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第两百五十九章 不存在

第两百五十九章 不存在

        【其中的一个墙上的木窗吸引了我的注意,窗内那幽深的黑暗处,隐隐传来了女人啜气的声音。】

        【“不可以往里面看。”】

        【母亲这样对我说。】

        【“里面住着怪物哦。”】

        【啊,被月色罩着的母亲的脸仿佛笼罩着一层朦胧的纱,使我心中涌现起一股幽暗凄迷之感。】

        【黑暗中栖息的怪物。】

        【在这高大的马头墙围成的堡垒之内啊,住着怪物。】

        【不过。】

        【不过为何母亲要对我说有怪物这样的话呢?】

        【大概是梦吧。】

        【是会反复梦到的意义不明的场景啊。】

        ......

        我在弥漫着腐烂木头的气味房间中醒来了,窗外似乎还下着雨。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几案前。

        从桌上的文件夹里抽出纸,潦草的字写着的似乎是事件报告。

        所以这是那位刑警的办公室吗?

        “不要随意翻别人东西啊!”

        是之前救助过我的大叔,他的手上拎着有时代感的热水壶,正冒着热气。

        “喝点吧,才烧开的,小心烫。”

        “啊,谢谢。”萧涵接过热水壶,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找到了我的同伴吗?”

        “这种天气在山上随便乱走很容易出事故的,凭我一个人的话不现实啊。”

        “是吗?派出所里只有你一个人。”

        他喝了一口水,点了点头:“是啊,本来还有一位老前辈,不过他现在到快要退休的年纪了,现在都不来上班了,这种山村什么地方都很缺年轻人啊。”

        “那......”

        “没事,你放心。”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起身从破破烂烂的柜子里掏出一盒巧克力。

        “吃吗?”

        “没事,我不用。”

        见我摇手拒绝,他倒出了一颗自己吃了起来。

        原来是你自己想吃啊。

        “明天雨停了之后,我们会立刻展开调查搜索,我已经联系过总部了。”

        “下雨对搜救工作的影响没那么大吧?”

        “这可不一定,下雨的日子山里面会出现鬼怪的。”这是面色凝重,仿佛说的是真的一样。

        “啊?”

        “哈哈哈,开玩笑的,骗你的。”哪知道这家伙突然叫我出来。

        “人命关天的事情,请不要开玩笑好吗?”

        我稍稍的变得有些情绪激动起来。

        “没办法,因为现在下雨,山上塌方了,路都不一定走得通,电线也被坍塌的山石损坏,搞得现在供电也出现了点问题。”

        那确实情况很糟。

        “你也是运气好啊,正好出来查看损坏的情况的时候碰到了你。”

        “那边的道观.....”

        “你说的是雨涵观,我小时候那边还是有道是的,不过现在已经完全被废弃了。”这家伙顿了顿,“我看你当时脸都吓青了,那道观有那么恐怖吗?”

        “对了,我叫清空,了解一下你的情况吧,你和同伴来这个偏远的山上是干什么?不会是为了观光的吧,这种天气来观光?”

        “我叫萧涵,我的同伴联系了山上某个道观帮忙驱邪。”

        萧涵顿了顿,看向眼前的这个刑警。

        “联系了道士?这里倒是要说道观的话,这里也就只有雨涵观,而且早就没有道士了,她怎么联系上那边的道士?”

        “我还是去那个雨涵观再看一看吧。”萧涵准备起身。

        “你省省吧,我已经搜查过一遍了。”

        “不行,我——”

        “你真的要去的话我也不会拦你,反正我说的都已经说了。”他的语气突然改变,难道这个时候出去真的是那么危险的事情吗?

        见到我犹豫了,他随机又笑着问。

        “你是学生吗?”

        “是的,我在苏州政法大学读侦查学。”

        “啊,你是市里的啊,苏州政法?你们是不是还有一个姓罗的教授还兼职法医的?”

        “是这样没错,但是他已经......”

        萧涵有些不解,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罗昱?

        不过转念一想,罗昱这家伙已经因为了自己犯的错而上报纸了,他们知道应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那不是巧了吗?我们可是师兄弟啊!”

        “哦?”

        虽然知道了毕业了到岗位里需要下基层,但是所谓下基层是到这么偏远的村子里吗?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没什么。”

        “我家里还有个哥哥也是刑警,现在在市里的刑侦大队工作,这个村子里什么都没有,我也好想早点调去城里工作,我哥脑袋瓜子比我灵光多了,晋升也比我快多了,他叫清风,你认识不?”

        “.......”

        “嗯,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咋了?”

        “有人在哭?”

        是女人在哭的声音。

        雨声中混杂着女人啜泣的声音。

        “啊,你也可以听见吗?”

        “什么叫我也可以听见?”

        是不该听见的东西吗?

        他转身从巧克力盒子中又掏出一个巧克力,吃了下去。

        “不要深究比较好。”

        不要深究比较好?

