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被前男友骗婚以后[穿书] > 第48章 第 48 章

第48章 第 48 章

        眼见岑景被贺辞东抓住手,  跟在后边的几个保安立马冲出来试图擒住岑景。不过人还还在两米开外,就被贺辞东喝住了。

        几个保安面面相觑。

        他们也不知道这具体是什么情况,领头的人倒也没有强行上前,  只是冲着岑景喊道:“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希望你不要做无谓的抵抗!束手就擒吧!”

        岑景被电筒强光扫得眉头紧蹙。

        他挣脱了一下自己的手,没挣开。

        贺辞东的视线在他惨白的脸色上停留了许久,示意保安把电筒关掉。

        “伤哪儿了?”

        “你想抓我?”

        他们几乎是同时出声。

        岑景挑了挑眉,倒是没想到贺辞东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地上的姚闻予是生是死,  反而问了他这句。

        贺辞东:“你现在想走也走不了。”

        “我偏要呢?”岑景问。

        他直视着贺辞东的眼睛,开口:“我非要现在离开,你打算干什么?”

        贺辞东看着他的脸,确认他这话到底针对的是谁。

        “我不会干什么。”贺辞东最终说:“你伤了人,  需要向警方交代清楚前因后果。”

        “向警方交代还是向你贺辞东交代?”岑景站在那儿,看了看周围的人群,  也看了一眼地上无知无觉的姚闻予。

        对贺辞东说:“我没什么可以交代的。”

        他要向警方交代什么呢?

        交代他和姚闻予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还是交代世界修正,  姚闻予一心弄死他,结果反被岑景开了脑袋。

        不知道警察是觉得他疯了,  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贺辞东察觉到掌心接触的手腕温度不寻常。

        也看见了岑景缠着绷带和颈后的血渍。

        不论岑景以前在贺辞东的心里是怎样一个不堪的形象,也不管他发现眼前有多少怪异和不合理。

        贺辞东几乎是认知到他身体出问题的那一秒钟,  条件反射卸了他胳膊的力,  夺走手上的铁棍将其扔开。

        岑景哪是任由人动手的人。

        贺辞东的行为自动被化为对立面,  岑景几乎在铁棍扔出去的那一瞬间,就一膝盖顶在了贺辞东的腰侧。

        那是个巧劲儿,  位置对了会让人半身发麻。他清楚自己估计撑不了多久,  所以用了全力。

        贺辞东闷哼了声,  却始终没松开他。

        是在岑景扭手再次进攻时,  才选择放开。

        那个动作贺辞东要是不放,  岑景伤不伤得了贺辞东是未知数,但岑景的手腕骨脱臼是必然。

        岑景成功退离贺辞东两米开外。

        贺辞东已经因为他刚刚的动作,眉眼间带了戾气,看着岑景说:“有没有可以交代的也需要你自己去和警察解释,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不可能放你走。”

        贺辞东示意后边的人把姚闻予抬起来送医院。

        几个人七手八脚上前抬人的时候,终于打破了这地下停车场压抑的气氛。

        贺辞东朝岑景伸手:“过来。”

        先去医院。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连贺辞东自己都没有察觉,那里面带了某种压迫和小心谨慎。

        岑景身上某种临界感太强烈。

        眼神却冷静得不同寻常。

        但是岑景只是看了看他的手,抬眸说:“贺辞东,你不懂,也别逼我。”

        姚闻予没了意识后,岑景反而觉得非常空。

        那种感觉就像胸腔里被穿了一个大洞,风一吹,能听见呼呼回响。

        仿佛世界只剩自己。

        也确实只剩下他。

        他不认为贺辞东的行为有什么,他们只是没办法生活在同一轨迹。

        他不会妄想贺辞东能够理解他出手伤人,也不奢求他明白他那些说不出口。

        贺辞东摆明了想扣住他。

        不论理由为何。

        只是今天,岑景不打算让贺辞东成功亲手把他送到警察手里。

        岑景也不想年幼时的那点缘分,最后物是人非。徒留的记忆偶尔回想起来,也只剩下满地的荒凉和不堪。

        岑景甚至有些心平气和,开口说:“贺辞东,你我这场一年的婚姻,从今天开始,在我这里算是彻底到头了。生效日期无非是个数字,时间到了也不用通知我。”

