讶了一瞬。

        岑景也是一再确定才得出的这个结论,他们晚上喝了不少,像岑景他大舅那种平日里习惯小酌两杯的人都喝得完全没了意识,他就说贺辞东怎么脸不红心不跳。

        他没见这人喝醉过,还以为他久经沙场千杯不倒呢。

        结果这人酒品还真是随了他性子。

        喝多了也安静得过分,不发疯,只是脑子也不转。

        岑景嗯了声,高扬为难:“可……”

        “你说的珍妮弗是国外那家名叫SD的风投公司的人?”

        高扬:“是。”

        岑景毕竟混差不多圈子的,各大公司有什么大的风向和动作他也都有一定的了解,所以问:“你们的最低报价是多少?”

        高扬对着岑景倒是没任何隐瞒,说了个数字。毕竟“辰间”今年后半年的动向一直避免和“时渡”撞车。一来是岑景一直致力于脱离“时渡”,并且成功了,二来发展方向不同。

        高扬能在贺辞东身边待这么长时间,不说对贺辞东了解多少,但基本情况还是知道的。

        就凭贺辞东推了行程特地走这一趟,为的是谁,不用明说。

        岑景:“那就压在这个价格线,你们之前应该都已经开会确定过,对方提前来不过就是想打乱你们的阵脚,照着之前计划的来就行。”

        高扬不知道为什么,心就定了。

        仿佛岑景话就像是贺辞东的话一样。

        岑景:“你要是还有疑问,等他酒醒了,我让他打给你。”

        高扬:“好。”

        高扬应完又有些迟疑:“那个……岑先生。”

        “还有事?”岑景问。

        高扬:“我们老板他一般不容易喝醉的,就是真喝多了有时候就……还挺麻烦的,你多照顾一下啊。”

        高扬边说边觉得自己狗拿耗子。

        别人两口子要你插什么嘴。

        可是偏偏他也知道,岑景跟老板又不是普通婚姻对象那么简单。

        岑景因为之前的事儿对贺辞东很戒备,但到底是维持在一种很微妙的平衡下,没有彻底撕破脸。高扬都生怕再一个不小心搞砸,这山高水远,保不齐俩人得“同归于尽”。

        岑景转头看了一眼还保持着刚刚那个坐姿,并且同时也看向自己的贺辞东。

        “怎么麻烦?”岑景问。

        高扬:“这……不太好说。”

  http://www.xlwxsw.com/66/66239/253493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