        他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

        “我觉得这里的人只要接触过大城市,就肯定不会再产生回到这里的地方的念头。”他看了看手腕的手表,“到晚上还有一段时间,算了告诉你也无妨。”

        “我虽然不太相信,但是下雨的日子,村子里总会出现诡异的现象。”

        怪不得这村子里这么诡异,只能隐约听到女人低沉的啜泣,村民都躲在家里了吗?

        “什么现象?”

        “有人能在这种下雨的日子看见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并且看到人在这之后不是死了就是疯了。”

        我的大脑顿时嗡的一下,眼前一片空白。

        那么我那个时候遇到的——

        那个幽灵一般的身影难道真的是?

        “喂,你怎么了?脸白的吓人?”

        “二重身.....”

        “嗯?”

        “我也.......见到过.....今天......在山里.....”

        “啊?真的假的?”

        刑警大叔的表情愣住了,是该相信不该有的东西存在,会比较轻松嘛?

        “难道来到这座山上的人,都会产生集体幻觉吗?”他嘟囔着。

        “你们有离魂症的说法吗?”

        “离魂症倒是没有听说过,而且要说看到的东西是什么,比起说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老一辈的人其实有其他的解释。”

        清空顿了顿。

        “这座山其实是靠在海边的,站在山顶远眺海上,经常可以看到飘渺的海市。”

        “海市蜃楼?”

        “对,老一辈们认为看到的另一个自己是从海市误闯进这个世界的,平时我们这里世界与海市是相互隔开的,只有在下雨的日子,两个世界才会出现相互连通的通道。”

        “那岂不是也有误闯进那个世界的可能?”

        他的语气逐渐低沉了下来。

        “是啊,很多人就这样失踪了,在这个下雨的日子。”

        他的眼睛看向窗外,露出悲伤的神色。

        “不过,等我长大后,走出这座山,上学的时候,我才了解到,或许平行宇宙更加符合老一辈人的说法,你看在另一个世界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这不就是平行宇宙吗?”

        “你刚刚说有人失踪是怎么回事?”

        “误闯进另一个世界里了......”清空叹了口气。

        “这不可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冷静点,在这座山上会发生这种事情才是正常的,要打个比方的话,就像你去某些国家开车必须靠左行驶一样。”

        清空顿了顿,继续看向远方。

        “误闯入那个世界失踪的人,连葬礼都不会给他办的,就算记忆里还留有那个人的记忆,也要假装不记得的一样活下去,如果记得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就连他自己有一天也会消失的。”

        “你是警察吧,接受过最基础的唯物主义教育吧!”

        萧涵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导致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他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

        “接受过啊,我也觉得这样很怪!”他长叹一口气,“所以我才讨厌这个村子,讨厌这座山,你也早点离开这里比较好。”

        不正常。

        这座山不正常。

        再呆下去说不定我也会变得不正常了。

        难道说莫莉她——

        误入到另一个世界了吗?

        不对,如果不是亲眼见过,那个世界,根本没办法证明另一个世界的真实存在吧。

        “有误入到那个世界但又回来的人吗?”

        “有的,有一位女性误入的那个世界,又活着回来了。”

        他沉默了,周围再次静得只剩下窗外的雨声和女人啜泣的声音。

        ......

        “喂,小少爷!醒醒!”

        朦胧之中似乎有人在喊我的名字,随后便是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托他的福,我也意识完全清醒了过来。

        我捂着还在生疼的脸,审视起周围的状况。

        “谁?这么用力?”

        “哦,是吗?不好意思啊,不过不是我打的——”

        “你怎么搞的?上厕所上到失联?”君莫惜站在我的眼前,她的手还是红红的,看来就是她打的一巴掌。

        “花和人偶上哪去了?不对,南宫呢?那个面具男呢?”

        “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我一下站了起来:“这个冰箱,冰箱里——”

        我试着在冰箱的密码盘上输入了001,但是没有办法打开。

        “冰箱里怎么了吗?”

        “这个冰箱里也冷冻保存着治疗精神疾病的西药,因为是很珍贵的药,所以设置了密码,怎么了吗?”

        伯饶站在旁边,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你他妈胡说!这里面明明放的中药!写着仙人衣之类,名字很古怪的药材,我看见了!”

        “.....”君莫惜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您这么想的话也可以打开让您确认一下。”

        “不,不用了吧。”

        大概已经被面具男取走了吧。

        “究竟怎么回事,而且你刚刚提到了南宫?”君莫惜,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我.....”

        我反倒是有点不确定了。

        彼岸花也消失了,人偶也不见了踪影。

        “抱歉,我现在脑子有点乱,从我去上厕所之后过了多久?”

        “半个小时左右,不知道听到2楼传来动静,然后就去找你,发现你昏倒在地上。”

        “嗯,那时候真的是吓到我了,所幸的是你没有受伤。”

        “啊,嗯?但是,嗯——”我语无伦次的嘟喃着。

        “这里是沫若琳老师的办公室,你大概是想来这里找什么线索吧?”