        贺辞东心脏的隐痛感在加剧。

        这原本对贺辞东来说无关痛痒的对白,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什么时候化成了尖刺,有了伤人于无声的能力。

        不管贺辞东内心是怎样,在别人看来,他只是脸色差了一些,气场更冷了一些。

        岑景说:“贺辞东,你和我,就这样吧。”

        贺辞东凝视他许久,终于开口说:“可以。”

        “谢谢。”岑景道:“财产什么就不分割了,咱们一直分得挺清楚的,你是你的,我是我的。从此刻起,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

        贺辞东的眼神黑寂了一瞬,“继续。”

        “你现在放我离开。”岑景提出条件,“之后不管我是被警察抓,还是你终于想起来想要替姚闻予找回场子,我都等着。但现在,我要先走。”

        周边的人都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两个人,不怎么敢相信这种场合是怎么发展到谈离婚上去的。

        重点是离得还这么的……云淡风轻?

        估计在场的也就卫临舟知道这俩人一早就默认过这个事实,只是形势所逼,岑景一心脱身,将这个作为了谈判条件。

        姚闻予经过紧急止血,已经被人抬出去了。

        卫临舟举着两手的血,正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一直伏击在外面的保安也终于耐不住性子冲了进来。

        贺辞东始终看着岑景,却像是后背长了眼睛。

        他挥手将所有人拦下,最后盯着岑景说了句:“让他走。”

        岑景缓慢勒好手上的绷带,最后看了贺辞东一眼。

        沉默地走到一辆黑色的车旁边,从顶上把自己的外套拎下来,提在手上。

        转身,穿过主动让开一条路的所有人。

        一步一步朝着出口的位置走出去。

        那个背影始终挺拔而坚韧,青年的肩头有伤痕的印记和成熟的寂静无声。

        却成了后来贺辞东一生最深最无言的痛。

        地下停车场并不能很清晰地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岑景从出口走出的那瞬间,才恍惚发现天已经开始亮了。

        鸦青色的天际预示着这个新年的开端注定要被风雪包裹。

        岑景走到一面墙的时候,终于没撑住。

        一只手抵着墙,弯腰呕出一大口浓黑的血。

        他缓了那么半分钟时间,右手的手背擦过嘴脸,直起身。

        平静无波地看向不远处停在路口的那辆白色长款面包车。

        停车场另外一面的出口传来警笛声响。

        而这边的这辆车能耐心等到现在,可见姚闻予的确是花了不少钱。

        面包车的滑门拉开,岑景看着坐在里面的人,还是有两分意外:“是你?”

        “我们又见面了。”对方说。

        中年男人脸上增添的不单单是沧桑和环境造就的困苦,还有那双在生死线徘徊过的再不加掩饰的眼睛。

        戚老四,原本已经成为国际通缉犯的人,竟然能躲过那么多方的追踪,也是不简单。

        不过他日子不好过估计也是真的。

        岑景看着他断掉了两根手指的手,和脸上那道平白无故给他增添了几分凶相的疤,寒暄般说:“这算是你和姚闻予的二次合作?”

        以前有过岑景视频那事,岑景倒不奇怪两人相熟。

        戚老四靠着椅背,转向岑景:“老主雇还是比一般人靠谱。姚闻予这人聪明不够,但胜在挺大方。我能一路从孟买回国还得多亏他支持,他花钱买了你的命,这招牌肯定不能砸在你这儿。”

        岑景勾了勾嘴角,哑嗓道:“看来这段时间四哥辛苦了,换了行当生意做得也不错。”

        “哪儿的话。”戚老四的眼神带着无端的狠厉,语气却温和,像打太极一样说道:“阿东这人做事就是太绝,我有现在,他功劳也不小。”戚老四打量他的模样,开口道:“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他对你也挺狠的。”

        岑景舌尖卷了一下口中的血腥气,开口说:“这就不劳你操心了。”

