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被前男友骗婚以后[穿书] > 第55章 第 55 章

第55章 第 55 章

        房间面积很大,  金黑主色装修直观上就给人一种沉厚感。仅仅是一个房间,就不难让人猜到这是哪儿。

        墨林苑。

        贺辞东住的地方。

        岑景当初从这里被动离开,就从来没有想过再回来。更没有想到,  他现在不仅回来了,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此时的他身上还穿着入睡前那件睡袍。

        头发微微散乱,睡得时间久了,  脸侧还带着红痕。哪怕是这幅模样,  都没让他眼里的愤怒降下去哪怕一丁点。

        岑景的声音从最初的惊诧中回转,  此刻被怒火烧哑,  直盯着站在自己前面的人说:“谁给你的勇气擅自替我做决定的?这下三滥的手段你倒是挺得心应手啊!”

        他语气里的火压都压不住。

        贺辞东站在床尾看着他的脸,对比起来,  他眼中如远山,沉静中甚至带着松缓。

        “助眠药物,  医生看过,  你因为身体原因才会睡到现在。”他说。

        “谁特么跟你扯这个!”岑景扯过身后的枕头砸过去,  “我是在问你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贺辞东弯腰把枕头捡起来。

        然后绕过床角,走过去,  把枕头放在岑景的后背压了压才说:“你就当是。”

        他松手却没有第一时间起身,保持着微微弯腰的姿势,  一只手撑在床头看着岑景说:“安心在这里住着,  有什么要求就说。”

        岑景抬头,  两人相隔很近,岑景微微眯眼,“你想控制我?”

        那种紧绷的气氛瞬间就被岑景带起来了。

        他对贺辞东这人的行事风格太熟。

        几乎是瞬息间,就满身戒备。

        贺辞东替他捋了捋一撮不规则头发,  声音堪称柔和,  “没有,  在医生点头说你完全没问题前,你依然有相对的自由。”

        “我好得很。”岑景一巴掌挥开他的手,皱眉,“还有,什么叫相对自由?”

        “相对自由就是家里的任何一样东西你都有支配权,自由进出,去哪儿都行。但每天出门的时间仅限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并且乖乖听医生话。”

        岑景用一种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贺辞东。

        “姓贺的。”岑景问:“你记得咱俩离婚了吧?”

        “记得。”贺辞东挑眉点头。

        “你知道离婚意味着咱俩卵关系都没有对吧?”

        贺辞东依然嗯了声。

        “嗯你大爷。”岑景道:“你都知道那你以为你关得住我?法律条例砸你脸上,那也属于是你贺辞东非法拘禁,你想尝尝坐牢的滋味?”

        “不想。”贺辞东直起身,“但你走不掉。”

        岑景:“……”

        他感觉自己说这么半天,像是在对牛弹琴。

        贺辞东明知道这样做没有立场和任何正当理由,但他就是做了,而且这态度,明摆着要做到底。

        岑景现在倒是恢复了一点理智。

        抬头冷嘲:“你做出这幅姿态究竟想干什么呢?以前姚闻予三言两语,你觉得他可怜,所以把他接到这里来。现在你是看着我,善心大发,也打算可怜可怜我?”

        贺辞东有一阵没说话。

        从决定把人带回来那一刻,岑景任何反应他都设想到了。

        他记得很早之前,他刚察觉自己的情感,也曾有过对这人束手无策的时候。

        不知道该把他放在什么位置,不知道如何去和解,去消弭两人中间的隔阂。

        但现在的贺辞东,只是在沉默一阵后,开口说:“不是,是因为在乎。”

        不算幼年那段因果,从单纯地欣赏这个人,到把他放进心里。

        这个过程,贺辞东自觉走了很久。

        他不轻言说爱,如今不吝啬说给这个人听。

        反复的,一次再一次。

        岑景冷眼:“那贺总的在乎也挺特别,一般人可真承受不来。”

        贺辞东:“嗯,我知道。”

        岑景:“……”

        所谓油盐不进,听不懂人话,说的就是现在的贺辞东。

        岑景发现,他拿这样的贺辞东是真的没办法。

        如果是在出事前,他倾其所有谁能讨着好还真不一定。

        但现在他的态度就是,你说得都对,结果手段是丁点没收。

        岑景感觉自己一口气憋胸口里了。

        上不去也下不来。

        他盯着贺辞东半分钟,然后径直掀开被子,光脚下了床。

        岑景站到贺辞东面前。

        四目相对,岑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贺辞东,我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怪过你,哪怕是我以为自己到死的那一秒都是。不论将来是什么结果,我都记得小时候我们互相依靠过,记得你明明在很厌恶“岑景”的时候,也没彻底将我逼上绝路,走到后来,我以为我们算两清,留给彼此的结局也算体面。但你现在,确定,要搞得这么难看吗?”