        “我....”

        “放心吧,我并不是说这个行为有什么不好,倘若警方开口的话,我也会打开大门让你们调查的。”

        伯饶微笑着说道,看他的眼神有些和蔼,但是我却感觉到了不对劲。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还说不上来。

        “警察不会让大学生帮忙调查的,不管如何感谢伯先生您今天的协助,给你们添麻烦了。”

        清风一直都是叼着个烟的姿态,难得的,他现在不叼烟了,反倒看上去很是古怪。

        “哪里的话,我还觉得我招待不周呢。”

        “嗯,那基本上就差不多了,就不多打扰了。”

        “哪有,有我能帮得上忙的,请随时再联系。”

        伯饶对着众人行了个礼。

        “等一下清警官,你确定不用在这里再搜查一下吗?”

        我有些着急,刚刚的那个难道真的是幻觉吗?

        “至少现在没有这个必要。”

        “我真的看见了,戴着面具的怪人,还有彼岸花,人偶,中药,相信我啊。”

        “姜无涯,你没事吧?”

        “总之先出去吧。”

        就这样我被迷迷糊糊的领了出去。

        “我改变主意了,你和君莫惜不用呆在我们身边了,莫莉那里有消息的话可以直接电话联系我们就可以。”

        “你们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你说的话太天马行空了,臭小子!你再多问一句,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呃。

        不行,我已经彻底失去信任了。

        “莫莉那边怎么样?你的朋友把她带过来了吗?”

        “啊,对,还不知道萧涵那边的情况。”我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熟悉的声音,但是却是不想听到的声音。

        “打不通?现在竟然还有电话打不通的地方?”

        “糟了,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他们现在还在郊外啊!”

        “啧,怎么搞的?你没告诉萧涵警察要他们赶紧回来吗?她们现在在哪里?你大致有数吗?”

        清风瞥了眼眼前的少年,有些不耐烦。

        “好像是在一个叫,叫什么山来着的地方?”

        “抱璞山吧,看吧,总是和萧涵待在一起,连健忘都会被传染。”

        当清风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一愣。

        “怎么了,清警官?”君莫惜率先发现了异常,询问道。

        “什么山?你再说一遍?”

        “抱,抱璞山啊?怎么了?”我也隐约觉得有点事情的走向有点不太对劲。

        “抱璞山?你确定,他带着莫莉去那里了?”

        “准确来说是萧涵跟着莫莉去那边才对。”

        “但是不应该呀,因为那座山现在已经没有活人住在上面了.....”

        清风面无表情地说了这样的话,然后任凭我再三询问,他也不肯告诉我这话背后的意义。

        在警车里他一直沉默着,又仿佛是陷入了痛苦之中,表情十分严肃,只留下那暧昧不清的发言,让我深深的困惑着。

        今天从网吧回来遇到的就都是让人琢磨不清的事情。

        首先是,遇到了精神状况有点奇怪的少女。

        说不定萧涵早上没有去英协的话,就不会遇到这样的麻烦事情了?

        不对,如果是君莫惜和萧涵说起这件事情,萧涵也不会视而不见的吧,遇见少女是迟早的事情。

        然后是在网上扩散开来的传言,在郊外的一个废弃仓库里发现了状况诡异的尸体。

        尸体身份或许是莫莉的舍友,郁萍,两件事到这边就联系了在了。

        我明白,我可能卷入了什么事件当中,以上都是我可以理解的事情,到这里就还好。

        但刚刚看见的那些幻觉怎么解释?

        本应没有其他人的心理,诊所突然出现了南宫和拿着刀的面具男,心理医生的办公室放着名字古怪的中药,这些都是什么?

        如果是萧涵的话,能看清这背后的联系吗?

        “姜无涯,喊你半天了,怎么不答应我?”

        “抱歉,刚刚在想事情。”

        因为不想在学校附近被同学们目击到坐着警车,我和君莫惜在半路下了车,打算改坐地铁回苏州政法大学。

        “我刚刚在手机上查了抱璞山的事情,果然我总有一种在哪里听过的感觉。”

        “这座山是有名的灵异场所,这村上唯一的村落抱噗村,曾经发过惨绝人寰的杀人案件,整个村的人在一夜之间都消失了。”

        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要是真的发生过那种事情,可是会惊动全国的,我怎么会一点都没有听说过呢?”

        “所以我都说了这是灵异场所,这种传闻都是真假掺半的,而且说不定还混杂其他事件,比如村人遭受屠杀,这一点很明显是以津山事件作为原型附会来的。”

        “但是也有奇怪的地方,我在任何地图应用中都找不到这个村子,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不存在的村子。”

        不存在.....

        “所以清风警官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那萧涵他们现在很危险吧,山上又下着雨,又没有其他人。”

  http://www.xlwxsw.com/69/69839/276871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lwxsw.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lwxsw.com