        “上车吧。”戚老四偏偏头示意他,“我看你现在的模样,也费不着我的人动手。”

        岑景原本还想这个结局不算糟糕。

        不需要在医院躺上十天半个月,也不需要面对警察反复的盘问和调查。

        他只是没想到这个人会是戚雄安而已。

        停车场里,贺辞东等人留在最后。

        警察下来的时候扑了个空。

        卫临舟随便用误会这样的理由搪塞掉警察的追问,搞得警察反而看着贺辞东从头到尾严肃的脸色,没有了上前询问的勇气。

        警察前脚刚走,贺辞东让追着岑景出去的人就回来了。

        来人喘着气说:“没找着人,他估计是提前踩过点,走的都是监控死角。”

        贺辞东的脸色越发难看两分。

        卫临舟走上前道:“你既然这么在意他的动向,直接让警方下通缉令不就好了。”

        “你可以更会出主意一点”贺辞东睨了他一眼说。

        卫临舟后知后觉:“你一开始就没想让警察抓他是吧?”他不解:“那现在不正好,他已经离开了。”

        贺辞东捏了捏眉峰,“他有伤。”

        卫临舟像看怪物一样看他,“老贺,你到底什么情况?姚闻予都要被打死了也没见说什么,岑景伤不伤你在意他干什么?再说了,他一个成年人了,又不是小孩子。”

        贺辞东当然知道岑景不是小孩儿。

        他非要离开的时候状态就很糟糕了,但那种情况下他要强留,后果很难预料。

        贺辞东说不清自己在担心什么。

        他只是有些心神不宁。

        再次被冷雨淋醒的岑景,还被绳子吊在轮船的甲板上。天幕像一块幕布一样,带着翻滚的黑云和闪电。

        雨砸得人皮肤发疼。

        岑景低着头,湿发下的一张脸皮肤接近透明。

        如果不是他刚咳醒了一声,很难让人相信他还活着。

        杵着拐棍,撑着雨伞的戚老四一步一步走上甲板,停留在岑景旁边。

        岑景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人,扯扯嘴角说:“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一次说完。”

        戚雄安看着他。

        “刚接到的消息,听说姚闻予已经醒了。”

        岑景在雨中被迫闭着的眼睛微微转动了一下,又睁开,只是说:“是吗?”

        他那一棍子打不打得死人,他实际上也只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

        事实证明,世界站了那剩下的百分之三十。

        走到此刻,他能证明自己活过的理由,大概就是他成功比原主还早死。

        想到这里,岑景是真觉得挺操蛋。

        戚雄安:“我其实还挺佩服你的,能撑这么久。不过没办法,你不能活。”

        “别佩服我。”成串成串的雨珠沿着岑景的侧脸滑过毫无血色的嘴唇,划过下巴,落到地上。

        他手被吊着,身体往前倾了一些,费力笑了下说:“我本来都做好要死的准备了,可偏偏遇上的人是你。撑这么久,那完全是因为死在你这种人手里,多少还是让我有些不自在。”

        戚雄安脸黑到底。

        “嘴硬有什么用。”他说。

        说完伸手,示意边上的人可以开始动手了。

        岑景被吊到甲板外面。

        汹涌的海浪翻滚起伏,带着能吞噬世间万物的威力和轰然啸声。

        岑景手腕早就被磨破了,人只是在清醒和混沌中间的那一线而已。

        戚雄安站在边缘,居高临下:“我活这么多年,在我手里丢掉性命的人不止你一个,但你是唯一一个到死都这么平静的。”

        “那大概是,”岑景的声音小到不仔细听,在海浪声中会被完全淹没,“你没见过世面吧。”

        总之,他心想。

        差不多就得了,就,算了,一切到此为止吧。

        他太困了。

        绳索砍断,汹涌的海水淹没上来的那刻。

        意识终于朦胧之际,岑景没想到最后闪过脑海里的人还是贺辞东。

        他在这个世界牵扯最深的人也是他。

        从很早很早之前就开始了。

        只是很多年前,他尚有来路和归途。

        而这一次,他已经回不去了。

  http://www.xlwxsw.com/66/66239/260742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