        岑景现在手里的唯一筹码,是贺辞东对他的感情?

        其实岑景也不知道。

        但他还是把话说得很绝。

        经历的事情太多,现在的岑景感觉就算他最后和原身的结局相差无二,也比这种收不了场的局面要好很多。

        但贺辞东的行为拽着他在往这条路上走。

        前方是什么,岑景未知。

        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他现在极其厌恶不安定感,讨厌失控,也讨厌被掌控。

        对比以前更甚。

        贺辞东在踩雷,每一步都无比精准。

        贺辞东看他良久,然后低头在他唇上亲了亲,动作虽然很慢,但没有任何迟疑。

        那是个一触即离,不带丝毫□□的动作。

        非要说,可能带点安抚的亲昵。

        岑景对此除了一点没有预料的惊讶外,也没什么其他反应。

        贺辞东等他回神,然后低声:“哪儿来的两清,亏欠不是物欲的得失,情爱的多少,是因为这里太疼。”

        贺辞东的手指按在岑景心口的位置。

        他依然用那种低沉的声音说:“我有没有告诉你,那天在去见你的路上我其实怕的要命,这辈子都没那么怕过。”

        那种近在眼前,却反而不敢确定的恐惧。

        贺辞东的拇指在他胸口绕了一圈,动作缓慢,说:“这里告诉我,它亏欠一个人太多,忽略他太多。跟你说这些不是为了补偿,也不是想让自己觉得好受一些,是因为你现在状态不好,你自己也知道对不对?你现在没有力气了,所以剩下的交给我,嗯?”

        岑景没见过他这么跟人说话。

        眼神像是将他整个人缠绕包裹起来。

        话里的每个字,清晰砸进耳朵里。

        岑景抬眸,确定道:“我很好。”

        “嗯,你很好。”贺辞东伸手抱他,“是我很不好,我需要你留在这里,需要每天看见你,需要知道你的消息,确定你的存在。”

        贺辞东的脸,贴过岑景的耳侧,哑声:“你不是说我疯了吗?所以你可怜可怜我。”

        岑景浑身僵硬。

        丁点没觉得这个嘴上说着自己可怜的人,语气里有一丝可怜。

        他就是为了哄他,然后不再反抗他。

        岑景这辈子没被人用这种方式哄骗过的人,这人还是贺辞东,导致他竟然忘了第一时间把人推开,再照着他的脸来一拳。

        等他反应过来扯了一大圈,贺辞东是一步都没往后退。

        岑景的脸当场就黑了。

        这时候贺辞东已经松开他,拉着他手说:“你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陈嫂花了一天时间做了很多吃的,下楼吧。”

        岑景倒也没非要待在这屋子里。

        反正这里哪儿哪儿都是贺辞东存在的痕迹,眼不见为净更好。

        但岑景突然想到,“我衣服呢?”

        贺辞东突然给他来了这么一出,他还真做不出穿着个睡袍出去招摇过市。

        贺辞东放开他,走过去拉开一扇滑门。

        里面是一间很大的衣帽间,各种款式的衣服整齐排列。

        贺辞东站在门口,“都是你的尺寸,以后这个房间你用。”

        “贺总好大手笔。”岑景看了他一眼说:“包/养我?”

        贺辞东失笑摇头,“你可以当成是暂住,我收你房租。”

        “滚。”岑景走进去,冷脸把滑门拉上。

        等岑景换了身衣服下楼的时候。

        以为见着的人无非也就是陈嫂和钟叔。

        没想到第一个人是周周。

        女孩儿子弹一样直接冲进他怀里,撞得岑景微微往后退了两步,还是贺辞东在背后撑了一下,才没让他直接倒地。

        岑景顾不上其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

        他最后一次见她,还是从警局出来,贺辞东带她离开那会儿。

        那个当时从车窗露出半张脸,一脸歉意看着他的女孩儿,现在埋在他腰间,哭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岑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反倒是贺辞东拉了她一下,皱眉:“怎么横冲直撞的。”

        女孩儿抬起一张哭得鼻子眼睛全部泛红的脸,仰头看着岑景说:“对不起。”

        这道歉明显不是因为刚刚撞了他。

        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岑景遇见她,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很多事情朝着不能预料的方向前进了。

        但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岑景摸了摸她的头发,笑了笑:“没事,不用对不起。”

        岑景说完抬头,然后就看见对面另外两个红着眼的女人。

        陈嫂和于茜。

        岑景虚着眼睛问旁边的贺辞东:“你故意的?”

        贺辞东摇头。

        “姜川呢?”岑景又问。

        贺辞东:“找他有事?”

        “我只是觉得,如果他在,能动手打他一顿也是好的。”

        总好过同时面对好几个红着眼睛的女人。

        岑景瞪了贺辞东好几眼。

        还不承认。

        这人绝对特么故意的。

  http://www.xlwxsw.com/66/66239/263972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